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喜妈

图片来自网络

澳洲媒体最近报道,乌克兰处于“不断升级的危机中”,这种动态导致中共国的“地缘政治风险再高不过”。文章分析,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会“引发与美国及其西方盟国的旷日持久的冲突(尽管不太可能发生直接的军事对抗)”。

因此,文章预测:中共国“显然将从中受益”。同时,文章指出,美国也许“将需要转移战略资源来对抗俄罗斯”。欧洲国家将更不愿意听从美国的请求加入其反华联盟”。

报道认为,如果美国总统乔·拜登“通过接受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一些要求来化解危机”,中共国则“最终可能会在战略上变得更糟”。当美俄取得一定交易上的平衡,俄方有所“获益”,美方“避免在东欧陷入潜在的泥潭”。

最后,导致的却是中共国“将发现自己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唯一焦点”。文章进一步认为,“更糟糕的是”:俄方“巧妙地利用”美国与中共国的关系“重新建立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所谓中共国这张牌战略价值“可能会大幅贬低”。

报道指出,俄方“利用拜登害怕被卷入与次要对手(俄罗斯)的冲突来获得关键的安全让步是一个冒险但明智的举动”。可是,报道同时认为,俄方入侵乌克兰导致自己“成为美国的主要地缘政治对手”,“几乎不符合克里姆林宫的利益”。

因此,由此所带来的“西方严厉制裁和打击乌克兰叛乱的高昂成本几乎肯定会大大削弱俄罗斯”,“并使普京本人在国内不受欢迎”,结果就是令俄罗斯可能“更加依赖中共国”和其与习当局的关系。

报道观察到:虽然“乌克兰危机对中共国来说事关重大”,但中共国政府在支持俄罗斯立场上却“极为谨慎”。文章指出,俄乌加剧的紧张局势“占据了西方媒体的头条”,可是,中共国官方媒体“对乌克兰的报道却很少”。

从 12 月 15 日(普京和习近平举行虚拟峰会)到今年 1 月 24 日,中共的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只刊登了“一篇关于这场危机的文章”。同时,文章认为,中共当局“没有明确支持普京的立场”,而是在“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提供坚定的相互支持”方面“含糊而笼统”。

报道认为,目前中共国对乌克兰的“沉默”表明中共“谨慎地”对待当下政治“赌注”。但是,文章认为,“可以肯定的是”,普京“咄咄逼人的外交为中共国的利益服务”;因为如果他决定入侵乌克兰,美国的战略重点会“从中共国转移过去”。

中共会“谨慎地不要亮出自己的底牌”。中共国“对普京要求的任何明确支持都可能让中共国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中共知道“明确支持普京几乎肯定会激怒欧盟”;中共的战略中,“防止美国将欧盟纳入其反华联盟至关重要”。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走向,不仅关乎俄乌之间的问题,也关系到整个处在东西方和意识形态领域中不同方面的利益群体方方面面。尤其牵涉到正在对立中的美中以及中共与世界关系。

首先,中俄并非是中共所宣传的一个战略利益密切相关方面。俄罗斯有自己的一盘棋,自己何去何从,并不是简单的中共所企图的利用俄罗斯来钳制美国和欧盟的规划;俄罗斯恰好是利用美中对立,从中渔利。中共当然并非不清楚自己是俄罗斯的一个鱼饵,因此,自己也只能小心行事,以免坠入俄罗斯的全盘布局,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其次,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危机是启动代理人战争的另外一个环节。以乌克兰为契机来引发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关联,从而起到削弱美国或者牵制美国的作用也为未可知。同时,俄罗斯更可以因乌克兰为一张牌来向中共国伸手,也是完全可能的。笔者认为,俄罗斯所引发的乌克兰危机是一种要价和洽谈的铺垫,谁开价高,俄罗斯就经过权衡后为自己取利。

第三,中共由于此间与俄罗斯交易甚多,处在俄美两个大国之间,当下的各方较量,中共已经处于极为不利的状态,它如何在其中保全自己也是一个更加复杂和充满挑战的命题。可是不管怎么复杂,俄罗斯和美国都会把中共当成一个棋子,最先抛弃的也是它。因为它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多了,中共无非是在两国或者多国的利益争夺中最后再榨取油水的所在。

当然,由于中共可能的油水都是中共国老百姓的钱和命,中共的任何作为都是把百姓的利益来出卖和牺牲。一个没有建立在国家和民族利益基础上的中共国,百姓的利益和福祉是没有确保的。

中共是没有政治前途和国家利益保障的所在,中共的所有挣扎都是为了保住自己这个政党和自己的盜国贼家族利益。如果我们可以看清楚这一点,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中共在整体形势中的立场。同时,我们也会对这些危机背后各国的交易和衡量有所理解。只有灭共才有中国人民真正的利益和中国国家的利益维护。

参考消息:

乌克兰危机

编辑: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