撰稿:东京樱花团/谈古论今

如今,我们正身处于新冠病毒生物战中,传统战争的攻击方和被攻击方以及发动攻击的时间点地点和攻击手段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而这个时代战争版本升级换代了,叫做超限战了。战争的发动者初看是一家,再看是多家联合作恶,再往下看就看不清楚了;被攻击的目标也不是单一的,到底是冲着某个人种还是某个国或是某个年龄段谁也说不清;战争开打的时间初看是两年前,再看才知道更久远;战争何时能结束,既看不到开始也看不到终结;战争手段是什么,除了病毒和疫苗还配合有金融战、贸易战还有造谣战,无论什么损招阴招都用得毫无底线……,你只能感觉这个世界除了邪恶就是被邪恶戏弄,几乎除了骗子就是被骗——天天都是愚人节!

以宏观视角看人类社会:往日里所有的科学家都神通广大,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可新冠病毒一出现立刻集体变成弱智——明明是人造的病毒却认不得也识不出了。不论什么国体政体的政府治国者们瞬间集体变成病猫,这攻击性的病毒哪里来的不敢提也不敢问,但强制国民打毒疫苗的时候可就凶相毕露如猛虎了。全球所有的媒体,此刻意识上不分左派右派,高度统一成一个腔调,就连自由世界的老大美国也都被中共大外宣统一了口径。羟氯喹、伊维菌素、青蒿素明明能轻而易举解病毒的毒,却被所有的权力权威者们栽赃为副作用严重禁止使用。疫苗明明不但有毒而且还严重违法却在疯狂推行,一针一针再一针,按照季节更新加强下去的势头。更可悲的是几乎所有的凡夫,争先恐后接受毒疫苗,殊不知自己已经被人塞进“病毒法劣等人种淘汰筛”里过筛子去了。悲哉,这个世界一眼望去,除了作恶犯罪的就是帮凶犯罪的就是愚昧无知的……,清醒的比例有多少?

具体微观看身边,可以说绝大多数凡夫愚夫都昏昏沌沌在梦中,天天看着身边的众生上演着活脱脱的愚人节、活生生的丑闹剧。一老板朋友,三十多员工中3人奥米克戎阳性,都是打了两针的,老板自己打了三针是阴性,于是该老板更觉得自己之所以事业成功就是比别人聪明,所以坚决要求员工全部补齐3针。一位退了休的药物研究研究员朋友,很认真地说我打了三针,即便感染了也可以避免重症化,心满意足的心态。一位一流大学的微生物医学博士后导师朋友,对疫苗深信不疑,积极三针打齐。一位亲属,为自己免费打了3针占得便宜而洋洋得意。一位学药出身的老板,自己专门挑的就是莫得纳,并坚定地为基因疫苗作辩护“怀疑什么,实际上已经有很多药物就是基因药物,全世界用了多少年了,你们不是药物专业的不知道而已!”一位高科技公司高层朋友郑重认真地说,外国的疫苗不可靠,副作用高发,还是国产疫苗好,为生为强国人而感到庆幸。例子举不尽,愚人何其多?!

感恩上天派来文贵先生“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给有缘众生开启了心智,应了禅宗六祖慧能的经句“悟则刹那间,迷经千百劫”。悟者,看这个世界,看身边的芸芸众生,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个愚人世界,天天过的都是愚人节!迷者,那些被打了毒针还满心欢喜的芸芸众生,今生今世还能开智吗?Elon Musk埃隆马斯克说了一句名言“我讨厌人们把教育和智力混为一谈,你可以拥有大学学历但仍然是个白痴”,的确,莫把知识和智慧划等号!所谓知识分子的专业知识其实不过是和木匠泥瓦匠一样,掌握的是技能,那算不上是智慧!没有智慧就是愚昧,只要愚昧,天天都是愚人节!

校对:东京樱花团/知了知了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