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 Jenny Ball

newstarget

1 月 24 日,美国前线医生 (AFLDS) 法律团队成员托马斯·伦茨(Thomas Renz) 律师向一个小组透露,武汉冠状病毒 (Covid-19) “疫苗”非常危险,尽管政府不断保证它们是“安全有效。”

来自国防部 (DoD) 的三名军医获得了这些信息,他们可以访问对公众隐瞒的疫苗接种数据。他们是特蕾莎·朗(Theresa Long)中校、塞缪尔·西戈洛夫(Samuel Sigoloff)医生和彼得·钱伯斯(Peter Chambers)中校。

“这三个人都在宣誓后向我提供了这些数据,宣誓如果提供伪证承担处罚,我们打算将其提交给法院,”伦茨说。

这三位举报人的数据表明,过去一年流产增加了300%,癌症也是如此。在同一时间段内,神经系统问题增加了 1,000%。

“我们的士兵正在接受试验而受伤,有时甚至可能被杀,”伦茨进一步解释道。

拜登政权无视这些签了宣誓书的人们发出的警告:新冠疫苗正在杀害军人

朗中校是美国陆军高级飞行外科医生,接受过传染病方面的专业培训。她根据《军事举报人保护法》作证,该法保护向国会议员或监察长合法披露不法行为的成员。

朗告诉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她实际上必须让接种过疫苗的飞行员停飞,以便对他们进行心肌炎症状(包括慢性疲劳)的监测,以避免他们在空中死于心力衰竭。

2021 年 11 月 3 日,《华盛顿时报》报道称,朗“做出了许多努力,让高级医疗领导人至少告知士兵这种风险”,但结果却是完全被忽视。

引述她的话说:“军方甚至没有暂停他们的推动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的接种工作。”

在美国CDC于 6 月宣布召开“紧急会议,讨论 16 至 24 岁人群中高于预期的心肌炎”后,朗终于决定要发表意见。

朗随后就拜登政权对现役军人的疫苗授权提交了一份宣誓书,警告说,心脏副作用可能导致飞行员在飞行途中死亡。

顺便说一句,朗医生直接负责为第 1 航空旅的 4,000 名准备飞行的飞行员进行健康认证。换句话说,她的工作就是寻找避免可能伤害飞行员的东西,包括新冠病毒的疫苗。

“疫苗会导致大多数准备飞行的飞行员年龄范围内的年轻男性心肌发炎……国防部没有遵循自己的协议,要求在接种疫苗后对每位飞行员进行核磁共振扫描,”宣誓书写道。

大多数年轻的新陆军飞行员都是二十出头,我们知道每次 mRNA 疫苗接种都有心肌炎的风险。” 还提起了诉讼,但拜登政权迄今无视宣誓书和法律文件。

彼得·麦卡洛(Peter McCullough )博士在第二次意见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支持了这一切,他指出心肌炎“不是轻微的”,也不是所谓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当他们对这些疑似心肌炎的人进行核磁共振检查时,100% 的人患有心脏损伤,”他解释说。

科学研究表明,大约 13% 的因疫苗引起的心肌炎患者会出现永久性心脏损伤,而 32% 的人将永远无法恢复正常

他补充说:“我们看到欧洲有史无前例的运动员死在球场上。”“在这些心脏骤停中,有一半不会再生还了。”

素材来源:【newstarget】Miscarriages and cancer up 300%, neurological problems up 1,000% due to covid “vaccines”


审核:文乐
校对:小东
发布:花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