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Quana 齐天二圣

原本这个春节应该是充满喜悦的日子。春节大直播完美收官,一家子决定躺平一天好好庆祝一下。却想起前日写了一半的关于中共国江苏徐州那个戴着「恐怖项链」的女子,不写完无法释怀。  

关于链子下的母亲,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魔幻的未解之谜开始有了答案。然而却是让人类穷尽最大的恶意也难以想到的答案。据说,这也只是徐州治下农村贩卖人口案件的冰山一角。这几天,徐州下辖的农村曝出了几起同样的案件。一时间,锁链下的母亲从恶意返乡、明星离异、除夕佳肴的热点中脱颖而出。

锁链下的受害人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没有家人找来?答案只有一个:她和她的家人被「恶意失联」了。隔绝了音讯既是隔绝了生死,这在所谓的大数据时代是多大的笑话啊!你骂一句伟大领袖是猪狗不如的东西,隐匿到天涯海角都能把你挖出来;你远隔重洋做一次「恨国党」能瞬间被封号。

而一个活生生的人,能从一个地方陡然消失,又在千里之外从天而降。摄像头都瞎了,大大小小的地方官都瞎了,村长呢?民警呢?整天围着女人子宫打转的计生委呢?妇女主任呢?当年徐州的计生委可不是吃素的,老百姓敢生个二胎都恨不能躲到地缝里,怎么会「纵容」穷得掉渣的光棍三父子组合共用一个女人生了八个孩子?

最让人不敢往下想的是那八个孩子,最大的已经二十多岁了,怎么能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锁链锁住,丢在猪窝里?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怎么看待他们的家人?怎么看待这个世界?怎么和这个社会相处?他们的心智结构是什么样的?未来他们会不会成为他们父亲或爷爷那样的人?

没有人关注徐州被囚禁的八个孩子的母亲事件吗?(疑似被拐卖的性奴,被狗链拴着) - 新·品葱
图片来源于网络

锁链下的母亲被打得只剩下两颗牙齿,还被剪掉了舌尖。这个素以味蕾自豪的民族没了舌尖,如何向全世界显摆舌尖上的中国?为什么要对她下这样的毒手?因为她曾经挣扎、反抗、不从、不认。

据悉,从董集村到欢口镇党委政府,年龄稍大一点的人都知道,当年参与强奸锁链母亲的,绝不仅仅是董家三父子,还有董集村的村干部包括当时的欢口镇党委干部!

当年的受害人面容姣好且未成年,让那些村镇干部淫心顿起,都去分一杯羹,镇干部妻子因此大闹让这件事情广为人知。至此,受害人仿佛成了全村领导干部的战利品。既然是分到了红利,兽性被权力、愚蠢和无知激活,这些土皇帝于是就成了董家人的帮凶!

一个花季少女,于是从掌上明珠沦为被乡间各级领导干部和董门三孽畜轮奸的受害者。那些人头畜鸣的动物,牠们难道不是人生父母养?牠们难道没有母亲?没有妻子?没有女儿?二十多年,女受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原谅我的承受力不够,再次停下来,每敲击一次键盘都像是听到了索多玛城内的叫喊,需要调整才行。

远见快评】锁链八孩母震惊国际6大疑问待| 人间地狱| 八孩母亲| 徐州| 新唐人中文电视台在线
图片来源:ntdtv.com

和徐州的女受害人比起来,雨果的《悲惨世界》简直可以叫做《幸福人生》了,连《窦娥冤》也瞬间逊色了。如果六月雪能洗刷窦娥的冤屈,锁链下的母亲配得起一场昆仑山的雪崩!

徐州,自古民风彪悍。丰县,紧邻的沛县就出过那个叫沛公的家伙,曾经闹翻整个华夏。两千年后,同一片土壤孕育了未开化的董姓村庄。可是这毕竟是现代社会,这是 2022 年,大家在研究星链上天、伟大的一尊大帝满世界嚷嚷打造「全球命运共同体」好几年了,这下全球人都要发抖了,如果参照锁链下的母亲的命运,这种恐怖的命运共同体如果实现了,人类就没活路了!

毕竟是三省通衢一马平川的中原大地。《尚书·禹贡》中的九州,就有了徐州,这可是被骄傲了两千多年的地界。甚至案发现场还是网红打卡秀爱心的卡点!是网红们在此搔首弄姿大秀爱心的地方。

外交部的战狼还在嚎叫:中国是最安全的国家。当然,他忘了说对谁而言。对于罪犯来说,中国当然是最安全的国家。在那里你把女人用铁链锁起来强暴二十多年都不算犯法,还有政府给你补办结婚证加持,还有网红打卡赞美罪犯父爱如山。

一条锁链锁住的不仅仅是一个女受害人,生活在中共治下的国人,哪一个人能摆脱中共无形的锁链?哪一个能摆脱奴隶的命运?罪恶的链条是一环套一环,任何一个环节哪怕稍有人性,这个罪恶的结果都不会发生。而今它发生了,惨绝人寰,直接把人类几千年苦心孤诣进化出来的伦理打回洪荒时代。

生活在中共治下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女受害人,只是被洗脑洗得连自我认知都没有了。仿佛被打碎了牙齿的只有那一个可怜的女子。举国上下,有几个人没有被集体利益的铁拳打碎牙的?打碎了牙有几个敢吐出来的?有人敢表达不满吗?举国上下,有几个人不是被言论钳制自我审查的?这和被割了舌尖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举国上下,无论穷富,谁敢说自己脖子上没套上锁链?有多少人敢说自己是自由的?包括庙堂上的那头任性的猪,他的混不吝的自大,是拜了那白痴脑袋所赐。但凡有点自知之明,何苦把这个世界搞成今天的样子?他的锁链有多重?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这个苦难深重的女子,正是一个民族的缩影。

im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是国家的主人,从小就被告知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都崩了,「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世界中失去的只是锁链」。可是当主人有难的时候,公仆们立刻匍匐在主人身上吃肉喝血了。三座大山崩了,却喷出了滚滚岩浆,把世界变成焦土。

在中共统治的地方,我们得到的是一条长长的锁链,但自己却丝毫不觉。我们把踯躅而行说成轻移莲步;把哗啦啦的锁链声说成环佩叮咚;把被锁链压弯的脊梁说成爱国爱党;把懦弱自私说成岁月静好,这就是我们每个人,我们何尝摆脱了那条锁链呢?

锁链下的受害人,她的父母何尝不爱自己的孩子。可是他们当年为这个掌上明珠做过什么?关注过她的成长环境吗?如果岁月可以回到他们的孩子还未丢失的时刻,那时候如果他们预见了孩子的命运,会不会拿起刀,穿越到未来,手刃了戕害孩子的畜生们?我想父母们心中一定有答案吧?

同样,为人父母的我们,没有哪个先知提前告诉我们,在那个「人人害人」的世界上,我们的后代会有怎样的遭遇,然而我们从别人的不幸中该看到点什么吧?一朵鲜花被摧残凋零,说明冬天来了,说明整座花园面临着危险。看看徐州女受害人的遭遇,想想这二十多年居然整个村子都是铁板一块的罪恶帮凶,我们还能平静吗?

新年,有一个声音,唱出了这样的歌曲:

为何我要灭共?是谁带来苦痛?多少愤恨在心中,唯有战友能懂!

谁愿生死与共?打破千年牢笼,中华儿女多英雄,今朝盘古相逢!

这就是答案!郭先生已经吹响灭共的号角,不甘被中共奴役的人们,站起来吧!我们没有选择,只有灭共才能让我们的后代过上有尊严的自由的生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 平台无关。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谁有权力定义恶意
文雍漫谈:长歌赋
文雍漫谈:中共才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组织
文雍漫谈:半百
文雍漫谈:一种被打了毒疫苗的审美
文雍漫谈:这一年 我们仍要穿过谎言去拥抱亲人
文雍漫谈:中共毒计成笑话 赔了贝贝又折兵
文雍漫谈:杨贝贝的七宗罪
文雍漫谈:当告密成为一种被鼓励的行为模式
文雍漫谈:一种突破底线的无耻
文雍漫谈:见证
文雍漫谈:天良丧尽是统治者的通行证 礼义廉耻是穷苦人的墓志铭
文雍漫谈: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泽
文雍漫谈:在选择与努力之间
文雍漫谈:他们为什么要让人民比丑
文雍漫谈:心声
文雍漫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谈:国家信用 货币 与新世界秩序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