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EN SASSE
发布日期:2022年02月04日
新闻来源: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
翻译:V 在途中

2022 年 1 月 20 日在中共国北京展示 My2022 应用程序的手机

中共正在强迫任何参加 2022年 奥运会的人下载一个名为 My2022 的应用程序,是险恶的特洛伊木马。My2022是用来监控“健康和旅行数据” ,用可怕的程序方式来监视用户。

美国人——运动员和与会者——应该删除该应用程序。苹果和谷歌应该把它从他们的应用商店中撤出。奥运会是为了庆祝人类的成就,而不是为中共建立一个庞大的间谍数据网。

多年来,对中共国技术的投资助长了中共暴政。在新疆,中共将大数据武器化,有效地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提供了帮助。现在,在奥运会上,My2022 为中共网络间谍活动的实验又提供了一个新的国际测试人群。

My2022 应用程序初始开发是很简单的,它由一家国营公司开发,最初依赖于科大讯飞开发的技术。科大讯飞不仅仅是一家硅谷风格的科技公司,而是种族灭绝和中共监视网络的积极参与者。 出于人权和安全方面的考虑,美国政府实际上 已将科大讯飞列入黑名单,美国人相信科大讯飞这样的公司是很危险的。

中共模糊了中共国科技经济中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之间的界限,以至于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虚构的。My2022 的开发者告诉美国公司,他们已经从应用程序中删除了科大讯飞的技术,但这是没有区别的。法律要求中共国公司允许中共不受限制地访问应用程序收集用户数据。

中共安全部门可以利用 My2022 的安全漏洞来窃取数据。该应用程序应该对数据进行加密,因此第三方无法看到它,但黑客可以利用加密中的大量漏洞。中共当局可能利用这些弱点构建到应用程序中——即使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们也可以肯定他们会试图利用它们。

中共狡猾地利用 My2022 压制潜在的异议人士并欺负国际奥委会,声称:该应用程序旨在防止病毒传播并确保运动员“在闭环环境中的安全”,但这并不是全部事实。该应用程序包括一项功能,使用户能够向当局报告“政治敏感内容”。鉴于中国官员威胁要根据强制性的国内言论法,惩罚外国运动员,如果他们利用奥运平台公开反对中国政府的暴行,这是令中共不寒而栗的。显然,中共就是想要隔离真相。

美国公司不应该成为中共的犯罪伙伴。他们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公民免受中共网络间谍的侵害。目前,大多数运动员、教练和记者下载 My2022 的方式是通过 Apple 和 Google 的应用商店。这些公司是时候保护他们的客户并关闭这个间谍软件了。

对中共来说,使用他们可以确保他们可以继续维持暴政的任何技术、贿赂和宣传。奥运会只是中共向世界投射这种可怕愿景的另一个场所——美国公司没有理由提供帮助。

中共正在使用与 2008 年夏季奥运会相同的玩世不恭的剧本。正如已故的中国异议人士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在一篇关于奥运会的文章中所写的那样,“一旦奥运会被宣布为最高政治使命,就意味着它们胜过一切。” 中国的独裁者使用“无限的权力”来确保“每个人都 齐心协力追求压倒一切的政治目标”。无论是科大讯飞、苹果还是谷歌,中共都只是将这些公司视为压制异议并将其意志强加于世界的工具。

在这界奥运会上,苹果和谷歌对中共具有影响力。中共需要美国公司做出重大让步才能使这些奥运会取得成功,美国公司不应该从事帮助中共维持其权力的业务。

美国人永远不应该让自己受制于真正的中国间谍软件,真正逃避中共窥探的唯一方法是删除My2022。联邦调查局 和 美国 奥委会 建议奥运选手携带预付费手机参加奥运会,但这不足以阻止中共获取下载该应用程序的人的重要数据。美国人应该谴责中共侵犯数字安全和隐私的行为。

美国队参加比赛的旗帜代表自由,但 My2022 应用程序恰恰相反,我们的运动员和为他们加油的美国人应该拒绝下载My2022间谍软件。

新闻链接

审核校对:Barry Jack
上传排版:V在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