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银河勇气星|楚天秋

自宋以来千年之间,词曲、小说的繁荣,并未因朝代更迭而消亡。直到中共以马列邪教之名,横扫大陆一切传统,文化偏流于港台,历经风雨,在水一方。金庸的武侠和琼瑶的言情,伴随着老百姓进入所谓改革时代,风靡一时。到了九七香港被中共收回,港片也随之一蹶不振,失去了自由不羁的精神,直至被中共的烂片同化。同时被渗透蚕食的还有台湾,为了赚钱,多少明星屈膝于中共脚下,甚至为其大唱赞歌,思之令人惋惜。

也许男人都有一个武侠梦,谁不曾是轻狂少年,不管是落魄飘摇还是鲜衣怒马,弹剑而歌的江湖岁月,都充满了诱惑。或者女人们更向往经历琼瑶笔下的爱恨纠结、情意缠绵,纵然不能与心上人相知相守,也要把青春消磨在花开花落的伤感里,融化在似有若无的期待中。只是人到中年,满怀豪情多数成了匆忙奔波的唏嘘,儿女情长换了柴米油盐的现实,离梦想太遥远,梦想就成了不愿去触及的话题。特别是在中共治下,盛行精致的利己主义,梦想基本上就是笑话。谁也不敢有梦想,况且还有习核心称霸宇宙的中国梦,时刻盘旋在每个人头顶,已是老百姓挥之不去的噩梦。中共已经成功地用新冠病毒禁锢了老百姓呼吸的自由,行动的自由,更要用新冠疫苗剥夺仅剩的健康和生存权,所以不灭了中共,就会成为它的奴隶,到了那个地步,梦想也就只是做梦,永不能实现。

《一帘幽梦》是琼瑶写的爱情小说,主要以三五个男女之间的误会来推动情节的发展。理想化的背景设置里,没有太多的烟火味,但有些中西方文化的对照。细腻描摹感情世界的纠结,仍有可取之处。改编的电视剧和电影,多有不同发挥,风格也就有所变化,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没有被中共污染过的那段时间里,台剧词意雅致,港片五味杂陈,港台各有千秋,不失为好的文艺作品。再经邓丽君女士歌曲的点缀,可观可赏可听,流传至今不无道理。郭先生爆料中,港台明星北上捞金之路,充满辛酸血泪之苦,台剧的女主角不幸亦在其中。老杂毛们实在太可恨,见不得半点人间美好,不停糟蹋人为乐,生命不止,作恶不息,总有一天,,要它们加倍偿还。令人惊讶的是,唱过无数甜歌的邓丽君女士,举止优雅,仪态端方,言语之间却柔中带刚,为同胞自由民主而奔走呼吁,实为难得一见的伟大女性。

郭先生选歌之精准,冥冥中似乎天意安排。新中国联邦版的《一帘幽梦》,是武侠版的情歌,直抒胸臆,荡气回肠,刚中带柔,苍劲雄浑里又有一点难以释怀的悲凉。同一首歌曲,不同的人唱,风格自然是不同的。郭先生五年灭共爆料加上半生经历,融入一帘幽梦之中,胸中的万壑千岩顿时生出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出,独立巅峰之上,环顾天下仅有一人的孤独,被各种感情羁绊,却从未放弃梦想的执着,看透生死却依然重情重义的柔肠,对战友毫无保留的关爱,对中共所作所为的愤恨,对灭共身负重担却满怀信心的洒脱,都随着旋律化作歌声释放出来。半生侠肝义胆,一片热血豪情,战友们听了谁能不为之动容,潸然泪下,青衫湿透;老杂毛们听了,估计会夜不能寐,如果能羞愧而死,洗耳恭听一遍,应已万死。中南坑里至此没人敢听这首歌,甚至连歌名都不敢想起。那些在中共党卫军中,尚存良知着,应该考虑郭先生的话,勿成中共灭亡之前,毫无价值的炮灰,应以百姓福祉为重,倒戈相向,同灭孽党,共建联邦。

郭先生不但唱出了自己的梦想,也一直在行动中。甜蜜蜜运动杀招未出,一曲老歌新唱,为传统文化正名,向假恶丑的中共文艺挑战,震碎了习核心文化自信的美梦,震醒了幻想母仪天下的彭将军,恶魔横行的时代就快结束了,家天下只是个笑话,没有百姓人心,习核心不过是玻璃心,就像没有绳串线绕的珠帘,只是散落一地的玻璃碴子。


作者:楚天秋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加入银河系农场。欢迎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