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写整理编辑:东京樱花团/Peterwong

哎呦,哎呦哎呦哎呦,哎呦,大年初三,初三啦,2月3号,2月3号啊,兄弟姐妹们大家好啊!今天是初三了啊,初三了,这是大年初三,大年初三。这按照过去呢,这今天是个好日子啊,特别好的日子。 

现在七哥的啊“新中国联邦红”已经,已经啊,在全世界流行。还有兄弟姐妹们啊,这个大年初三再给大家拜年。这个咱们的这个新春联欢晚会,新中国联邦新春联欢晚会啊,这个在国内过去的24小时超过了当天,当天啊,在线观看。就是达到了将近7600万,7600万人次看,多少人重复?什么概念啊,还是看的最多的是七哥的啊两首歌《一帘幽梦》和《塞北的雪》啊,这一段是重复最多。大家可以在这个第三方软件可以去查一查,这个新中国联邦晚会啊,这个有多少数据在中国大陆,更重要的啊,在日本、在英国、在北欧、在东欧、西欧都是大量的啊回看量,就是这次的新中国联邦晚会啊,回看量极高啊,相当的成功,相当的成功。 

然后北京这个老杂毛们相当的恐惧,现在听说很纠结啊,要把《塞北的雪》彻底屏蔽,那彭丽媛咋办呢?《一帘幽梦》彻底屏蔽,那这个国内的影响太大了。同时我这两个传首的歌叫《甜蜜蜜》是吧?太恐怖了,那咋办呢?哈哈,这就是我们要的结果,是吧?有些事情没有结果是最好的结果,有些事情他没有结果,是最好的结果,咋地吧?

还有这个冬奥会就别提了啊,人家欧洲的几个国家记者,包括日本的啊很多记者,在北京受到了无理对待。要插人家肛门,人家不让插,是吧?然后就吵起来,他就威胁人家,又要抓又要杀的,人家说“我不干了,我回去我不参加采访,不就完了吗?”“不行,你不能走!”,就这也走不了,人家有包专机的,专机申请不了,不让来,不让来。你咋弄?就是耍流氓。

他耍流氓,对咱是好事,兄弟姐妹们啊,这些人跟我联系的时候啊,我跟他说“好啊,恭喜你们啊” ,是吧?天真啊!跟着共产党走向火葬场啊,你要天真的去想共产党,你照样也进火葬场啊。你要不把这个冬奥会开了,咱哪有这种效果,你想一想,共产党每分每秒都在给中国人拉仇恨,每分每秒都在树立自己的敌人,他是神呐?全世界树去他能活下去吗?他能吗?不可能啊,所以这些老天在帮我们兄弟姐妹们啊,这是一,这是大好消息。

同时看到现在FACEBOOK,推特啊,PAYPAL.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还有stripe,股票大跌,你见过哪个这种股票一天跌20%,25%,吓死人了啊,还没到时候呢,还没到时候。

那么Hpay上线以后,大家看到买摩托车的、买汽车、买房子的、转款的、担保的啊,全部的哗都上去了。七哥又对了啊,我说喜联储的这帮家伙就是一帮官僚,技术官僚。我说“记住Hpay上线,一天就会数据超过你过去所有上线时间的使用数据”。他认为我胡扯呢,是吧?不给我回复也不理我,但这个不认可呗,现在怎么样?三倍,是过去所有的喜联储的上去,登录,下去,进入的三倍,仅仅一天的时间,哼,是吧?这才哪到哪呀,这才哪到哪,早着呢,早着呢!大家记住我七哥说的话“还早着呢”。

昨天啊有个战友给我发信息,“七哥,我现在觉得应不应该买呀?”我说“买有什么不好的,是不是,反正不会亏啊,你有钱就买”,战友一把进去了,五百多万美元,(喜币价格)咣叽到53去了,是吧?然后另外一个战友又给我发信息了说:“七哥,我也想买,我这五千万美元”。我说:“我求求你了,这可千万别买,这五千万就太大了,一把砸进去,直接砸到六七十去了,还得了吗?不可以,不可以啊”,我说这个千万别这样啊,我说大家等等,等等,给给这些穷战友们点机会啊。 

现在战友们最重要的,在你的周围去找Hpay的使用者,千万记住啊,我可提前说了N遍了,这未来关于开发多个Hpay的使用者的战友啊,那有很多好处,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像大牛是吧,政清,巴黎还有日本的这些战友啊,现在在找的是吧?还有加拿大的战友在找的啊,这些战友未来会有大好事,大好事啊。所以说像英国、西班牙、法国、德国是吧,俄罗斯,俄罗斯是吧,然后像澳大利亚是吧,新西兰啊,美国就更不用提了,这战友们,你看美国小李啊,在洛杉矶又不行动,是不是,DC阿炳也不行动啊,韩国COSMOS也不行动,这得赶快行动起来,增加Hpay的使用量啊,然后跟那个Hpay的机构带来的机构合作者,吧唧!一碰上,事儿大了,是吧,那就是火和干柴的关系就发生了啊。所以说这就是咱想要的感觉啊,就咱一定“三条腿儿”走道,不是两条腿儿,走道,三条腿儿走道哈,别想歪了,三条腿儿走道啊。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样咱战友才永远有咱一杯羹啊,啥都别想。 

这好消息实在太多,共产党实在是完蛋了,冬奥会,大家看看现在加拿大、美国、欧洲、非洲啊,多少人啊,现在要把疫苗灾难,完全要归咎中国共产党身上去,不但跟本国政府算账,要跟共产党算账。

我今天一大早上啊,班农先生给我发信息,把我弄的老激动,他是给他老爹送行啊,他在那块就是就是给了咱的……我说的不是墓地,咱们搞错了啊,不是火葬场,它是墓地,就墓地得排队啊。昨天直播中有点,有点这个说错了,但等墓地等那么长时间,他们要按照这个天主教的仪式送老人走。他说他坐在那儿,他给我发信息,坐在那儿想到他家人受到了这个,弟弟、侄子、女儿、妹妹、妹夫全都染上病毒,都是新中国联邦给救的。他说“我沸腾了,我沸腾了”。我知道班农这种这种天主教教徒啊,还有班农先生这个,这种爱尔兰人,轻易不会那种流泪的啊,你能想到他在那块儿,想着想着愤着愤着就哭起来,他到了一定时候了啊,我给他回信息,我说这都是一切共产党所带来的,你家人是人,那天下普罗大众,家人也是人,多少人一家一家被毁呢,是吧?

我这很多战友的私人信息,我都不能说,我们在柬埔寨的战友和越南战友啊,一家人得了,差点儿全给废了,全完了啊,还好新中国联邦咱们有战友啊,当地的政府的官员还是,紧急的把药送去,现在家里边基本缓过来,这故事太多了。所以说像班农先生这种感受,像很多染病的战友的感受,是吧?任何人啊都要一旦忘掉了共产党的这种仇恨,制造的生化病毒和疫苗灾难,你就不是人了。 

所以说战友们共产党在继续的疯狂,世界上很多黑暗的力量跟共产党勾兑后啊,他们现在有侥幸的心理,例如在西方的媒体平台,是吧?还有很多受害的人还来不及来报复,随着时间的推移。2022年“水虎年”,这只水老虎就会把共产党pia!,就给吃了。

啥都不说了,哎呀,我这嘴干,看到没有?嘴老干了,嗯,啥都不说了,时间到了啊。

稿件仅作参考,最终以郭文贵先生盖特视频内容为准。

郭文贵先生2022年2月3日盖特视频链接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老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