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丁過

圖片來源:rcinet

長期關註全球疫情發展態勢的人士都會有壹個大大的疑問,為什麽在經濟和醫療、衛生條件相對落後的國家或地區,中共(新冠)病毒感染率及死亡率反而比歐美發達國家低而且低很多呢?

我們還是用數據來說話:截至2月3日,美國的中共(新冠)病毒確診感染人數為7560萬人,死亡為89.3萬人;印度分別為4180萬人、49.9萬人;日本分別為291萬人、1.8964萬人;非洲(至1月13日,世衛提供)則分別為1016萬人、23萬人。

也就是說,美國的人口不足3.32億人,但其中共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數,均大大超過總人口為27.7人億的印度、非洲、日本之和。其中美國的中共病毒死亡率是上述所列三地的近9倍!

印度、非洲、日本三地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之所以能夠維持在壹個較為正常的水平,被普遍接受的解釋是他們的政府和醫生不拒絕疫苗之外的其他療法,在此不贅述。

從[我們的數據世界]提供的資料還可以看到,歐美的加拿大、英國、法國等高疫苗註射率發達國家,其糟糕的情形和美囯相差無幾。

雖然中共有“消滅白人計劃”,中共釋放生化病毒也是主要針對有能力阻礙自己稱霸世界的西方,但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中共所釋放的病毒對白人更有殺傷力。

那麽問題來了,到底是什麽原因造成美歐在中共病毒面前如此脆弱不堪呢?

壹位資深的美國護士在1月30日的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上,以自己的親身經歷非常清晰地給出了答案。

在此先簡單介紹壹下這名護士:她名叫妮可.西羅泰克,成為註冊護士已超過10年,專業是重癥護理、創傷和航空護士。她是即將畢業的生物化學碩士在讀生,據她自己介紹,她對病毒有大量研究,因此和醫生交流沒有任何障礙。

妮可.西羅泰克還創建了致力於在全球範圍內阻止中共病毒流行的[美國壹線護士宣傳網絡(NNU)],她和她NNU的同事已經將工作範圍推及世界多個國家。

她在聽證會上強調,她的陳述或觀點依據來自自己的親身經歷和NNU收集的資料或數據。主持本次聽證會的是參議員羅恩.約翰遜。

西羅泰克表示,導致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國人大量死亡的罪魁禍首不是新冠病毒本身,她甚至沒有見過壹例直接死於新冠肺炎的感染者,那些無辜死去的人都是因為得不到早期幹預治療而喪命。

她說,當我們要求醫生為自己管理的病人使用布洛芬(對治療早期新冠病毒有效的類固醇藥,已過專利期,價格低廉)等有效藥物時,醫生表示“上面”禁止使用這些藥物,“我們得奉命行事”。

西羅泰克痛心疾首的說,醫生的奉命行事導致了大量死亡,這是謀殺!
西羅泰克透露,在有效低價藥物被禁止的同時,制藥公司趁機進入醫院推銷瑞得西韋,但數據顯示,感染病人服用兩劑以上瑞得西韋後其生存機率仍低於25%,而現在他們又將其推廣到兒童身上,並作為早期幹預治療措施推廣到養老院和專業護理機構。

圖片來源L:Gettr

就瑞得西韋價格昂貴而且無效卻能夠大行其道,西羅泰克說,我們已經有很多廉價有效的藥物(伊維菌素等)可以對付新冠病毒,但我們的國家不準使用,卻允許大量的死亡發生,是美國食藥管理局(FDA)批準的藥物殺害了美國的患者!

西羅泰克介紹,我們曾經把這些觸目驚心的現象報告給相關指揮系統,以及[美國人類生物醫學審查委員會(IRBS)]、[美國醫療保健及醫療補助服務中心(CMS)]等本應保護患者的官僚機構,但不幸的是,這些機構統統選擇了閉口和拒不受理。

說到疫苗傷害,西羅泰克表示將由更優秀的醫生在聽證會上陳述證詞,但她還是以自己10歲兒子接種疫苗後的不幸經歷揭露了疫苗的黑暗。

她的兒子在接種疫苗後的第二天就突發心臟病,當她帶兒子到急診室要求做心電圖檢查時,當值醫生認為沒有既往心臟病史的小孩不可能有心臟病,因此沒有必要做心電圖,西羅泰克告訴醫生,我兒子昨天接種的疫苗極有可能引發了心臟病,醫生這才勉強同意進行檢查。

檢查顯示,“我的兒子患上了嚴重的心肌梗塞,這是非常現實的疫苗傷害,但醫生們不會在診斷書上如實描寫,否則那些醫生、醫院、診所及公關公司等就得不到疫苗公司的回扣。”

這就是壹名普通護士的黑色經歷,但這名護士沒有屈服,而是選擇站出來揭露真相和伸張正義,她說因為看到太多普通人在病毒災難降臨時的無助與焦慮,他們為醫療瀆職付出了過於高昂的代價。

西羅泰克在聽證會上陳述了她獲得的壹個報告:由於醫生不同意取下壹個無插管進食的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呼吸器,導致這個病人已經9天無法進食了,這個病人面臨被餓死的危險,病人家屬上訴到法院,才由法院下令醫院取下病人的呼吸器並餵食。

這樣的情形到處都是,比如病人家屬上訴到法院,法官下達命令後,醫生才為病人使用伊維菌素等有效藥物。因此西羅泰克認為,這已經不是醫院,而是壹個完全喪失人性的集中營。

當西羅泰克說到這壹段話的時候,她贏得了在場所有人的掌聲。

那麽問題又來了,是什麽導致這麽多人喪失人性和良知,使西羅泰克這樣的好人變成了苦苦掙紮的弱勢群體?

這顯然是壹個更深層次的問題。

普遍的解讀是蘇聯解體後沒有了敵人的西方懈怠了,這完全符合進化論的邏輯。加上只關心利益的幾十年全球化進程,造成拜金主義盛行,以基督教文明為基礎的西方文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削弱,同時西方的統治精英和資本家道德逐漸淪喪。

但更根本的原因是幾十年來中共在輸入西方資本的同時向西方輸出腐敗,並和西方的黑暗勢力結成利益同盟和深層政府,共同掌控西方的政治、媒體、醫療、科技等產業,在造成西方國家內部不平等和分裂的同時,也造成了西方社會整體道德的滑坡。

西方的傳統價值體系被中共惡意腐蝕和破壞,這才是西方大面積滋生醫療腐敗的根本原因,也是西方同時出現三高(高疫苗接種率、高新冠病毒感染率、死亡率)的根源,但這是中共及國際黑暗勢力最後的瘋狂,當疫苗災難洶湧而來的時候,西方就會徹底覺醒,邪惡勢力就會土崩瓦解!


參考來源:https://gettr.com/post/ps5uqdebf1

編輯/發文:K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