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寸心萬緒
上傳:追着曙光跑

我選擇2022年2月2日,農曆正月初二,回孃家的日子為她寫下以下文字,以示紀念。

1月27日晚11點多,一網友在社交媒體發佈一段視頻,引發官方前後兩次截然不同的表態,再一次將共產黨的“假、惡、醜”暴露在世人面前,引起廣大網友熱議,凸顯其執政的腐敗與無能。

圖片來源:網絡

日前,該網友前往網名為“八個孩子的爸爸”一網紅董志民的家庭所在地,江蘇省徐州市豐縣歡口鎮董集村,進行實地拍攝。該男子將八個子女作為吸引流量的賣點,在抖音上開設名為“八個孩子的爸爸”的賬號,分享自己所謂的育兒經驗,將自己描繪成一副“慈愛的父親”形象,呼籲公眾對其捐款捐物,其粉絲數量已有逾6萬之多。這和污衊爆料革命的偽類一個操作手法,而且還被樹立為“正能量”的典型代表予以大肆報道。

圖片來源:網絡

據“蘇北農情”於去年12月8日發佈的報道稱,2021年12月5日,豐縣紅十字會、城管局、老幹部所的志願者曾為董志民家舉辦了捐助活動,共籌得3500元及數件衣物。此外,也有不少博主自發前往董志民家捐贈食材和生活用品,並拍攝所謂“正能量”視頻。

本文中的網友便是眾多博主中的一個,在今年1月5日,該博主在視頻文案中介紹到:“大家一直關注的八個孩子媽媽來了。”該視頻由抖音用户(@徐州一修哥)拍攝,隨後微博網友搬運了這個視頻,並指出視頻中媽媽説的可能是“遠、遠,咋可能走,不可能走”,“這個世界不要俺了”。這條微博得到了7.6萬的轉發。視頻中,這個外貌看上去“髒兮兮”實則面容姣好的女子,從缺牙的嘴裏擠出了幾個並不是很清晰的句子,她連説了三遍,“這個世界不要俺了”或者是“世界不要俺了”但她周圍的大人、孩子似乎並沒有人在意她説的這句話,還在自顧自地聊天,甚至訕笑。女子自己的表情也有些木然,不太確定這句話説出去,是否有人聽到。

這個世界似乎是真的不要她了,外界甚至無法得知她的真實姓名和年齡。從當地江蘇徐州豐縣聯合調查組就這起事件發出的通報説,她的名字叫楊某俠,而就連這個模糊的名字都是她現在的丈夫董志民所取。

圖片來源:網絡

根據官方通報的消息,這位生了八個孩子的女子存在智障,有精神分裂症,所以她的丈夫董某常年用鎖鏈鎖着她;調查中沒有發現對這位女子的拐賣行為,1998年是董某的父親收留了她;董某楊某俠有婚姻登記;兩天後,豐縣聯合調查組又在1月30日深夜發出調查通報,再次確認不存在拐賣行為。既然不存在拐賣行為,又何必要對其身份信息”深入調查“呢?你共產黨又為什麼要刪除之前流傳出來的那段“遠、遠,咋可能走,不可能走”,“這個世界不要俺了”。這都在暗示出,生下八個子女的女子是被販賣到當地的。就在寫這篇文章的上午和下午,我在淘寶上搜索一本1989年出版的著作《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大拐賣紀實》真實反映當地人口販賣情況的書籍,作者謝致紅和賈魯生。上午顯示有好幾家在售賣這本書,下午再搜同一本書結果顯示沒有,這不就是在坐實自己説假話嗎?

圖片來源:網絡

書中引述官方數據指,從1986年到1989年,人販子從全國各地拐賣到徐州市所屬6個縣的婦女共48100名。其中銅山縣伊莊鄉牛樓村幾年增加人口200多名,幾乎全部都是從雲南、貴州和四川被拐賣來的婦女,佔全村已婚青年婦女的三分之二。書中還舉了一個典型例子,佐證了當地官方的不作為和人販子的猖獗:貴州一名女青年被拐到到徐州,人販子將她捆綁着招搖過市,送往買主家。該女子向路過的公安求救,結果這名公安不但放過人販子,還將她帶給了自己的堂兄弟,任其強姦並將她倒賣獲利。

圖片來源:網絡《古老的罪惡——全國婦女拐賣紀實》內容截圖

官方露洞百出的粉飾,反而引發更多實情被爆光出來。

最初發布視頻的抖音用户(@徐州一修哥)賬號已被凍結,網上有關視頻及微博都被刪除。七哥總説中國人活得不如豬狗,看看視頻中的女子,穿着單薄,手中拽緊一把筷子,脖子上拴着鐵鏈,被鎖在一間破舊的土房裏,髒亂的炕上還有一碗冷掉的飯和饅頭。視頻中用文字顯示,當天的氣温接近零度,該博主上前向女子詢問”冷嗎?”,並稱“我給你拿個衣服穿上吧”,女子點點頭。隨後,他從堆滿閣樓的舊衣物中挑了一件粉色的童裝棉襖,為女子穿上。難以想象,這25年來的冬天她都是怎樣度過的呢?面對此情此景,視頻中的大哥感嘆道“這樣的天氣,這個大姐經歷了什麼”,”我們的愛心到那裏去了?”是啊,那麼多捐贈的衣服都是小孩的,真的是自由戀愛娶來的老婆,又有哪個丈夫忍心看着自己媳婦受凍呢?假使通告中所言為真,按照現行的婚姻法的規定,必須要有身份證和户口本同時出示的情況下才可能辦理結婚登記,撿來的女孩會隨身攜帶户口本和身份證嗎?

圖片來源:網絡

據日前,有網友在網絡社交平台發消息稱,江蘇那位8個孩子媽媽的外貌,與自己叔叔家一個1996年失蹤的女孩相像。當初女孩失蹤時雖然年齡才12歲,但身材比較高,看上去與十五六歲的女生差不多。這位網友説,女孩失蹤後,她的爸爸因為思女成疾已經去世了。同時上傳了當初失蹤女孩的家人發佈的尋親信息和照片,發現兩人不僅臉型十分相似,連眼睛、鼻子和嘴唇都幾乎是一個模子套出來。不同點在於眼神所流露出的神情不同,八孩母親的眼神呆滯中透出些許悲哀,而少女的眼神開朗而樂觀。

圖片來源:網絡

在尋親登記信息顯示:失蹤女孩名叫李瑩,出生於1984年。失蹤日期是1996年,當時她在南充市上小學六年級,某一天這個女孩去學校後就沒再回來。

圖片來源:網絡

就這,外交部在美國政府告知北京當局要將駐華大使館“授權撤離”時,居然好意思説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應該把説這個話的人,趙立堅他兒子或他兒子將來的女兒,也拐走。讓三個成年男性雞姦或強姦一遍,在被虐待、囚禁的狀況下,從14歲開始,每年生一個,連續搞20個,他是不是還有臉説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一個日本人丟一輛環球旅行的自行車,3天就能找回來,一個大活人丟了25年,生下8個小孩,第一胎與第二胎間隔13年,最大的23歲,第二個到第八個,幾乎是一年生一個的速度,完全把女性當成生育工具,不間斷的使其懷孕,如果不是視頻曝光,還打算到80歲還要生,這樣一個視國人生命安全連一輛1.6萬元自行車都不如的政府,還留着它幹嘛用?

這空白的13年,她就是現實版、真人版的《天浴》加《盲山》中女主角身上發生的事情,全部由她一個人的身體和精神承受,能活下來都是奇蹟了。嗚呼,這只是人性中的淫慾之惡,共產黨最大的惡在於人性中的平庸之惡。

有知情網友披露八孩母親更多詳情,微信聊天記錄顯示,李瑩因為性格倔強,遭受了非人虐待,牙齒都是被撬斷。四肢被捆綁起來,最後精神失常。還有知情者爆料稱,由於當時受害人面容、身材姣好且未成年,就如七哥經常拿300年的飛飛和瑞秋開玩笑説,像你們長這樣的老雜毛口水早就流一地了,還特別指出有警察惦記着小飛象,説哪天落我手裏要好好審審她,從我親身經歷過的審訊過程來説,絕對幹得出來。那個最大官兒政委直接跟我説,你們就是我們的臣民,是共產黨統治的對象,不要去想反抗的事兒,隨便就能捏死你。我連忙説我是相信他們説的可以翻好幾倍的錢才匯錢的,看我沒有發視頻,聊天也是問要錢的對話,才從輕發落。爆料帖子裏講侵害8孩母親的不只是董家父子三人,還包括多名村幹部,包括豐縣歡口鎮的黨委幹部都“眼饞”,甚至還鬧出鎮幹部妻子大鬧的事情。女受害人反抗激烈,被打的只剩下兩顆牙齒,還剪掉了舌尖;因為喊叫嗓子被灌藥。

圖片來源:網絡

大年初一的《水門橋》又在熒幕上彰顯國家強大,給每一位冬奧會運動員送一部價值7999元的三星摺疊手機,而當地政府的救助系統連最基本的禦寒衣物都不能向這位母親提供,在零度氣温下,25年來任憑她在一個破爛的、簡陋的房間裏瑟瑟發抖,而且還被像狗一樣栓起來。她所遭受的非法囚禁和無數次強姦,是對共產黨宣稱的“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化建設這個莫大謊言的深刻揭露。用自己人權和自由被剝奪得一乾二淨,講述着如何從花季少女折磨成一個精神病。當地政府兩次發文均否認存在人口拐賣,從1998年到2022年,將近25年的時間裏,沒有人幫助她擺脱這樣的境遇,甚至還對視頻點贊,這正是前文所講的平庸之惡的表現。指在意識形態機器下無思想、無責任的犯罪。最早由猶太裔政治思想家漢娜·阿倫特提出。在極權的國家裏,永遠不會替人民解決問題,只會把提出問題的人解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