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發布:Quana 齊天二聖

原本這個春節應該是充滿喜悅的日子。春節大直播完美收官,一家子決定躺平一天好好慶祝一下。卻想起前日寫了一半的關於中共國江蘇徐州那個戴著「恐怖項鏈」的女子,不寫完無法釋懷。  

關於鏈子下的母親,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魔幻的未解之謎開始有了答案。然而卻是讓人類窮盡最大的惡意也難以想到的答案。據說,這也只是徐州治下農村販賣人口案件的冰山一角。這幾天,徐州下轄的農村曝出了幾起同樣的案件。一時間,鎖鏈下的母親從惡意返鄉、明星離異、除夕佳肴的熱點中脫穎而出。

鎖鏈下的受害人到底從哪裏來?為什麽沒有家人找來?答案只有一個:她和她的家人被「惡意失聯」了。隔絕了音訊既是隔絕了生死,這在所謂的大數據時代是多大的笑話啊!你罵一句偉大領袖是豬狗不如的東西,隱匿到天涯海角都能把你挖出來;你遠隔重洋做一次「恨國黨」能瞬間被封號。

而一個活生生的人,能從一個地方陡然消失,又在千裏之外從天而降。攝像頭都瞎了,大大小小的地方官都瞎了,村長呢?民警呢?整天圍著女人子宮打轉的計生委呢?婦女主任呢?當年徐州的計生委可不是吃素的,老百姓敢生個二胎都恨不能躲到地縫裏,怎麽會「縱容」窮得掉渣的光棍三父子組合共用一個女人生了八個孩子?

最讓人不敢往下想的是那八個孩子,最大的已經二十多歲了,怎麽能看著自己的母親被鎖鏈鎖住,丟在豬窩裏?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孩子,怎麽看待他們的家人?怎麽看待這個世界?怎麽和這個社會相處?他們的心智結構是什麽樣的?未來他們會不會成為他們父親或爺爺那樣的人?

沒有人關註徐州被囚禁的八個孩子的母親事件嗎?(疑似被拐賣的性奴,被狗鏈拴著) - 新·品蔥
圖片來源於網絡

鎖鏈下的母親被打得只剩下兩顆牙齒,還被剪掉了舌尖。這個素以味蕾自豪的民族沒了舌尖,如何向全世界顯擺舌尖上的中國?為什麽要對她下這樣的毒手?因為她曾經掙紮、反抗、不從、不認。

據悉,從董集村到歡口鎮黨委政府,年齡稍大一點的人都知道,當年參與強奸鎖鏈母親的,絕不僅僅是董家三父子,還有董集村的村幹部包括當時的歡口鎮黨委幹部!

當年的受害人面容姣好且未成年,讓那些村鎮幹部淫心頓起,都去分一杯羹,鎮幹部妻子因此大鬧讓這件事情廣為人知。至此,受害人仿佛成了全村領導幹部的戰利品。既然是分到了紅利,獸性被權力、愚蠢和無知激活,這些土皇帝於是就成了董家人的幫兇!

一個花季少女,於是從掌上明珠淪為被鄉間各級領導幹部和董門三孽畜輪奸的受害者。那些人頭畜鳴的動物,牠們難道不是人生父母養?牠們難道沒有母親?沒有妻子?沒有女兒?二十多年,女受害人到底經歷了什麽?原諒我的承受力不夠,再次停下來,每敲擊一次鍵盤都像是聽到了索多瑪城內的叫喊,需要調整才行。

遠見快評】鎖鏈八孩母震驚國際6大疑問待| 人間地獄| 八孩母親| 徐州| 新唐人中文電視臺在線
圖片來源:ntdtv.com

和徐州的女受害人比起來,雨果的《悲慘世界》簡直可以叫做《幸福人生》了,連《竇娥冤》也瞬間遜色了。如果六月雪能洗刷竇娥的冤屈,鎖鏈下的母親配得起一場昆侖山的雪崩!

徐州,自古民風彪悍。豐縣,緊鄰的沛縣就出過那個叫沛公的家夥,曾經鬧翻整個華夏。兩千年後,同一片土壤孕育了未開化的董姓村莊。可是這畢竟是現代社會,這是 2022 年,大家在研究星鏈上天、偉大的一尊大帝滿世界嚷嚷打造「全球命運共同體」好幾年了,這下全球人都要發抖了,如果參照鎖鏈下的母親的命運,這種恐怖的命運共同體如果實現了,人類就沒活路了!

畢竟是三省通衢一馬平川的中原大地。《尚書·禹貢》中的九州,就有了徐州,這可是被驕傲了兩千多年的地界。甚至案發現場還是網紅打卡秀愛心的卡點!是網紅們在此搔首弄姿大秀愛心的地方。

外交部的戰狼還在嚎叫:中國是最安全的國家。當然,他忘了說對誰而言。對於罪犯來說,中國當然是最安全的國家。在那裏你把女人用鐵鏈鎖起來強暴二十多年都不算犯法,還有政府給你補辦結婚證加持,還有網紅打卡贊美罪犯父愛如山。

一條鎖鏈鎖住的不僅僅是一個女受害人,生活在中共治下的國人,哪一個人能擺脫中共無形的鎖鏈?哪一個能擺脫奴隸的命運?罪惡的鏈條是一環套一環,任何一個環節哪怕稍有人性,這個罪惡的結果都不會發生。而今它發生了,慘絕人寰,直接把人類幾千年苦心孤詣進化出來的倫理打回洪荒時代。

生活在中共治下的每一個人,都是這個女受害人,只是被洗腦洗得連自我認知都沒有了。仿佛被打碎了牙齒的只有那一個可憐的女子。舉國上下,有幾個人沒有被集體利益的鐵拳打碎牙的?打碎了牙有幾個敢吐出來的?有人敢表達不滿嗎?舉國上下,有幾個人不是被言論鉗製自我審查的?這和被割了舌尖的女人有什麽區別?

舉國上下,無論窮富,誰敢說自己脖子上沒套上鎖鏈?有多少人敢說自己是自由的?包括廟堂上的那頭任性的豬,他的混不吝的自大,是拜了那白癡腦袋所賜。但凡有點自知之明,何苦把這個世界搞成今天的樣子?他的鎖鏈有多重?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這個苦難深重的女子,正是一個民族的縮影。

img
圖片來源於網絡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是國家的主人,從小就被告知壓在頭上的三座大山都崩了,「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世界中失去的只是鎖鏈」。可是當主人有難的時候,公仆們立刻匍匐在主人身上吃肉喝血了。三座大山崩了,卻噴出了滾滾巖漿,把世界變成焦土。

在中共統治的地方,我們得到的是一條長長的鎖鏈,但自己卻絲毫不覺。我們把躑躅而行說成輕移蓮步;把嘩啦啦的鎖鏈聲說成環佩叮咚;把被鎖鏈壓彎的脊梁說成愛國愛黨;把懦弱自私說成歲月靜好,這就是我們每個人,我們何嘗擺脫了那條鎖鏈呢?

鎖鏈下的受害人,她的父母何嘗不愛自己的孩子。可是他們當年為這個掌上明珠做過什麽?關註過她的成長環境嗎?如果歲月可以回到他們的孩子還未丟失的時刻,那時候如果他們預見了孩子的命運,會不會拿起刀,穿越到未來,手刃了戕害孩子的畜生們?我想父母們心中一定有答案吧?

同樣,為人父母的我們,沒有哪個先知提前告訴我們,在那個「人人害人」的世界上,我們的後代會有怎樣的遭遇,然而我們從別人的不幸中該看到點什麽吧?一朵鮮花被摧殘雕零,說明冬天來了,說明整座花園面臨著危險。看看徐州女受害人的遭遇,想想這二十多年居然整個村子都是鐵板一塊的罪惡幫兇,我們還能平靜嗎?

新年,有一個聲音,唱出了這樣的歌曲:

為何我要滅共?是誰帶來苦痛?多少憤恨在心中,唯有戰友能懂!

誰願生死與共?打破千年牢籠,中華兒女多英雄,今朝盤古相逢!

這就是答案!郭先生已經吹響滅共的號角,不甘被中共奴役的人們,站起來吧!我們沒有選擇,只有滅共才能讓我們的後代過上有尊嚴的自由的生活!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與 Gnews 平台無關。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誰有權力定義惡意
文雍漫談:長歌賦
文雍漫談:中共才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組織
文雍漫談:半百
文雍漫談:一種被打了毒疫苗的審美
文雍漫談:這一年 我們仍要穿過謊言去擁抱親人
文雍漫談:中共毒計成笑話 賠了貝貝又折兵
文雍漫談:楊貝貝的七宗罪
文雍漫談:當告密成為一種被鼓勵的行為模式
文雍漫談:一種突破底線的無恥
文雍漫談:見證
文雍漫談:天良喪盡是統治者的通行證 禮義廉恥是窮苦人的墓誌銘
文雍漫談: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澤
文雍漫談:在選擇與努力之間
文雍漫談:他們為什麽要讓人民比醜 
文雍漫談:心聲
文雍漫談:沒有什麽能夠阻擋我們對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談:新貨幣 新價值 新紀元
文雍漫談:國家信用 貨幣 與新世界秩序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