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禁忌的爆炸性问题

作者:克里斯-维伯(Chris Veber)

翻译:英喜德语组 Luckycky

一切都结束了。2022年1月26日,奥地利宪法法院(VfGH)启动了一项法规审查程序,并向奥地利卫生部长发出了一系列质问,其中的问题直到现在,都是绝对禁忌的,会从根本上撼动 “大流行病 ”的根基。卫生部长必须在2022年2月18日前回答这些问题,这也会是奥地利 “大流行病 “的结束日期。

具体而言,宪法法院希望了解住院和死亡数字是否涵盖所有受感染者。是患有新冠还是新冠只是伴随症状的老问题。如果所有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都被计算在内,宪法法院想知道其中的理由。

此外,宪法法院希望得到新冠死亡和住院的详细情况。冠状病毒的原因在哪里?哪里只有毫无意义的 “阳性 ”测试?它甚至问到了死亡和住院的年龄!

卫生部长还必须为要求戴FFP2口罩的合理性提供证据。

(对制药黑手党来说)棘手的问题来了。宪法法院认为死于新冠的风险为0.15%,问到,如何理解疫苗接种的绝对和相对风险降低。宪法法院想知道,在接种一次、两次或三次疫苗后,绝对风险降低值有多高。说95%有效,这个谎言已经到头了。

更有意思的是:“未接种疫苗者的大流行病 “正在受到质疑。卫生部长必须回答 “保护性接种”在多大程度上降低了感染、生病和传播的风险。因为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接种过新冠疫苗的人也会感染Sars-Cov-2、得新冠并传播Sars-Cov-2”。

接下来是对卫生部长来说危险的部分。宪法法院希望了解患病后和接种疫苗后的住院风险,并按年龄组和接种疫苗的次数进行细分。这里开始涉及疫苗接种副作用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这些副作用一直被漠然无视。

即使是 “对未接种疫苗者的封锁 “也没有放过。宪法法院问,如果没有这种封锁,床位占用率会高出多少。

对政府来说,最致命的问题出现在最后。宪法法院问,虽然2021年得新冠死亡的人数减少,但每周的过高死亡率仍为三位数,这是否正确,如何解释这种过高的死亡率。

自“大流行病”开始以来,横向思维者、胡说者和“复仇者”提出了所有这些问题, 在被收买的媒体和顺从的专家们的大力帮助下,政府对这些问题置之不理。这一切现在该结束了。 政府必须回答宪法法院的问题。

我觉得,回答这些问题会结束 “大流行病”,也会结束政府。看来我们又侥幸的逃过了一劫。让我们不要忘记这个教训。自由永远不会戏剧性地消亡。它会一点一点地死去。我们决不能把它视为理所当然。我们必须为之奋斗! 一直坚持,直到那些当权者被戴上手铐从各自的岗位上被带走为止。

原文链接:https://reitschuster.de/post/game-over-setzen-wiens-verfassungsrichter-die-regierung-matt/

校对:貓聲/发布:Lucky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