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趙聖歡

蒙特利爾國際奧委會 (IOC) 大樓(加拿大)上的奧運五環圖片,為 1976 年夏季奧運會而建

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將於週五(2月4日)舉行。一如世界各地的芸芸衆生,我喜歡與朋友和家人聚會,為代表我國的運動員加油。奧運會本應將人們聚集在一起,但正如喬希•羅金(Josh Rogin)所寫的那樣,”北京奧運會已經成為否認種族滅絕的一項預演。

中共國侵犯人權
多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對少數民族和小衆宗教群體實施侵犯人權行為,而自2017年以來,中共對新疆以突厥語為主的維吾爾族人發動了一場系統性的迫害戰爭。維吾爾人被極權主義策略視爲眼中釘,遭受無處不在的監視、強迫拘留,并被安置在拘留營進行”政治再教育”、強迫勞動、強迫節育、絕育或墮胎、強姦、身心折磨以及強迫摘取器官。數據多有出入,但專家認為,中國在這些設施中拘留了100萬至300萬維吾爾人。

2021年初,美國宣佈了一項正式的種族滅絕決定,使其成為第一個採用這些術語來描述中共在其西北部不合情理的侵犯人權行為的國家。自那時以來,一些國家通過了不具約束力的動議,包括加拿大、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英國)、荷蘭議會、立陶宛和法國。

北京(中共國)並不是唯一一個在迫害數百萬人的同時還舉辦奧運會的國家。1936年,柏林在希特勒上臺三年後主辦了夏季奧運會。美國大屠殺紀念博物館網站上的大屠殺百科全書中的一個條目說,希特勒的納粹統治被允許”偽裝其種族主義,軍國主義特徵……該政權軟化了其反猶議程和領土擴張計劃,利用奧運會僞造和平,寬容的德國形象,迷惑了許多外國觀眾和記者。

“種族滅絕”一詞在1944年之前並不存在。它是由波蘭猶太律師拉斐爾•萊姆金(Raphael Lemkin)創造的,他試圖準確地描述納粹在大屠殺期間的系統性謀殺政策。他通過將來自希臘語的種族或部落的geno-與拉丁語中的殺戮單詞-cide相結合,形成了種族滅絕(GENOCIDE)一詞。1948年,聯合國通過了《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將滅絕種族罪定義為”意圖全部或部分消滅民族、族裔、種族或宗教群體”的行為。 北京被允許在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中舉辦奧運會,這一事實中人慾嘔。

運動員的安全問題

除了嚴重的人權和宗教自由問題外,技術和數位隱私問題亦將成為所有出席者(包括運動員本身)的首要問題。據Axios報導,前往北京的奧運選手將使用一次性手機,將他們的個人設備留在家中,國務院發言人表示,該部門警告所有美國公民,中國的官員”仔細觀察外國遊客,並可能將你置於監視之下。酒店房間、辦公室、汽車、電話和互聯網活動都可能成為監控的目標。

公民實驗室的一份報告討論了一個名為MY2022的授權應用程式,該應用程式適用於2022年北京奧運會的所有參與者。鑒於中國嚴厲的「零中共病毒政策」,中國正在將MY2022推廣為一款健康應用程式,但它本質上是高端個人數據監控的掩護。該應用程式「允許用戶報告」政治敏感內容。該應用程式還包括一個審查關鍵字清單,雖然目前不活躍,但針對各種政治話題,包括新疆和西藏等國內問題以及對中國政府機構的索引。運動員還被警告在中國期間不要登錄任何個人帳戶,即使他們獲得了特殊的SIM卡以繞過「防火長城」,參賽者是否真的能夠完全,不受限制地訪問互聯網和/或能夠突出人權問題還有待觀察。從本質上講,任何參與奧運會的人的言論都將受到密切監視,如果他們提到中共認為不適當的任何敏感信息,他們可能會發現自己被共產黨找麻煩。

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已經宣佈了外交抵制,這意味著政府官員將缺席奧運,但運動員仍將在各自國家的旗幟下參加比賽。雖然這一步驟值得稱讚,但美國應該發揮更強有力的領導作用,呼籲國際奧會(IOC)將奧運會從北京移走,或者發揮全球領導力,呼籲其他國家政府在外交上抵制奧運會。

美國奧運會的獨家廣播公司NBC應該利用其獨特的地位,聚焦中共國正在發生的對維吾爾族人民的人權侵犯和種族滅絕,並一意拒絕播放中共國的宣傳。NBC有一個獨特的機會,并有責任正確構建觀眾所看到的內容,並提供背景,包括中國在賽外發生的持續人權侵害行為。

結論

我們都應該對這一全球事件保持清醒的認識。中共國政府只想利用這次冬奧會來掩蓋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並向世界撒謊,謊報維吾爾人的待遇。不能允許中國共產黨利用世界舞臺來粉飾太平,掩蓋種族滅絕。奧運會應該展現出我們和國際社會各國最好的一面。但是,當東道國是一個種族滅絕政權時,這聽起來很假大空。如果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這一時刻應該促使我們各國向中共國宣佈,基本人權和宗教自由至關重要。事實上,我們必須要求這樣做,因為數百萬維吾爾人的聲音正在被壓制。

新聞鏈接

審核校對:Barry Jack
上傳排版:V在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