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EN SASSE
發布日期:2022年02月04日
新聞來源: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
翻譯:V 在途中

2022 年 1 月 20 日在中共國北京展示 My2022 應用程序的手機

中共正在強迫任何參加 2022年 奧運會的人下載一個名為 My2022 的應用程序,是險惡的特洛伊木馬。 My2022是用來監控“健康和旅行數據” ,用可怕的程序方式來監視用戶。

美國人——運動員和與會者——應該刪除該應用程序。蘋果和谷歌應該把它從他們的應用商店中撤出。奧運會是為了慶祝人類的成就,而不是為中共建立一個龐大的間諜數據網。

多年來,對中共國技術的投資助長了中共暴政。在新疆,中共將大數據武器化,有效地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提供了幫助。現在,在奧運會上,My2022 為中共網絡間諜活動的實驗又提供了一個新的國際測試人群。

My2022 應用程序初始開發是很簡單的,它由一家國營公司開發,最初依賴於科大訊飛開發的技術。科大訊飛不僅僅是一家矽谷風格的科技公司,而是種族滅絕和中共監視網絡的積極參與者。出於人權和安全方面的考慮,美國政府實際上 已將科大訊飛列入黑名單,美國人相信科大訊飛這樣的公司是很危險的。

中共模糊了中共國科技經濟中私營部門和公共部門之間的界限,以至於這在很大程度上是虛構的。 My2022 的開發者告訴美國公司,他們已經從應用程序中刪除了科大訊飛的技術,但這是沒有區別的。法律要求中共國公司允許中共不受限制地訪問應用程序收集用戶數據。

中共安全部門可以利用 My2022 的安全漏洞來竊取數據。該應用程序應該對數據進行加密,因此第三方無法看到它,但黑客可以利用加密中的大量漏洞。中共當局可能利用這些弱點構建到應用程序中——即使他們沒有這樣做,我們也可以肯定他們會試圖利用它們。

中共狡猾地利用 My2022 壓制潛在的異議人士並欺負國際奧委會,聲稱:該應用程序旨在防止病毒傳播並確保運動員“在閉環環境中的安全”,但這並不是全部事實。該應用程序包括一項功能,使用戶能夠向當局報告“政治敏感內容”。鑑於中國官員威脅要根據強制性的國內言論法,懲罰外國運動員,如果他們利用奧運平台公開反對中國政府的暴行,這是令中共不寒而栗的。顯然,中共就是想要隔離真相。

美國公司不應該成為中共的犯罪夥伴。他們有責任保護我們的公民免受中共網絡間諜的侵害。目前,大多數運動員、教練和記者下載 My2022 的方式是通過 Apple 和 Google 的應用商店。這些公司是時候保護他們的客戶並關閉這個間諜軟件了。

對中共來說,使用他們可以確保他們可以繼續維持暴政的任何技術、賄賂和宣傳。奧運會只是中共向世界投射這種可怕願景的另一個場所——美國公司沒有理由提供幫助。

中共正在使用與 2008 年夏季奧運會相同的玩世不恭的劇本。正如已故的中國異議人士和諾貝爾獎獲得者劉曉波在一篇關於奧運會的文章中所寫的那樣,“一旦奧運會被宣佈為最高政治使命,就意味著它們勝過一切。” 中國的獨裁者使用“無限的權力”來確保“每個人都 齊心協力追求壓倒一切的政治目標”。無論是科大訊飛、蘋果還是谷歌,中共都只是將這些公司視為壓制異議並將其意志強加於世界的工具。

在這界奧運會上,蘋果和谷歌對中共具有影響力。中共需要美國公司做出重大讓步才能使這些奧運會取得成功,美國公司不應該從事幫助中共維持其權力的業務。

美國人永遠不應該讓自己受制於真正的中國間諜軟件,真正逃避中共窺探的唯一方法是刪除My2022。聯邦調查局 和 美國 奧委會 建議奧運選手攜帶預付費手機參加奧運會,但這不足以阻止中共獲取下載該應用程序的人的重要數據。美國人應該譴責中共侵犯數字安全和隱私的行為。

美國隊參加比賽的旗幟代表自由,但 My2022 應用程序恰恰相反,我們的運動員和為他們加油的美國人應該拒絕下載My2022間諜軟件。

新聞鏈接

審核校對:Barry Jack
上傳排版:V在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