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連結:https://gtv.org/video/id=61f7dc4d96ba5d73e0bfcc55

郭文貴先生來了,喲呵,我的娘呀,300年的飛飛,嚇我一跳。這還有一個(鏡頭)頭朝下的,咋回事呀?文科,這300年飛飛(畫面)咋還倆呀?我的天呀,今天被駭客了看來。沒聲音呐?

300年的飛飛:有聲音嗎現在?有聲音就好,感謝大家!我是飛飛,這一組是華盛頓DC農場和義大利農場的拼台,那先有請文科戰友,我們先輪一圈和這個所有的戰友打個招呼吧。文科戰友您先請。

文科:尊敬的七哥、全球的戰友們大家好!我是義大利文科,替我們義大利農場戰友先帶來新春的祝福,祝願咱們七哥還有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健健康康!遠離CCP的病毒、疫苗災難,虎年要紅紅火火、甜甜蜜蜜!最後回應一下七哥今天特別感人的這些歌聲,我想說,跟隨與七哥滅共,打破千年的牢籠,今朝盤古定相逢!謝謝!

300年的飛飛:謝謝!山姆大叔。

姆大叔:七哥新年好!戰友們新年好!我是華盛頓DC農場的山姆。

畫外音:我看到自己,我怎麼進不去呀?

郭文貴先生:山姆大叔你繼續說吧。

山姆大叔:好。今天聽了七哥的《一簾幽夢》之後,感受到七哥的鐵骨柔情,我這個老男人的眼睛也是禁不住的水就出來了,真的是很感動,我知道七哥那時候想什麼,我們每個人都是人生父母養的,對吧?每個人都有母親,都由母親出來,那麼選擇了新中國聯邦你就是選擇了可以過像飛飛那樣的母親的生活,你選擇了共產黨你就是等待你的命運就是楊改蘭。

今天我話也不多說了,就是七哥早上問就是有誰與你一起來滅共?那麼我這個老男人就是就說追隨七哥,把自己的財產、生命、生意押上去。那以前說什麼財產押上去,那是空口說白狼,因為這個腰包裡沒幾個蹦子,那現在七哥我現在也算是有幣族了,算是小有財產,對吧?那好,那就是追隨七哥,Take down CCP!

300年的飛飛:好,謝謝!下面這個是我們Henry吧)(注:同音字)

(注:Henry開始說話)

郭文貴先生:Hurry沒聲音,Henry。Henry沒聲音,越往後沒聲音。

Henry:七哥好七哥好!聽得見嗎?尊敬的戰友,大家過年好!我是DC農場的Henry,我是在20年病毒開始的時候關注並追隨爆料革命的,很不幸20年的耶誕節我得了新冠,但是幸虧有七哥的爆料,我們全家才沒有被團滅,感謝七哥給全世界的真相,救了很多像我這樣的。

其實我去年過年的時候也有參加美女飛飛的節目,但是沒有露臉,今年不一樣了,我想露臉給共產黨這幫老雜毛們看一看,我不怕你們,我們是可以幹掉你們的,只要跟緊七哥腳步就可以做得到。我在這裡要非常非常好好感謝我們的農場主阿丙收留了我,謝謝!謝謝!謝謝大家!

300年的飛飛:七哥,順便插一句,這個Henry就是開了兩個小時大雪天給戰友送藥的那位,您說要感謝一下他,您就順便謝謝。

郭文貴先生:Henry,我以為這個是牛群的爹呢,我就看見這個鼻子這麼大,嚇我一大跳。哎呀,我還發現比牛群年輕,所以說你開兩小時車,看你這心臟那麼大,沒問題呀,我多慮了。三百年的飛飛淨找帥哥,我發現好色的女孩就找帥哥,還找著找鼻子大的,沒辦法。謝謝Henry,代我向全家人問好!謝謝你!

Henry:謝謝!謝謝七哥!

300年的飛飛:我們請我們肖意(注:同音字)女士。(注:肖意開始說話)又沒有聲音。

郭文貴先生:又是沒有聲音的。今天三百飛飛帶來都是沒聲音的,然後頭朝下的、沒有聲音的,怪誕的三百年飛飛來啥都是不一樣的,Unique,你不要做Best只要做Unique。別著急,不著急啊,咱這個美女,這樣的美女這多待一會兒挺好。還好海東不在,海東來一看,又要伸手去拽什麼胸罩去了,海綿胸罩(注:笑)哎呀,飛飛呀飛飛呀。

蕭亦:可以聽得到嗎?

300年的飛飛:可以可以,現在OK了。

10:07:29戰友們談感想

蕭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耽誤了大家的時間,我重新開始。

尊敬的郭先生、全球的戰友們和所有的同胞新春快樂!我是來自義大利達芬奇農場的蕭亦。我是第二次來到大直播。第一次元旦的時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其實自己也挺不好意思的。如果允許的話,我今天的角色就是作為我們義大利達芬奇農場所有女戰友的一個代表。

我很榮幸能夠有緣分能夠在義大利達芬奇農場,和這些志同道合的女同事們一起共事。今天本來有其他我們農場的戰友也要一起上來的,但是由於有所調整的話,所以他們就退出了,把這個最珍貴的機會讓給了我。我在此,我謝謝他們!這次我上的有一點心虛,因為他們都比我優秀,謝謝!

郭文貴先生:蕭亦。

300年的飛飛:麥克戰友。

麥克:好的。七哥好!戰友們好!我是來自義大利達芬奇農場的麥克吐溫,跟七哥神交了好多年。千言萬語化作新年的祝福,祝七哥七嫂及家人,新年甜蜜蜜!祝戰友們虎年滅共!高潮不斷!一簾幽夢!再祝中共邪靈虎年入虎口!早下地獄!塞北的雪把它們埋了。謝謝!

300年的飛飛:好,感謝!那接下來我吧,那就……我也1分鐘。今天是,因為我平時屁話比較多,然後今天是代我媽媽,想替她分享一下她父親的故事,我的外公,他解放前是一家棉紡廠的技術總監。當時他工資是300塊銀元,和當時的大文豪魯迅是一個收入水準。他當時賺的錢可以養活一家老小,然後49年的時候CCP就攻佔大陸,就告訴大家說:我們是需要知識份子留下來建設國家的,我們是人民政府。

所以他就相信了共產黨,沒有離開大陸。然後55年的時候是公私合營,那個時候消滅了資本家,然後他的工資就變成了114塊。66年的時候是文化大革命,然後我外公就變成了右派、變成了反革命,工資又變成了55塊,然後差點被鬥死,全家老小餓肚子。他的子女被剝奪了就是獲得高等教育的機會。

我媽媽當時技校畢業的時候,工資只有13塊。所以我外公在晚年的時候一直說,他這輩子最最大的錯誤就是相信共產黨留在大陸。我媽媽說,就是共產黨對你所有的好,就是給你吃的糖精片,絕對就是假的。所以為了你自己和家人,以後不要後悔,現在就是站出來的時候。謝謝!接下去所有的時間留給我們七哥吧。

10:10:45鄧麗君一人挑戰中共從不妥協;

郭文貴先生:謝謝!蕭亦、Henry、麥克,謝謝!我們山姆大叔,謝謝文科!謝謝300年的飛飛!你們每個人的故事都是一個篇章。我還是那句話,你們不知道七哥聽你們說話什麼感覺。因為我在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從這五年來,就像你們今天聽到我唱歌一樣。我們看到一個鄧麗君女士,一人挑戰中共,從頭到尾沒有放棄過、沒有妥協過、沒有被收買過。

這就是我說的,永遠不要看到了懦夫,你就不相信有勇士了。你不要因為別人說了假話,你就不再相信真話了,你也不講真話了。你也不相信有些人是泯滅了良心,你不能因為他泯滅良心,你就泯滅了良心。

飛飛的姥爺的事情是千萬個、億萬個中國人的故事。麥克說跟七哥神交那麼多年,Henry原來不露臉,到今天露臉,到蕭亦兩次出鏡,和文科,達芬奇農場、DC農場阿炳、300年的飛飛,有被共產黨病毒威脅的、全家被威脅的,是吧?然後Henry又去開著車給人家送藥去,文科給多少人送藥,是吧?

你想想山姆大叔的直播節目得到大陸很多人喜歡,跟我們的日本Eric濕男有一比。你是文學男,是吧?說出來有文化、有水準、慢條斯理,整得大家老緊張,是吧?就是我們阿炳,還有文科、達芬奇、DC農場,是另外一個形象的代表。人生,還有很多事情,好人不都一樣,不都長得雷鋒那樣才是好人。而且上天的佛祖和萬佛萬神,不都長得耶穌和菩薩、佛祖那樣。我相信我們不知道的很多。

10:12:47爆料革命走到今天最快樂的就是真實;共產黨治下的中國從未停止過對企業家的敲詐勒索

郭文貴先生:我們今天爆料革命走到今天的時候,兄弟姐妹們,我們最快樂的今天,你看到的是什麼?就是大家的真實,是吧?大家這種興奮,我們小時候過年那種興奮,買炮仗、壓歲錢、吃餃子,馬上要吃年夜飯,是吧?在那種時候,我們有的後來就越來越沒有了。

現在中國共產黨就開始比錢、比爹、比娘,請客送禮, 是吧?剛才我們那個文醒,是不是?在我們英喜農場那個,春節過來,他兩口子在國內搞小企業,一到過年這小企業主害怕了,要賬的、要工資的、共產黨敲詐的、稅務局的全來了。就你越漲,你過年越害怕,你過年越來越不快樂。

我們很多戰友給我發資訊:“七哥,我們現在咋過這個年呢?又不讓上班,還要發工資。然後稅務局、工商局還要來敲詐勒索,怎麼活呀?”說這邊兒讓我們要搞PCR測試,然後晚上說:我們有唱歌的地方,跟我們去唱歌吧?他說:那我這不讓我出門,咋去唱歌?西安的。說:你不懂事?我們去唱歌沒事,到我們去的地方安全,我去車接你,警車接你。然後說:別忘了啊,都過年呢兄弟姐妹們。

咱這個戰友按照以往規矩,拿60萬現金。到那以後,灌酒。喝完酒以後,告訴他:你這現金啥時候準備的?然後他說:你看,我這過年按以往準備的。他說:我覺得你今年賣藥沒少發財呀,你就給我們60萬?說:今年西安封閉,我沒找你的事兒,你就給我60萬?大罵他,指著鼻子罵他。

咱這個戰友已經快70歲的人了,氣到全身發抖。回來跟我說:七哥,我真忍不下去了,我就想跟他們玩兒命。我說:你可千萬別傻,你弄死這王八蛋的醫管局的,還有所謂員警,你頂啥用啊?咱把共產黨給滅了。

就無數個這樣的故事,你們在大陸有親人的,過去的飛飛的姥爺的故事,他一天一分鐘都沒停止演過。

馬雲最有意思了,是吧?馬雲頭兩天叫人給我發信息,是吧?“感謝我心中的男神!七弟。”為啥呀?那時候我去阿裡巴巴那兒喝酒,你們知道,杭州書記,那時候警車開道,現在都抓個球的了,是吧?他現在已經失去自由了,馬雲都這樣,馬化騰都這樣。他把我叫七弟,是吧?然後說:“直播中儘量別提我,給我點兒機會。”我今天非說你個孫子不行,是吧?你在那個飛機上搖頭的時候你忘了?是吧?你要有種你馬雲你告訴我說:七弟,你在直播中使勁說。我就不說你了。所有的馬雲身邊的這些人,現在他們跟我有聯繫的、過去跟我認識的,全跟我說:如果馬雲,但凡快一點,七哥,他都不至於到今天。何況你是飛飛的姥爺,才幾百個大洋?馬雲已經控制中國半壁江山了,又能如何呢?

董文標兩次自殺沒成,最後人家把他弄到醫院的時候說:董文標,你再自殺,會讓你自殺後的不超過24小時,讓你女兒,董文標沒有兒子,有女兒,說到處搞私生子,搞得都是女兒。說:會讓你女兒在你24小時,隨你而後自殺。那董文標傻眼了。張宏偉,人家告訴他:張宏偉我告訴你,你不把錢給退回來,你在國家信貸銀行搞的錢、還有開發銀行弄的錢、巴基斯坦騙的錢,你全家都會讓你,讓你生不如死。

10:16:38新中國聯邦人有幣、無苗、滅共匪,帶領人類走向光明

郭文貴先生:Henry你全家染上病毒,活過來了,你開2小時車程。我說你再開2000個小時,你就該興奮,吹著口哨、拽著胸罩,海綿型胸罩,你開心去吧,是吧?你讓你媳婦坐旁邊,弄幾個胸罩兒拽著玩,是不是?到底是海綿的還是真絲的?是吧?你為啥?咱沒打苗,咱是有幣、無苗族,是吧?還要幹掉共產黨。

山姆大叔,你看他笑得。山姆大叔,這文學人士,你這笑得,一說拽海棉胸罩,你這個笑得有點兒不是文學臉了。文科那樣兒哇噻真受不了。蕭亦。哈哈,七哥愛開玩笑。我們新中國聯邦人有的幽默和人性,和真實,是人類上現在沒有任何人有的。

你們不知道華爾街有多慘!華爾街現在股票跌到,他們的爺爺都找不著門了。金錢是爹,資本主義,是吧?資本呢?資本沒了,就剩主義了,是吧?什麼主義?喪家犬。

喜幣、喜聯儲、GTV、G|FASHION,你看七哥穿的G|FASHION。你看今天戰友出來穿的衣裳,哪一件兒都是經典中的經典。你找所有的名牌,沒有一家有的,我可以保證沒有一家有的,就這麼牛。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今天這個春節實在是太好了,人類上前所未有的一次的、走向黑暗的春節,我們卻帶領人類走向光明。

特別是七哥今天唱著歌,你們去聽的時候。你們沒聽,那個歌,飛飛的歌,我就學會了臉皮厚絕對行。就這勁兒,飛飛在那手舞足蹈,(學飛飛唱)甜蜜蜜,你看她就在那塊唱,哎,行。現在我已經超過她了,是吧?明年你看,她都不好意思在我面前唱了,對不對?

兄弟姐妹們,看到300年的飛飛,就讓你知道中國女人真的是最偉大的,中國男人真的跟女人比,不是一個代差的問題,是天地之差。我們的男人真的要應該活點人樣,像個男人樣。你看看,咱這一組裡面男的多,倆女士,你看這漂亮勁兒,是吧?你說咱們幾個男的,在人家倆女士面前,阿炳還沒出來呢,阿柄再一出來,我也不知道啥是理工女,是吧?

感謝DC、達芬奇農場的兄弟姐妹們,你們的無私的、特別的付出,還有參加節目今天沒到來的,七哥得下去。我得趕快,再不行的話你七嫂子就拿著鞋底過來了,謝了謝了!咱還有節目嗎,大衛?飛飛,還有節目嗎?

300年的飛飛:還有,還有。

郭文貴先生:還有誰?

300年的飛飛:其實後面好多,還有好多。

郭文貴先生:壞了,我這時間真不行了。

300年的飛飛:你不行,明天再辦一場吧?哈哈哈……

郭文貴先生:哈哈哈……再再,這你像李自成似的,天天過年、天天結婚。大衛來了,還有QMay呢、哎喲青藤,太好了。哎喲我的媽呀!哎呀哎呀哎呀……QMay,你可了不得了,青藤啊,你了不得了,大衛兄弟。QMay,你發現了嗎?

大衛:七哥,我提議。

郭文貴先生:你提議。

大衛:咱們正月十五您再辦一場,把那個後面,正月十五咱辦一場,再幹它老共,然後後面還有很多兄弟姐妹等著跟您互動,好不好?

102017 大衛/唐平/威廉王/Qmay/青藤進入直播畫面

郭文貴先生:你這樣兄弟,你給我。你這樣,你們先說著,我因為,本來我剛才我說的,就現場青藤、QMay,還有Ryan都沒上,包括咱都沒上。你先說著,你給我20分鐘,我去把家裡邊這個儀式進行完,我再回來,行不行?唐平、威廉王,太好了。

大衛:好,七哥,太好了太好了。鼓掌。後面的兄弟姐妹,太好了。

郭文貴先生:威廉、威廉,剛才我跟你說,有個,我一會兒再回來給你爆料。有人給我發信息,我放給你聽。有一個爆唐平料的,說唐平的最初的男友,說唐平當時15歲,這個男士19歲。我回來給你爆料,20分鐘以後見,你小心著,唐平。

大衛:七哥,趕緊,聽七嫂話,一會兒回來。這裡面有回音,戰友們,咱們等墨鏡調整一下,好。

尊敬的戰友們,七哥因為,咱們是每逢佳節倍思親,七哥咱們是老家山東人,是有很多傳統的。我們也尊重七哥的家庭的安排,畢竟是一年的最重要的一天。

那麼現在出現的畫面框裡,大家看到了,這些帥哥靚女是咱們這三首七歌滅共歌曲的創作者、編排者,咱們唐平團隊。那麼請下面交給唐平,跟大家一是拜年、二一個跟我們分享一下這三首歌的創作的過程,你們是最好的見證者,交給唐平。謝謝!

唐平:謝謝大衛!太棒了。現在該是我們農場、磐石農場的今天的拜年的環節了。是這樣的,在這裡我首先想放一個我們來自G-EDU所有的老師們的一個拜年的一個視頻,好不好?有請墨鏡,謝謝!

10:22:19 磐石農場G-EDU視頻 

10:24:38磐石農場宣傳片

10:25:39雞血王喜幣大作戰  娛樂性金融漫談 

10:26:06歌曲《恭喜發財》

唐平:恭喜發財,喜幣拿來。

大衛:謝謝!謝謝唐平!謝謝磐石農場!唐平這樣的啊,我今天不能喧賓奪主,我是替七哥離開這一小會兒,稍稍維持一下現場秩序,所以我屬於保安級別的。現在,唐萍你跟我們分享一下,先說一下這三首歌創作的過程,QMay,你們在後面準備了這麼多天,演繹得這麼棒,還有QMay的鋼琴,給大家分享一下,唐平。好,交給你。

10:29:47唐平、威廉王分享七哥今天唱的三首歌的創作過程

唐平:我今天又見證了一個靈魂歌王的誕生。其實最早,七哥跟我說起來他想在現場唱這三首歌,而且是只是用鋼琴伴奏。當時我就覺得,真的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大家都知道七哥之前的打榜的歌,我們也是經過後期的處理。但是,七哥是作為一個從來沒有在現場唱過歌的人。但是我覺得,他今天直接是,他的第一次首秀live現場的演唱,直接就是我這有生以來,我聽到的最好的現場、最好的靈魂歌王、最好的音樂,來自QMay的手指。

然後這種情感,隨著他的一個不會唱歌的一個七哥,見證了我們滅共的決心,見證了我們的使命,那麼我們就是最強大的。而且七哥今天是用他的實際行動在傳遞我們。其實音樂,我認為它為什麼音樂能滅共?它是精神上的一種決心,所以這種決心超過了一切,它的力量可以說是堅不可摧的。我可以說我今天第一次親眼地見證了神跡,在七哥身上、在QMay身上,還有整個兒的,我覺得整個兒給大家帶來的這種感覺,真是,就是神跡。我們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就是能強大到必須幹掉CCP,謝謝!

大衛:謝謝!謝謝!威廉王跟我們分享一下。

10:31:45威廉王:我保證只要他們聽一遍《滅共的雪》,他就再也不想聽以前任何版本的《塞北的雪》

威廉王:哇!天呐!關於創作歷程,一會兒等七哥回來我們一起分享。然後我先說一下,我先說一下這個感受。天呐!我從來,我聽現場也聽了很多。但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任何一個人的現場,不管他是多麼牛的人、多麼有名氣的人,然後唱得多麼好的人。

有的人,所謂的歌星,他唱得,你聽他的歌挺好,但是唱現場他也走調,你知道吧?也就那麼回事。然後,但是今天的七哥在臺上,跟QMay,尤其是鋼琴配合,簡直是天衣無縫。然後哇七哥的這個現場,我這輩子,第一次聽,能夠這麼,就是說觸動人心靈的這個現場的演唱,真的,從來沒見過。在任何的國內、國內外的明星都沒有見過。我相信這是一種,七哥唱歌真的是發自靈魂、發自肺腑的在用自己的真情實感去唱歌啊。

因為大家也都知道,尤其是在牆內寫的歌都是言不由衷的歌嘛,你想表達任何的東西直接就給你封掉,然後你連發都發不出聲音來。但是在我們新中國聯邦真的就是,尤其是音樂,我們就是心裡想什麼,然後就寫出來,然後就唱出來,七哥也是。

我覺得非常好的就是這些歌啊,從這個《滄海一聲嘯》《酒滅中共》到現在,真的每一首歌都非常好地詮釋了爆料革命,詮釋了七哥的這個“真”。就是大家只要是有一個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他聽到這些歌,就知道我們是真的,我們是真心滅共的,就知道共產黨是假的。

所以說我也特別希望,尤其是這首《滅共的雪》這個搖滾版,天哪,我昨天晚上連續做出來之後,其實這首歌是昨天晚上才做出來的。這個做出來之後,我連聽了二十遍啊,真的你點開迴圈模式,你剛結束,然後又開始,剛結束又開始,根本就停不下來。所以說這個太有魔性了,簡直是,簡直是我沒有料到啊。

大衛:就跟咱們的喜幣的價格,是吧?對吧兄弟?蹭蹭蹭往上上,來感覺了。對,太棒了!

威廉王:喜幣還沒開始發力呀,對呀,這個真是。然後我也希望大家一定要把這首歌廣泛,尤其是在牆內廣泛地傳開啊。尤其是這個《塞北的雪》在國內其實是很有傳唱度的,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我敢向你們保證,只要他們聽了一遍《滅共的雪》,他就再也不會想去聽以前的任何版本的《塞外的雪》,這個是我向大家保證的,請大家一定要多多轉發傳播這首歌,謝謝!

唐平:而且關鍵是我們前期的保密工作做得相當的好。因為聽說這首《塞北的雪》應該是冬奧會的主題曲,所以才會想到要把這首歌把它改編掉,我們改成《滅共的雪》。

大衛:太棒了。所以說我們這邊的視頻組給七哥準備了十多個視頻,後來都沒放,原來這是七哥的一個戰略安排。但是真的是大家看到現場的這個演繹版是絕對不一樣的。因為咱們這個做到的你這個音樂的節拍的把握,還有七哥那個抒情、Qmay的鋼琴,差一個都不能少了。雖然說我是音樂門外漢,但是我看到現場我真傻掉了,這真的是現場的這個演唱版太棒了,感謝咱們團隊!

那麼交給青藤和Qmay跟我們分享一下,青藤,謝謝。(注:青藤把麥克交給了Qmay)Qmay來吧,謝謝!

10:35:29 Qmay和青藤分享現場演奏演唱的感受

Qmay:對,今天我們的這個演出,作為一個可以說是職業音樂人嘛之前一直是,我覺得在我的整個音樂的生涯當中我第一次感覺到這種真情的這種力量,就是真實的力量。就他不是用技術,用什麼所謂剛才有個,我不記得誰說的什麼工匠精神,完全不是,他就是一個靈魂。其實你要說我的鋼琴彈得有多好,並不是,我練琴也不是特別刻苦的那種,我也不是那個彈古典彈特別大的曲子,完全不是。我就是一直一直把這個歌、把我喜歡的歌,我只彈我喜歡的,我只用我的心去表達我喜歡的東西。

所以我會參加爆料革命,所以我會覺得給郭先生,所以我會給郭先生伴奏的時候會有那種強烈的那種真情實意的感覺,才會有這種。你要說中間有很多很多技術問題,那是很多的,但這完全不影響我們去表達、我們去溝通,我是想說這個,謝謝!

大衛:太棒了Qmay!好,謝謝,謝謝!交給青藤。

青藤:Qmay是作為職業音樂人,我就作為一個完全是業餘的人,但是我們在現場能夠,我想大家能夠看到的已經是非常震撼,但我們在現場真的是哭的哭了一大片啊,我自己在內。但是我是覺得我想說的最重要的一點,我先恭喜大家,今天這個二零二二年的恭喜發財,為什麼?我想說的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一切,不論是我們的鋼琴、我們的現場、我們穿的GFashion、我們所有的演繹的這一切,如果沒有財力、沒有實力,它是不可能實現的,包括我們大家現在手裡擁有的喜幣。所以我覺得我們在這一年裡頭2022年我們就是以錢滅共。而且的話,我覺得從現在開始,從今天開始,我們又多了一個詞,就是以qin滅共,這個qin可以是鋼琴的琴,也是可以是勤勞的,就天道酬勤。我希望所有每一個戰友都能夠鼓起自己的勇氣 Action Action Action 行動起來,天道酬勤,以勤滅共,我相信2022年我們會達到我們的目的。好的,謝謝大家!

大衛:謝謝青藤,非常棒!那麼交給唐平介紹一下我們這個團隊其他的成員,Eglise醫生你們,唐平你來讓他們分享一下,誰先來介紹。

10:38:20 磐石農場戰友給全球的戰友們拜年

唐平:好的。今天現在這個時間段是我們磐石農場跟全球的戰友們拜年的時刻。接下來我想隆重地有請我們的仁心仁術的Eglise醫生給大家拜年。

Eglise醫生:全球戰友、在座的各位戰友還有觀眾虎年吉祥!先給大家拜年,祝大家新年平安健康,遠離病毒和疫苗,所求所願皆圓滿,快樂滅共!

剛剛的大家在講這個《塞北的雪》,今天早上七哥在Qmay的優美的鋼琴的伴奏下,這歌聲和旋律一直在我的腦海裡轉。這個歌我其實以前聽了很多很多,但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感受那麼深刻。我還不知道這是所謂的冬奧會的主題曲,太有意義了。

這首歌七哥他真的是唱出他的真實的含義,特別是他在那個臺上,因為我不知道這是他第一次的真實的現場的演出,的確也是第一次看到。就是他在臺上的那個颱風,就是《塞北的雪》,他前面第一段是原先的那個填詞,然後轉換到新的填詞,他當中他去找填詞的時候,他當中講的那幾句話就讓我想起這誰呀? Louis Armstrong 在臺上演出的那個颱風,就是特別像,特別自然。

我就覺得他是個真的是很天然的就是天才的這麼一個表演家。我不是說他是歌唱家,他真的是很會就是很自然的把這個臺上的這個氣氛帶出來。就是他跟這個鋼琴這個伴奏師之間的那種默契,就是特別讓人享受,特別感謝!謝謝唐平還有威廉王,還有Qmay,所有的人參與這個《塞北的雪》的改編,非常感謝!好的,交給你。

唐平:好的。那接下來有請我們的會員部的蒼天饒過誰大哥,來,蒼天。

蒼天饒過誰:給在座的戰友還有全球的戰友們拜年!祝大家虎年吉祥,祝大家闔家歡樂,健康平安!因為今天這麼多戰友,我覺得該說的話都說得差不多了,我也實在沒有什麼太多的話說。但是我只想說一個,要不忘我們參加爆料革命的初衷,我們就是緊隨文貴先生滅掉CCP,實現我們真正的喜馬拉雅。雖然這個話,我因為說這話遭到過一些人的不滿,但是這句話我還要去說,我們跟隨的是文貴先生、爆料革命,不能阻擋我們的,謝謝戰友們!

威廉王:給蒼天大哥點個贊啊,非常直爽啊,不愧是我們老鄉天津人,就是有骨氣!然後下一位是我們的來自G-EDU的喬治老師。

喬治老師:好,首先先向全球的戰友拜一個年,祝大家身體健康,闔家安康,還有新年快樂!在虎年虎虎生威,大家團結一致滅掉CCP!

在今天這個新春的大會上郭先生唱的這個,我只是想分享一個我最大的一個感觸,就是什麼呢?就是在郭先生展現出來的是一個我們在用我們自己的聲音、用我們自己的服裝、用我們自己最真實的情感去歌唱我們最內心的感受。這個是在牆內是不可能做得到的。所以這個新中國聯邦它就是一個什麼呢?是一個只要你有理想、真實,你就能夠展現你自己的這最真實的一面。

所以我非常感謝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給所有的全球華人或者是支持我們新中國聯邦的人一個這種舞臺,讓大家都參與進來,這是我最大的感想。所以聽郭先生唱的這些歌,我也是老淚橫生,所以這是我最大的感受,謝謝!其他就沒有什麼,不佔用大家的時間,把這個話筒交給主持人,謝謝!

大衛:好的,謝謝!我沒看到您是老淚縱橫啊。你看咱們那個磐石團隊大家都是這種年輕化,我覺得這種朝氣,而且這三首歌其實咱看到的這種團隊配合,對吧唐平?從《音雄》節目的策劃到咱們團隊一次一次的這種音樂,以歌滅共,都展示了咱們團隊配合的這種水準能力。

這樣的,唐平,我絕對讓咱們磐石覺得這個公平。因為七哥不是一會兒就回來嘛,咱們現在稍稍地還把各農場很多精彩的視頻放一放,然後大家還可以等一會兒七哥,七哥回來還要跟大家再互動一下啊。因為你後面的農場上來,大家又有七哥了,所以咱得給唐平這邊公平啊。

現在我再給大家一個一起互動的小遊戲,就是既然咱們兄弟姐妹來了,唐平你們團隊抽兩個獎項好不好?現在導播進入到那個抽獎環節,就是唐平你抽兩次獎啊,現在看哪些戰友是得到唐平團隊的喜紅包。你說開始,交給你了唐平。

10:44:04 唐平為農場普通義工搖獎

唐平:開始!(注:《甜蜜蜜》響起)停!有沒有我們農場的呢?

威廉王:我來看一看 。

大衛:肯定有啊 。

唐平:今天能得獎的……

大衛:導播停一會,讓大家看一下,這獎比較多。有義大利的農場,澳洲雅典娜,華盛頓DC,五月花,方舟,洛杉磯,伊甸園,日本櫻花,西班牙,英喜莊園,秘翻組……我不一一念了,趕緊截屏兄弟姐妹們。好,唐平,交給你了。

威廉王:你不行啊,沒抽著,

唐平女士那你來。

大衛:威廉王來試試。

威廉王:好,開始。停!

大衛:打雞血了。

威廉王:停。好,來關注下,有沒有?

唐平女士哇,第一個就是。

威廉王:還真有,還是我能抽到吧。請大家截圖留念。

唐平女士還有那麼多幸運的戰友,恭喜你們,恭喜恭喜!

威廉王:恭喜大家!

唐平女士恭喜發財,喜幣來來。

威廉王:對了,被我抽到獎的別忘了給我一個喜Dollar。

大衛:咱們叫滅共喜紅包。戰友們看上面叫什麼呢?農場的普通義工獎項,500名已經抽完兩次了。那麼這樣,咱們把後面很多戰友、各個農場提交的視頻、精彩的節目,請導播切換一下。然後唐平團隊可以在這兒稍微等候下七哥,好吧?稍後見。

唐平女士謝謝!

大衛:好的,全球的戰友們,咱們滅共有理,反共有才。咱們馬上進到(注:郭先生回到直播)七哥回來,七哥回來,七哥你再不回來,老弟要自己去演片了。好,這樣吧,七哥,您先抽兩口雪茄,我把這個獎給抽完,然後交給您好吧?因為後面一堆兄弟姐妹等您。

郭文貴先生:好了。

大衛:咱們快速(抽獎),導播我現在說開始,七哥再不回來我就廢了。停!好,讓我們看一下哪些幸運的幸運兒,我們是農場普通義工獎500名,大家可以看到馬上截屏,基本上來自各個農場的都有啊。

抓緊時間,開始!停!好,戰友們趕緊截屏大家搶紅包,七哥已經回來了。日本櫻花、澳喜、秘翻、紐西蘭,好多農場基本上都有,英喜,好,都有,紐約香草山,日本銀河。下一個開始,這也是最後一個獎,停!

滅共有理啊,反共有才,新中國聯邦喜紅包,大家看一下這些幸運兒戰友們截屏,再次向大家表示感謝!新的一年身體健康,萬事如意,跟著爆料革命,跟著七哥2022年繼續幹老共!好,那麼剛才很多戰友們在後臺大家辛苦了,如果不等到七哥回來,大家就把我一頓胖揍了。下面交給我們的滅共明星七哥跟大家一起分享,感謝導播!感謝我們的團隊,謝謝!

郭文貴先生:回來了。

唐平女士:回來了。

大衛:七哥麥沒打開,別急。

郭文貴先生:好好。這一波回來這太興奮了,今天最辛苦的就是剛才我們看到大衛兄弟,還有Qmay、唐平、威廉王是吧?說青藤、Ryan、我們的墨鏡、小白太辛苦了,太辛苦了!真的是這個歌唱出了奇跡,唱出了神跡。我不知道你們剛才都說了啥、怎麼評論這歌的,唐平老師你太偉大了,我現在我真覺得我是歌星。

唐平:我剛才說的,我說之前你是在提前一個星期,也就給我們這個任務的時候,我當時覺得我其實心裡是在有點打鼓的:可能嗎?然後您從來沒唱過現場真唱過歌,對吧?就是現場唱歌,因為現場跟錄音又是兩碼事。俗話說得好,臺上什麼1分鐘台下10年功,就您沒有正經的經過一個訓練,但是我覺得今天,這是我有生以來看到最好的現場,最好的一個靈魂歌者,一個最好的靈魂樂手是我們的Qmay。對,今天搭配的配合得完美,而且這就是神跡,我覺得沒有道理可以解釋的清楚這件事情。神跡,這是我看到最好的現場。(注:眾嘉賓鼓掌)

郭文貴先生:真的嗎是假的?你說實話你跟Qmay、威廉王你別忽悠我,這借著忽悠七哥把自己……

唐平哭的不行了,七哥太激動了,哭的…..真沒想到,真沒想到。

威廉王:七哥剛才我使勁誇您著,您沒在太可惜了,我再誇您。我就說呀,您今天上午的這個,哇我的天呐,現場是我見過,我有生以來聽過的,最好的。然後我從來沒有聽過一個人能用自己的靈魂、自己的真心去去唱歌,這麼能夠直接用靈魂打動別人的那些根本就不用任何的技巧或者是任何什麼的,都是扯淡,就是能直接一張嘴,就穿透你的心,那些讓你就不行了,哎呦我天呐,哎呦我這哭的啊,然後一直腿在抖,就是那種激動啊,那種一張嘴我就開始特別的激動。我沒想到,我真的沒想到,七哥第一次現場唱歌能唱成這樣,我覺得真的是有神助,真的。

唐平:我跟大家爆個小料,威廉王哭的時候,他像個小孩子那麼哭,“哇~”那樣哭,那我不同,我是那種默默的流淚,他不是,他不要。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我Qmay,Qmay得講講,真的是我覺得,還有Ryan,代表你先生,你代表一家人。(注:Qmay開始說話)沒聲音Qmay。

Qmay:現在呢?現在可以了嗎?

威廉王:好,可以了。

Qmay:好,為什麼我一說話就會有鋼琴的聲音?感覺有點詭異啊。對,我和Ryan就是從高中那會,我們不是,但我們不是高中認識,後來認識的,我們都喜歡聽搖滾樂,搖滾樂就給我的感覺它就很直接,而且很個性,每一個歌手每個樂隊他都有自己很鮮明的一個風格。

其實作為音樂學院裡面學音樂的我來說,就會覺得好多東西它是和我們傳統教育是很不一樣的,為什麼西方搖滾樂它能夠有這麼強大的生命力?還有包括其實西方的古典樂它也是,但是就說到唱歌和樂隊這種衝擊力來說,我覺得搖滾樂給我的那種衝擊是影響是最大的。然後我們倆認識也是因為不斷地在聽這個,組樂隊,然後我要跑過來,然後聽很個性的那種音樂。

所以我們對這種什麼所謂有一些音不准、技術瑕疵完全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它其實最重要的就是真,我說我自己想說的話,我沒有任何顧忌,我就是要把我最想展現給大家或者我的思想、我的性格最直接的展現給大家講。那種力量我覺得不是說技術和那種包裝它可以達到的,是完全,只要有真,它那些東西都可以,不可能戰勝真。對,(氣氛)沉默了,讓青藤說兩句吧。

唐平:青藤,青藤你來分享兩句,你是一直在現場的。

青藤:我現場我剛剛已經說了,我是真的被感動了。但今天七哥又成了我的榜樣,因為我一直覺得我也屬於那種不太會唱歌,但是我唱歌就唱那種首先能夠打動自己的歌。我覺得我最愛唱歌的地方,就是在可能在浴室裡,唱歌的時候先去用歌打動自己,你覺得如果你這首歌能打動自己。但是我覺得今天七哥唱歌真的是在用心唱,在用情唱,我覺得那種真情實質你動人的地方。但真的首先第一點是這個歌打動了你自己,然後你才能把你自己內心的情感表達出來。

所以我覺得剛才小唐姐說的那個靈魂歌者,我覺得真的是,我覺得真的是,我今天體會到。我在現場感受可能很多觀眾是感受不到的,因為七哥的排練我也在現場,今天的演出完全跟當時排練完全都真的是高很多,我感動的真的是,好多人都哭了,所以我真的是感受到了。

Qmay:對,我再說一下我們當時演出的,就《甜蜜蜜》前面是,因為只有我自己,我還編了一下。因為我郭先生,你看我也是沒有譜的,我經常彈琴都不用譜,就是靠耳朵聽。很多時間,我不是彈那種古典樂彈的很好,我很多時候喜歡什麼聽什麼,然後就彈什麼。在《甜蜜蜜》最開始我進來的時候,我還編了一下,大概寫了一個和絃,然後編了一個前奏,但是郭先生進來之後就完全最直接的和聲,最直接的彈法,最簡單的那種表現方式,我就覺得要把他的唱,怎麼說?最原本本的給它體現出來就夠了,不需要太多修飾。

唐平:對。還有一個我補充一點,實際上就是我聽歌手唱歌,聲音,我是對聲音比較敏感,就是一個歌手他其實最重要的是他的,從錄音的角度來說,最重要是他的音色。然後七哥最早他唱那個豫劇的時候就聽到那個音色了,那個音色覺得就是一個天生的搖滾嗓,絕對的。那個金屬的聲音,它是一下子就跟針一樣,就一下會紮到你的肉,紮到你的身體的那種感覺。所以首先他就具備了一個搖滾歌星的的天生的,得天獨厚的這種音色。所以在這首《塞北的雪》中間不是有一段rap,威廉王說。

威廉王:行了,這個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你知道吧?這個小唐姐:你這個不行,你聲音沒心兒啊,重新錄。就這個8句RAP,我錄了個兩天,天呐,怎麼都不行。“你看看人家七哥,人家聲音再小,人家聲音都有心兒”,對吧?唉呦我就在這默默流淚,哎呦我天呐!

唐平:然後威廉王說,我還是當一個寫詞的挺好的,我不做跟聲。

威廉王:對,我說還好,我是個創作型選手,要不然我直接下崗。音色是真的好,音色好沒煩惱,太棒了!

唐平:然後七哥錄這首歌也就唱了3遍,很快,這是最快的錄音棚的歌手。

威廉王:而且不得不說七哥之前,之前錄音都是一句一句話錄,對吧?之前是再往前……

唐平:最早一個字一個字的錄。

威廉王:最早一個字一個字的錄,然後一句一句錄,現在一首歌一首歌錄,而且只錄三遍就能夠挑出來,然後就能夠製作好。一般專業的歌手也就是錄三遍。

唐平:我得錄30遍。

威廉王:所以說七哥其實來講在唱歌上來講已經達到了這個專業的音樂人歌手的水準了,這個是我們從專業的角度上是這麼評價的。

唐平:只不過七哥之前自己不知道。

威廉王:是的,我們沒有告訴七哥,怕七哥驕傲。

唐平:然後真的,你看這一發不可收拾了,真的靈魂歌者是怎麼來的?就是它是這種音樂帶來的這種精神力量,他是這種力量太強大。

大衛:這樣唐平,唐平Sorry,七哥,老弟今天得罪人了,我要給大家提醒時間了,因為我們後面還有好多團隊,那麼這也所以大家怪就怪我了,所以唐平咱們控制一下時間,因為我後面幾個農場戰友也在等候,我們後面還有很多機會和大家來分享。七哥我冒昧了,您有沒有跟他們幾個分享的?

郭文貴先生:你先讓他們幾個說完,我再一起說,Eglise幾個說完。

青藤:大家抓緊時間,每人,還有蒼天,一人一分鐘好吧?快一點好吧?謝謝!

威廉王:好,請Eglise醫生。

Eglise:好的,首先七哥新年好!因為大家都在講您今天早上唱的《塞北的雪》,我是聽了一直在我腦子裡轉那個旋律,同時我是因為前面都是行家在評論,我是以完全外行的觀眾的角度來評價。您當時的演奏的風格和穩健,但是您好像已經是排練了很久,而且您的演唱的就是颱風,可以跟有一個人可以比,跟Louis Armstrong就是美國的著名的靈魂樂手。不是他特別穩,他一邊唱一邊說,然後你也是一邊唱,唱完了第一段又去找第二段,然後他跟大家說、跟觀眾交流。因為颱風,就特別是個大家的颱風,是個真的是大音樂家、大靈魂歌手的颱風,特別佩服!您是天生的天生的音樂家。

威廉王:同意,完全同意。

青藤:Nick請。

郭文貴先生:你們先說。

Nick:行,好。戰友們好!我就反正今天七哥唱歌的時候,我覺得沒有幾個人能控制得住,尤其是鄧麗君是說完那段話,然後七哥《一簾幽夢》一上來,我覺得誰能懂?只有戰友能懂,這是我最大的感受。然後我看我們群裡面也是,大家都稀裡嘩啦的,對吧?今天水特別多。

然後我還有30秒,我自己計時,然後我在這個過程中也唱了一歌,錄了一首歌,然後卓瑪姐給我放了出來。我就想跟七哥說一下,我是在2020年的第一屆《我是音雄》的時候參賽了,然後我當時海選的時候,我就是唱鄧麗君這首《漫步人生路》,我當時沒有任何想法,我就一句話,我就是說想把這首歌送給七哥,就唱一下我們自己的感受,作為一個戰友。

裡面幾句話我簡單摘要一下:在您身邊路雖遠未疲倦,伴你慢行一段接一段,路縱崎嶇亦不怕受磨練,願一生中苦痛快樂也體驗,不用計較,快欣賞身邊的美麗的每一天,確信美景良辰在身邊,讓疾風吹啊吹,儘管給我們考驗,小雨點放心灑,早已決心向著前,謝謝!

郭文貴先生:哇!

威廉王:這是詩人啊!

郭文貴先生:我都想馬上唱一下了。

唐平女士:蒼天大哥。

Nick:脫了。(注:開始脫外套)

唐平:蒼天大哥,蒼天大哥。

蒼天饒過誰:好好。我首先祝七哥及全家虎年快樂,全家闔家健康平安!前面這些都是專家級的,我這別多說了,再一說了就班門弄斧了。但是我只是感覺到七哥唱歌是用心,我只感受用心。很多歌手這是以唱歌為目的,而七哥是以用心、真正的發自內心,這是我的最終感受。不管做什麼,但是我們不要忘了我們的初衷,滅掉共產黨,跟隨七哥跟隨爆料革命,謝謝!(注:眾嘉賓鼓掌)

郭文貴先生:好,你們都說完了,該輪到我說了,大衛總導,我現在我來說一下,這段我們需要的時間多一點,因為今天整個的英雄,咱們很多人都愛,很多人發資訊:一切榮耀歸上帝,一切榮耀歸上帝。都在這麼說的時候,可我們生活中見到的是一切榮耀歸自己,好的都是自己的,壞都是別人的,是吧?永遠是這樣。

我從來不贊成這句話,一切榮耀歸上帝,如果一切榮耀歸上帝,共產黨的罪惡歸誰呢?是吧?這很簡單的問題,我永遠我是逆向思維。一切榮耀歸上帝,這些新疆大屠殺歸誰呢?臺灣人活在恐懼當中幾十年了,誰替臺灣人發過聲?除了出賣臺灣人,哪國不是為了利益啊?包括美國。

我跟美國任何人聊天,我問他我說:“臺灣今天的恐懼和臺灣香港人的悲劇、新疆的大屠殺、西藏的自焚,哪個不是你美國的資本的支持?你不支持共產黨它就不可能到有今天!” 是吧?

那既然一切歸榮耀歸上帝了,那是不是一切錯誤上帝也要(負責),為啥發生呢?就像佛教一樣,我是佛教徒,佛教、佛祖那麼偉大,不能有性生活,不能有淫亂,是吧?Eglise醫生看到人家肉體被切割一段一段的時候,Eglise就想那佛祖在哪,為啥讓好人都死了,年輕輕都死了,壞人咋不死呢?

那是張高麗這麼大歲數了,還給人家玩把人家彭帥的第一次給拿走了,彭帥到現在還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給她談心,一個女孩子怎麼能說出這樣的事呢?這屬於個人的隱私,是吧?你怎麼這樣?我愛他,我把我的第一次都給了他。現在還執迷不悟,這歸誰?是吧?我認為該歸誰就歸誰,我是佛教徒,我這個佛教徒要說不信邪是真的,我是信萬福萬神的。

今天我能唱這歌,我是首先第一個最感謝的就是唐平,就沒有唐平,當初我就絕對沒有今天的郭文貴。她在我現生活中扮演的比上帝重要,我說的就是心裡話。我大過年我不是胡說八道,大年三十。如果沒有威廉王當初就是給我帶歌,就是我這個歌,就威廉王,你看唐平老師,這是中國人老是,反正離自己近的都不是好東西,能看得著摸得著的都不好,人家家的好,人家的老婆、人家老公好,是吧?

人家威廉王第一次《滄海一聲嘯》,就那個歌給我帶出去,就把我給我才練出來,我很多練就聽到威廉王的起來的,如果沒有《滄海一聲嘯》那個Rap,我就沒有那個興奮激情。雖然唐平有時候好想說“這是我寫的”,是吧?但是我相當不承認,我認為主要是威廉王寫的,是吧?咱該歸誰歸誰。

今天蒼天兄弟在這呢,他有漂亮的女兒Ada,他有漂亮的老婆,你問他她的漂亮是哪來的?蒼天一定老說我閨女長得好看那是因為我。不是的,真不見得有漂亮的爹就有漂亮的閨女,我跟你說我見的多了是吧?

就像宋祖英,你說宋祖英,宋祖英有幾個孩子誰知道啊?東弟只拽過人家胸罩,他不知道幾個孩子。我知道宋祖英有仨孩子,仨孩子是仨爹的,宋祖英的父親是非常英俊的,他母親是個很普通的農家婦女,但是就出來一個宋祖英,咋的了?是吧?

這是你這人你看事情都一定要這麼看,就沒有這個就不可能有後來。那時候Qmay在後臺,Ryan還在後臺呢,他當時聽了七哥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地摳呢。但是這麼多的事情,最後今天的鋼琴,沒鋼琴就完了,我感覺就絕對出不來,就絕對出不來。你看我練了幾天,這三天了吧跟Qmay?就是說還每次都讓我感覺,哇塞,這可了不得,我能提升,但是就今天Qmay就往那一坐,琴往那一推,就我真的就感覺往上飛的感覺,往上推的感覺,來了感覺就,像剛才Eglise說我這有這個星范兒。

音樂,音樂音在前樂在後啊。Music繆斯女神的第一句話就是說:我們是上天給我們的歌唱的本能。能把跟石頭講話、馴服獅子、馴服魔鬼、停止戰爭,那是什麼呢?

就是今天Qmay在現場這個鋼琴你們真的是沒有人能…..今天青藤太幸運了,就墨鏡、小白、現場的甜甜,還有包括Ryan,今天他們絕對是見證了一場神跡。

我不知道,現在你讓我回去,Qmay能不能彈出這樣的琴?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唱出當時那種感覺出來,就是這種感覺“啪”就給你出來了,這個起源於什麼?回來又得說,為啥我說一切要歸唐平呢?

前天晚上唐平發給我鄧麗君這個視頻,我只看前段沒看後段,我是昨天到了辦公室,Qmay說:“七哥,你看看唐平給你發的這個。” 我說:“前頭放這個嗎?是嗎?” 我看了。她再放後段一下把我看傻了,當場就把我看哭了你知道,我昨天是下午才看。我說:“這個太好了!”

一下子感覺就不一樣了,就不一樣了,我在唱這個《一簾幽夢》的時候就不一樣了。怎麼唱了?(注:唱)為何我要~哎呀,完了這找不上來了,唐平老師你給我來弄一下子(注:唱)為何我要滅共~為何……我又唱不上來了,說著說著找不到調了。

你看這就沒了,你看沒有Qmay在這兒,她不弄一下子,就這個時候特別的包括“誰能懂”就能懂這個。我真的在廁所裡唱了上千遍不止,就是轉“能懂”這個彎兒,但是叫我找到感覺就是這個視頻,就是唐平就是神來之筆呀,就把鄧麗君這段兒給弄出來了,我就來感覺了,這就是當時我最感受深刻了。

你說如果現場沒有一個Ryan,就是Qmay的老公,給我們睡得那麼好的老公,是吧?你說旁邊要是個路大腦袋會是啥樣?你想過沒有?我真想過這個問題了。當時唱的時候就想,我說今天要是路大腦袋在這兒,這歌就砸了。如果是Qmay睡了路大腦袋,今天“哢哢”兩口痰,然後攬著個破吉他,那就徹底完球蛋了,是吧?砸了,七哥就唱不出來了,那我不知道唱成啥樣了呢。

我一點兒(沒)誇張一點兒,我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我就這麼感受的,這是我絕對沒有唐平沒有這一切,唐平睡了個好男人威廉王,而且是七哥當紅媒。我閨女老跟我說:“爸爸你千萬別亂點鴛鴦譜,你凡是點的鴛鴦都是錯的。” 但是現在證明爆料革命七哥的鴛鴦譜點的是對的。

你看看,你想想他作詞,這是共產黨嘴裡邊說出來“不專業人士、非專業人士”。你說他大爺了的,這個共產黨就邪惡到什麼程度?你共產黨生下來當共產黨是專業嗎?張高麗玩兒那個宇宙無限大是專業嗎?你說習近平當這個總書記你是專業嗎?啥是專業呀,我就沒搞明白,他就沒搞明白啥叫專業,就拿這個來侮辱人家。恰恰他不專業能搞出這些來他才偉大嘛,對吧?就這麼簡單的道理嘛,他就寫出歌詞了,而且他還和唐平睡在了一起,到現在我跟他倆沒見過面。

你Qmay跟我們的Ryan,Ryan你沒見過,Ryan這個人是兩東混血,是山東和廣東混血兒,長相、性格就甭說了,兩東混血,這個長頭髮,然後混血兒。你說他要沒有他(倆)這個默契,這個把握不住的。那就跟漿糊一樣了,聽到我唱聽不到鋼琴,聽到鋼琴聽不到我唱,那就完了。

就說路大腦袋他每次彈吉他,你見過我讚美他彈吉他嗎?他每次一彈我趕快關掉,我就受不了。那哪叫彈吉他,那叫砸吉他好不好?我腳丫子我在那塊兒我真的抽著雪茄都比他彈得好,我真的我很自信這方面,我用我腳丫子彈,我腳後跟都比他彈得好。他天生就沒長著那個音樂細胞,是吧?我是天生有音樂細胞,但是就被這旁邊人、家裡人、包括學校砸得我就忘了。

就中國人反正就否定你,你根本就不會唱歌,你就別唱了,狼來了什麼什麼的。完了,我就真相信了我一唱就把狼引來了,為了自己的兒女、自己的老婆孩子安全別把狼引來,咱就不唱了唄。

結果發現來一唐平這兩對組合,七哥你不是把狼唱來了,你是把魔鬼唱死了,你唱吧。我給唐平說的時候,唐平說七哥你確定唱行嗎?就是我給大家小視頻說的,七哥要把鮑魚和榨菜搞在一起。關鍵是他們信我,就參與的人他信我他就這麼來了,第二天早上就把那個Demo弄來了,詞兒寫好了。

我就改了仨字兒從頭到尾,結果今天青藤還給我打出來,你仨字兒沒給我打上來青藤,我臨時改場,臨時改場,是吧?你這個盤古總經理行政能力有問題啊,你居然給我打錯了,然後我還……你說為啥我能唱出來?就是Qmay的琴一推的時候,完全讓我,就我一下子就一下子心就不是往上暈了什麼的,就靜下來了。就是這個鄧麗君那句話就在我腦子裡轉。

然後我唱《塞北的雪》的時候,就是我一出來一張口(注:唱)我愛你……塞北的雪……飄飄灑灑滿天遍野……這句沒唱,他沒給我打出來,我唱的是第二段,是吧?就是(注:唱)轟轟烈烈滿山遍野……哇塞,感覺來了!

然後你沒發現那個琴呀,Qmay這次是跟所有排練不一樣的,Qmay“啪”這個勁兒就上來了,就上來了,勁兒就來了,我接著就往下開始了。然後你看我唱的那個“打破千年的牢籠,喚醒了無盡的黑暗”,哇塞,我自己唱的感覺到不行了,這就不能停了,你知道吧?然後唱到“沉睡的心田”就不行了。

然後就是啦啦啦,一“啦”的時候就覺得我的媽呀這音樂咋這麼美呀?就覺得真的就像,真的是咱都成年人,就是Eglise你給解釋一下是不是生理上有時候屬於一種自由的狀態呢?就是到了那種千萬別停別停,不要堅持20秒,最好100秒,就那種感覺就來了,你那種就是一下子就是沒有男女就是自由放開的感覺。

所以說我今天必須說,沒有你們今天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被砸了50年了,是吧?你們最後就在一星期把我靈魂深處、把我身體深處一切給我弄出來。我特別感謝你們!千言萬語,我也不能道出七哥對你們的感激,來日方長,咱們繼續唱下去吧,謝謝!(注:眾嘉賓鼓掌)

唐平:謝謝七哥!

大衛:好的,感謝唐2團隊帶來精彩的傾情演繹!那麼七哥咱們好酒有最後一口,福根兒給您留著,你也給咱們戰友留著最後一個抽獎啊,30個戰友義工獎交給七哥,然後我們其他農場的戰友加入跟七哥的交流。好,導播準備一下,最後一個獎七哥您抽。

郭文貴先生:不是,這都叫我抽幹嘛?這是?

大衛:最後一個(抽獎),七哥,這是福根兒,福根兒。

郭文貴先生:農場普通義工獎開始!停!哎?沒停,停!所以現在墨鏡不受指揮了,咋弄啊?剛才沒說墨鏡,完了,反了,反了反了。

大衛:好,感謝七哥給戰友們帶來最後一份祝福,滅共喜紅包,這些戰友是我們最後的幸運兒,感謝文貴先生!感謝我們的團隊!感謝我們的導播!那麼大家記錄一下截屏,然後我們會有其他農場的戰友已經等候很久期待著七哥的互動,那麼稍後我就拜拜,七哥,交給其他農場的主持人。

郭文貴先生:太棒了大衛兄弟,你絕對是世界第一導,絕對是第一導,咱準備開個導演公司了下一步。

大衛:您讓咱幹老共肯定行啊,老弟肯定第一個上啊,沒問題。好,感謝導播!下面有沒有咱們農場的戰友準備好,後面是我們的五月花DC,謝謝七哥!五月花和DC農場。

郭文貴先生:好,謝謝大衛兄弟,謝謝,謝謝!五月花如水他們是吧?

大衛:對的對的,正在聯絡當中,戰友們正在往裡邊加入,往我們的導播間加入,大家稍等一下,七哥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聊兩句。

郭文貴先生:沒事,你們加入著,兩分鐘,我那邊兒年夜飯吃著呢,我說了你們先吃著,我去直播去,我去敬杯酒去我再回來,給我兩分鐘正好你們進來啊,容易嗎?不容易呀!兄弟,我這還有大領導給伺候好呢,你七嫂還等著我呢,我去給她敬一杯去,以可樂代酒。

大衛:好嘞,好的七哥,別著急啊戰友們。好的,戰友們我來催場啊,我來催場。請咱們5月花還有DC還有盤谷,Sorry戰友們,香草山的戰友們等候了,辛苦了大家。好,咱們陸續會有戰友們進來。

大衛:正好我說一下咱們紅包的兌現,整個兒我們今天新中國聯邦前面抽的這些紅包裡面,因為我們中間有幾次轉場打亂了這個順序,正常來說我們是會一氣呵成,然後在七哥和各農場互動階段,由各農場出來的戰友和七哥一起來抽的,但是我們都有這樣的準備,靈活應變,但是整個戰友抽獎都已經完成了。

那麼後面我們會聯絡上面的這些農場,有中獎的農場,那麼每個農場會列一個中獎的戰友的名單,然後和大姐一一兌現。我們的發放方式是以HDO喜美元,也就我們的所謂的喜紅包

那麼這裡呢,我們的大直播欄目組也特別為兩位特別的戰友也準備了紅包,因為他們不在咱們農場裡面,但是他們也是為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做了貢獻的,他們也是我們的戰友,所以為了公平,我們這兩位其實就是釗穎姐和海東哥。我們大直播欄目組也為他們兩位精心準備了紅包,也會有用HDO喜紅包的形式給他們兩位發放。本來是在剛才跟大家公告的,結果是順序打亂了,但是也會把這個消息帶給海東哥和釗穎姐,向兩位表示敬意!

後面我們聯盟委員會會把各農場的中獎戰友會列一個名單,各農場的負責人來認領給大家,按照順序我們會依次發放的,大家等候聯盟委會的通知,把這個新春的幸運帶給各位戰友,中獎的戰友,謝謝大家!

好,那麼就把我一個人扔這了,好勒?

現在是我們幾位元調整一下畫面,別著急,七哥馬上回來,敬杯酒就回來,辛苦了大家在後面候場。

女戰友(畫面左下方)跑得快你倒了,圖像倒了。

大衛:調整一下。

跑得快:怎麼搞的?倒過來了,咱倆頭對頭?

大衛:咱們現在是香草山的戰友們,帥哥靚女登場。

跑得快:這個是他們調的還是你調的?

大衛:歡迎大家!

工作人員:跟我沒關係,

女戰友(畫面左下方):倒看世界。

跑得快:導播是不是要調一下?

大衛:咱們這位戰友你自己嘗試一下拿電腦自己調換一下你的那個鏡頭,如果是手機的話,你切換一下手機的方位。因為我們的設備上有一個鎖屏,手機上有一個鎖屏,把鎖屏按Lock然後你再嘗試登錄進來可能就會好了,再試一試。我們是不是有一個鎖屏鍵沒有打開?

11:46:37 郭先生帶Snow出鏡,香草山戰友做問候和介紹

大衛:好,七哥一起回來了,Snow回來了,一起回來了,七哥來交給您。

郭文貴先生:Snow來了,Snow來了,給大家拜年!

大衛:七哥我下了啊,交給香草山的戰友們,謝謝!

郭文貴先生:香草山戰友們,哇,我剛剛給你七嫂敬杯酒,這一屋子人呐,然後Snow今天吃了4個餃子Snow。好,開始,請。

往後餘生:行行,我先說。我是往後餘生,今天開心參加新春大直播。郭先生您好,我先祝福一下戰友和同屏的香草山戰友,虎年吉祥,健康開心!那麼我們今天就請我們各位嘉賓從順著鐘的次序,大家先送上新年的祝福,每位一分鐘,然後請開麥,文博請您先說。

文博:尊敬的戰友們好!尊敬的戰友們過年好!七哥過年好!七哥今天給我們整這三首歌整的水太多了,我這是嘩嘩的。然後七哥我也是東北人,我也是東北人,吉林省四平雙遼的老家。

郭文貴先生:離我很近。

文博:很近很近。話先不多說,我來自香草山金融部,我先替我們金融部的兄弟姐妹們脫一個啊。(注:脫外套)

郭文貴先生:Snow,Snow你看看,

往後餘生:Snow今天一飽眼福啊。

文博:好,謝謝!

查理:好,七哥先給你拜年了,今天也就是虎年,我是香草山健身部我是查理,又叫慧明。今天非常非常高興,這是我第一次來上大直播和七哥同心同框,還有各位戰友,我覺得我很幸運,因為人生的第一次總是最難忘的,所以我現在正在經歷我人生特別有意義的第一次,所以我非常非常激動。

那麼同時我也想跟全球的我們爆料革命的兄弟姐妹們講,我們今天很榮幸我們6個人能和七哥同框同心,但是還有很多戰友還沒有這個機會,但是我想說,不管我們能不能同框,但是我們絕對同心,我們的心是在一起的。

那麼在這個農曆新年,就祝願各位戰友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我就不說恭喜發財了,因為這已經說了很多遍,我就想說 HCOIN TO THE MOON這比恭喜發財還要棒,謝謝!

正道主義小草:全球的在螢幕前的戰友們、朋友們、親人們、家人們、七哥、同心同框的戰友們,我給大家拜年,正道主義小草來自香草山給大夥拜年!我因為七哥搖滾歌星、搖滾歌王,開啟了滅以歌滅共的新浪潮,我今天也想唱一句(注:唱)新中國聯邦是我們的未來,正道主義讓人類純粹又自在~

我想新年的祝福我們戰友們挺多,我們最需要的,我衷心的祝願所有的戰友和家人、親人都能夠平平安安但,喜樂平安地度過2022年。可是我覺得紅魔不除,共匪不滅,我們所有的祝願都只是一個願望,我們需要以每天的義工的行動來實現,把共匪剷除,才能真正把祝願化成每一天的行動。謝謝!

女戰友(畫面左下方):好,給七哥拜年!給各位同心同框、全球的兄弟姐妹們拜年!能和七哥和戰友們一起直播過年,是我過的最甜蜜的一個年。然後回顧2021年,我突然發現就是七哥帶著我們這些戰友實現了一個新中國聯邦的正義的13579。大家會發現新中國聯邦在2021年度過了1周年,然後法治基金3周年,爆料革命5周年,然後七哥打造的喜聯儲還有G系列長長久久,這就是咱們新中國聯邦在2021年實現的一個正義的13579。然後在2022年咱們從甜蜜蜜運動開始把中共的喪事喜辦,因為只有Take down the ccp才是人類甜蜜的開始。好,謝謝大家!

跑得快:我是跑得快,已經跟隨七哥5年了,這是第一次和七哥同框,非常的激動,首先給七哥全家拜個新年,給全球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拜年了,謝謝!

(注:往後餘生開始說話)

郭文貴先生:往後餘生沒聲音了,往後餘生沒聲音了,還沒有聽到聲音。墨鏡,累傻了,墨鏡絕對累傻了,跟小白倆人就……

工作人員:喂?有聲音可以繼續說話。

往後餘生:可以說了嗎?

工作人員:可以,有聲音的。

往後餘生:Ok,行,謝謝啊!我剛才說是郭先生剛唱《甜蜜蜜》還有《一簾幽夢》《塞北的雪》,我也想唱給大家一段鄧麗君的《恰似你的溫柔》改版的。(注:唱)2002年的第一圈,中南坑擠滿了絕望的臉,現在開口道再見,就讓一切走遠……

完了。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謝謝啊!真的是,我覺得我們今天的歌聲真的是毫不誇張的說響蕩了全球。而且我覺得咱們戰友今年過這年,我可以說每個戰友都過了一個完全與眾不同的年。我們每個人都有著一個完全不同的一個過去的經歷,但是今天有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滅共的信仰,而且我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無苗有幣族。

這個意義你說這有多大你想想?你想想打了疫苗的人你都不能想像他還咋過這個年我都不知道。這個忐忑不安、精神不舍,你有啥啊?是吧?剛才我這下去,我這趕快去給我老娘上香去,然後中間趕快看看手機,其中一個咱們國內的,我的一個老朋友是原來中行的原來的副部長。

一個是姓張的家已經被抓了,還有周來振也被抓了,都15年無期。這是另外一個副部長,跟那王保安都是一期的,那時候了不得的。他說:“七哥你知道嗎?我是被他們關了兩年以後放出來的,我不是頭髮都白了,我一根頭髮都沒有了。”他說:“我看了你唱歌的時候,我們哭得一塌糊塗。你說我是在老家了,我爹是正部級,我混到了個副部級,為了撓上一個副部級正部級待遇,你不知道我啥事都幹了,你都知道的。”

他說:“我從那裡出來以後,現在看你直播,我這一輩子白活了。你知道最可怕是在哪裡?我回來了我還有氣喘,我家裡的孩子全打了3針疫苗,我就不知道現在下一步誰倒下?這還不如讓我在裡邊待著呢。”你看剛才他跟我說這個,這就激動的就不行了。

我說:“大過年的,我真的跟你說你很這麼長時間沒聯繫,你活著我就覺得是個挺好的消息,但是你說這東西我一點都不驚訝。”新中國聯邦讓大家最重要就是說今年這個年過得乾乾淨淨。

就我們剛才科學家,我下去了,我給飛飛說的時候,說宣佈重大的資訊,科學家說:“你告訴飛飛,我一定讓她活到世界上最長壽的年齡,和她的家人。你告訴英喜的大衛,我一定會讓大衛半點遺留殘(毒)都沒有,別的不敢說,咱這戰友我肯定能保證。”

這科學家說:“今天我們都哭得都不行了。”你知道都60多70歲的人了,就科學家,他說:“我覺得現在最大的對我過去的寬恕、贖罪就是參與爆料革命。” 這是剛才說的,我就又收不住了,是吧?我真的是又水多了。

吉林的,四平的,四平的,一看這是那種專削人的,是吧?一看這個。這就是今天兄弟姐妹們真的是,往後餘生什麼生,現在啥生,咱們是世界上最牛的人群,珍惜吧兄弟姐妹們。

跑得快,他一生就幹了個正確的事,跑到新中國聯邦來了,還帶著老婆孩子是吧?現在,你剛才,我們剛才上一組的,你看看我們的整個的老蒼家帶著漂亮的閨女、漂亮的媳婦,也跟你一起參加的,你發現了嗎?現在你看看咱們一家一家的人有多少?你也是一家一家的。咱們爆料革命現在真的是要救可能真的就救一家人,甚至救幾家人。

郭文貴先生:剛才上海的一哥們兒跟我說:“七哥,你知道我幹了個最好的事兒,我幹了我一生中我是最有價值的事,我就賣出去了2億劑假疫苗,而且都給打出去了,打都給打出去了。”

現在他說:“我死了我都不(遺憾),我不白活一回。我不覺得誰能搞兩億針疫苗。”救多少人?他怎麼得救個幾千萬人。我說:“兄弟你記住,你只要是你這個疫苗2億針疫苗你都打出去了,有證據,你給別人一針疫苗,七哥未來明年給你一個幣。你給一針疫苗,只要有證據,我就給你一個幣,我會想盡一切辦法,賣血去我都給你一個幣。”這就爆料革命!

你看看喚醒了一個戰友,這一個戰友能弄出2億假疫苗出去,我看到這消息讓我特別興奮,是吧?(注:眾嘉賓鼓掌)他原來跟我說:“七哥,江浙一帶很多都是假疫苗,你放心。”他沒跟我說是他幹的,是吧?郭寶昌拿他當比他爹都尊敬,我告訴你郭寶昌很多都代持他的股份,你別看郭寶昌咋咋呼呼的。

他把郭寶昌半點看不起,他說:“這個小子TM小氣的酒都是假的,給人天天喝什麼拉菲酒,全假的,後來整個小拉菲,都這小子整出來的,小氣至極,復旦出來的小丑。”然後他沒想到他的比親爹還親的人是咱爆料革命戰友。所以兄弟們你看爆料革命有多大的力量!說今天這歌把他唱得,他說:“七哥,這歌把我唱的真是哭得不行了。”

你看到,就是唐平、威廉、Qmay、Ryan、所有參與制作的,多少起起伏伏?《我是音雄》剛開始,到後來多少次?兄弟姐妹們,一定要相信自己,不要放棄。這就是今天最好的證明給大家了,不要放棄。謝謝了兄弟姐妹們!今天這個話說不完,謝謝了!香草山就是最好的一個名字,你們永遠別忘了你們叫香草山,謝謝!

如水:七哥好,大家好,進來了是吧?

北美教練陪練:七哥好。

如水:有聲音是吧?

郭文貴先生:有聲音有聲音,如水

如水:好的好的,七哥好,這一會大家在緊張說擔心不能跟七哥同框了,好像我們還有兩個在戰友是不是還沒有進來呀?那我們就先開始了知道七哥的時間特別寶貴,好,那我們就開始。

七哥好,我們同框同心的戰友好,七哥那我就先說了,好,首先祝我們全球的所有的兄弟姐妹新春快樂,那麼2021年呢我們走過了不平凡的歲月,跟著我們親愛的七哥,我們在爆料革命的路上在滅共的道路上在G系列發展的道路上取得了很多的進步,所以感謝所有戰友辛苦的付出,感謝我們所有戰友的團結大愛

那麼現在呢全球的滅共大潮已經是勢不可擋了,咱們的G系列喜幣H-Pay的to  the  moon,我們勝券在握信心百倍,那在新的一年裡祝願我們的G系列我們的喜幣在全球全面的鋪開,我們的G生態系列我們的資金池越做越大,全力滅共早日滅共,實現財務自由,那麼時間寶貴,下面把時間就交給我們其他的幾位戰友還有我們的七哥,那我們從北美教練陪練開始吧

北美教練陪練:大家好,我是波士頓五月花北美教練陪練,戰友們都叫我陪練,雖然今天是第一次跟七哥同框同心,但是我跟你有過密切的接觸,開玩笑,密切接觸我說的是第一次在紐約遊行的時候,七哥跟我擁抱過,回到家以後我腰疼好了,哈哈,……,開玩笑啊

認識七哥參加爆料革命是我一生最大的榮耀,我愛七哥,想到七哥我有時候就常常不能自已,就好像是有的時候就感覺我找到了一個失散了多年的親兄弟,我想全球戰友有千千萬萬個和我一樣的戰友,這些戰友有很多相似之處,就是喜歡七哥。

但是這些戰友們為什麼喜歡七哥呢?我有時候想了想,我總結出一句話,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為什麼大家喜歡七哥呢?就是因為帶領我們所做的事情都是我們大家夢寐以求想幹以前都想幹幹不了幹不成的事情,七哥帶我們幹,感謝七哥!

2022年,必將是不平凡的一年,2022年是滅共的關鍵年,是中共壽終正寢嗝屁朝涼的一年,我祝願全球的戰友們身體健康了、遠離病毒、滅共快樂,七哥,讓我們一起take down the ccp,謝謝

如水:好的,謝謝陪練,我們都愛七哥,愛七哥的心情都是一樣的,那下一個是我們的盤古農場的德華戰友,德華,請,謝謝

德華:七哥好,新年快樂,辛苦了哈,全球的戰友們大家好,2021年是個不平凡的年,好事連連,戰友們都不用我再多說了,望眼2022我們都知道有大好的未來等著我們,在這裡我們也希望還在猶豫的朋友們加入我們這個新中國聯邦,認清方向,掌握時機,順勢而為,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大門永遠為您敞開著。

我們也知道今天特別辛苦啊,七哥也沒有很多時間跟家人一起共聚,在這裡陪伴我們,所以說盤古農場我和亨利小哥特地為七哥編了個小節目,亨利小哥你準備好了沒有?我們把處女秀獻給七哥,(唱: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就像花兒開在春風裡,開在春風裡),謝謝,七哥,感謝

如水:謝謝德華戰友,其實德華戰友還有亨利小哥,謝謝你們今天的一脫,我想說的那個德華戰友你是不是可以把鏡頭轉到你老婆,我聽說你老婆在你旁邊也要脫的,而且脫的很多,要不要……

德華:我已經再三的鼓勵,她還是不肯入場,就是免了,下一次吧,我們把最好等在下一次

如水:德華的老婆剛才說她就在德華的旁邊,她在脫,而且脫的很多,好……亨利小哥,謝謝,請,亨利小哥

亨利小哥:尊敬的七哥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過年好,五年來,看著這張熟悉的臉,真的感觸很深呀,這裡只說兩件大多數人呀沒有想到過的事情,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個呢就是,是七哥第一次將中南坑的老雜毛們從那個神壇上拉了下來,讓大多數人知道了原來呀他們心目中的紅太陽偉大領袖也是上廁所的,也要放屁的,他並不是神,他每天並不是日理萬機、為人民鞠躬盡瘁的,真的,在華麗的外表下面是多麼的骯髒、邪惡、卑鄙等等,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呢,是七哥讓我們知道了一個超級富豪他的生活原來也是如此的簡單,他的快樂呢也來自於一個饅頭啊,一個小雞燉蘑菇啊,一個小狗啊,每天吃的並不是像我們想像中的海鮮鮑魚啊山珍海味,跟我們一樣有著豐富的喜怒哀樂,讓我們真正懂得了人活著為什麼,真的,這就是今天的幸福,跟權力和金錢無關,他來自於信仰和家庭,這是我今天向大家分享的,謝謝,再次感謝七哥,真的感謝。

郭文貴先生:我這聽不到聲音了,墨鏡。

德華:我也聽不到聲音。

郭文貴先生:我們聽不到如水的聲音了。

如水:現在可以了嗎?

郭文貴先生:現在可以了,現在可以了。

如水:抱歉抱歉,好的,我說謝謝七哥,另外我們還有兩個戰友,Dany還有Jesy,他們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能是技術原因沒能上來,那麼現在我們把時間交給我們親愛的七哥,大家都特別想聽七哥說話,好,七哥請。

121645七哥說我們在場的都有一個共同的心裡狀態,就是被共產黨給黑了,黑了幾代人,而且我們是渾身帶了一堆臭屎味沖了出來

郭文貴先生:謝謝啊,咱們五月花還有盤古農場,今天德華、陪練、亨利小哥這如水都是咱們老戰友,你們今天把第一脫獻給七哥了,就你們這身板老雜毛看了就很不悅悅了,你們可能是很少人看過共產黨的內部核心的,但是亨利小哥可是看過太多了。

這個我可以說我能講出很多中央領導的生理特徵,這有很多這些所謂的中央這些老雜毛們就像亨利兄弟說的,他也上廁所,是吧?他也拉屎他也放屁,而且很多人很醜陋的,都是有個小肚子,他天天喝酒,他吃,他就是散步、打乒乓球,都肚子很大,而且很醜陋,就這樣彭帥同志也把第一次給了張高麗,比她爹還大

就亨利小哥最早出來說話的時候,他講的話我是能聽……就像東弟、穎妹妹講話一樣,我是聽得懂的,我們經歷過,你說三座門,大多數人不知道,那亨利小哥知道三座門在哪兒,是吧?那北院從北門哪進去?西門是啥意思?南門去中華門是啥意思?戰友沒去過,還有東門是啥意思?東門從警衛局那塊過去,汪東興這樣的人,楊德忠這樣的人,東弟和亨利小哥他知道,是吧?

我們今天走到一起,我們戰友當中最最寶貴的是什麼?就是不同的個性不同的經歷,但都有一個共同的心裡狀態,就是被共產黨給黑了,黑了幾代人,而且我們是渾身帶了一堆臭屎味沖了出來,到了外邊以後,我們互相之間都能聞到對方的臭味,但是如果你要知道對方的臭味就是我們共同的就是除臭的,我們要活得很乾淨。

就像海東兄弟、穎妹妹你看亨利小哥我們親身經歷的,你看德華呀你像陪練我不知道你像如水在國內你們經歷過啥我不知道,說不定如水也被人家講過星球故事,是不是?銀河無限大太陽無限大的,她只是不告訴她老公而已,是吧?也沒給咱說,那也有可能啊,是吧?

121905我們被剝奪了跟家人歡聚的權力;國家不屬於那幾個老雜毛;人類最大的財富是智慧;中共沒錢了就糊弄老百姓

郭文貴先生:這事裡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歷,就今天我就跟大家直播的時候,我就恨七哥的就是覺得這個能力不夠、時間太少,我現在真的家裡還在那吃團圓飯呢,亨利小哥知道我們山東人過年最重要就今天晚上,上香然後說高興的話,一家人坐著喝酒,就你七嫂子端著酒在那兒喝半天了,是吧?我是沒時間給她喝酒呢。

我還真是很少吃飯中間出去的,我吃飯就陪家人把飯吃完,我吃飯很快,我吃完我就去幹事去,因為尊重家人嘛就是一起吃頓飯,那今天最重要的一晚上這個飯就沒法一塊吃下去,他們還在吃,你聽著隔壁叮了咣當還在響那麼多人,老的少的。

這我作為一個山東人這個時候跟大家一起過這個年,我覺得咱們戰友這個家比我這個家大,我覺得戰友的事我覺得都不能回家,我的兒子閨女跟我也不能團員,我爹被扔在大街上,現在租房子住,哥哥嫂子連個……現在是大陸的早上,初一,這個時候是絕對我們全家在一起過年的時候,我們家每年這個時候家裡都是幾百口子,你去想想那個每年啥樣兒吧,磕頭,我們最傳統的就是給我爹我娘磕頭,然後我給我哥哥嫂子磕頭,然後我再接受這些孫子、侄子們給我磕頭,每年都這樣,就此時此刻就現在的時間,早上7點到11點,過11點都不行了,發紅包,在這之前,壓歲錢,可是我們被剝奪這個團聚的、和家人歡聚的、中國人春節最重要的意義的、我們在一起。

我真的希望所有的戰友們能明白,我們今天站在一起就是為了回去能跟家人歡聚,那個國家不屬於這幾個老雜毛控制的,就十幾億人的國家被這幾個老雜毛講那種彭帥的什麼“宇宙無限大”的故事的人控制著,唱歌他能唱過咱嗎?音樂,今天你聽到了鋼琴了是吧?你們都看到這實力了,能把七哥這樣人變成一個今天能唱歌的人,那你說中國人有多少個七哥?我不信……有多少個七哥?咱不要說都是,就有一億這樣的七哥,你說對人類的貢獻文明有多大!

我們但凡有點兒、長點兒知識的人都知道,人類上最大的財富是什麼?不是你有多少礦,也不是你有所謂的什麼新疆啊、西藏啊、喜馬拉雅之水,最重要的是人的智慧,人的智慧只要能開啟了,那是無窮無盡的大的智慧,這人你才能上月球,人才有今天的直播、電視技術。

所謂改革開放是啥意思?就讓人、就從豬圈裡邊兒換到另外一個豬圈裡邊兒,叫改革開放。你沒有封鎖閉國,你改什麼革、開什麼放啊?然後又講了30年,你看共產黨沒有一次國家元首出訪不講一句話的,“中國將繼續改革開放”。然後一沒錢了就糊弄中國老百姓,我們將金融打開、國際合作。

122229七哥當年如果跟董宏合作,可能王岐山不會搞他,但他待在國內早成灰了

郭文貴先生:哎,亨利小哥你們最有感覺,你聽了多少年了你還記得吧,沒有一年不講這故事的。他大爺的,從來私人能有開銀行嗎?能搞金融嗎?就連海通和方正證券,我也只能當二股東是吧?大股東是北京大學李友、王恩哥這幫孫子,海通是江家,這當年的李長春家,朱雲來,這是最牛的,是吧?朱鎔基,清官,王岐山家。

現在你看到王岐山的馬仔被抓了,就這一個董宏就弄了那麼多錢,還是在廣東弄的,你說廣東那時候的董宏和到了北京秘書長的董宏、和當了王岐山大馬仔中紀委秘書長的董宏的權力,那咋比啊,亨利小哥?如果那時能掏幾個億的話,那後來貪幾萬個億都是一句話的事兒,亨利小哥你太清楚了。

董宏跟亨利坐在那兒啥都不用說,一句話不用說,亨利坐在這兒,我請銀行的行長來吃飯,田國立、田惠宇、康典,是吧?然後說完了以後,然後就啥都別說吃完飯,亨利小哥就拿一張紙“我需要貸款,我準備去‘亨利 to the moon’一個項” ,多少錢?500億,百分之百不會超過一星期,有人給你寫,什麼評估報告啊、專案,都給你寫好的,都是上去給你弄好,一群小孩兒加班加點兒給你弄好,然後這些小孩兒全會被消失,該到哪到哪兒,你永遠不能再提這事兒,是吧?亨利小哥就拿到500億了,然後亨利小哥就成了中國企業家啦。

剛才那文喜他在中國搞企業的嚇得半死的,就擔心要工資、貸款要債,活不了,你是靠心血賣命的,那到時間就得殺的主兒,你養肥了不殺你殺誰呀?是不是?連馬雲都殺你算老幾呀?就我說這亨利小哥你最有感受的,你說那董宏他多少錢?他要多少錢……董宏跟我坐在盤古龍壁前邊兒,董宏啊,我約好的下午兩點到,結果是我真的中間有特殊的事情,我是從西山往回趕,我晚到一個小時,董宏提前倆小時到的,就在那個盤古龍頭那塊兒抽雪茄等著,見我以後你知道他跟我說什麼:“文貴呀,我這等這麼長時間見你,咱有共同的哥們兒,你也知道現在,是吧,這個岐山這個樣子,你們倆沒有什麼恩怨,他的事兒你交給我我能說服這老爺子。” 他原話,“聽我的,你做大做強,內定馬雲未來當國家副主席,出一個新的榮毅仁,你就是第二個呀!非你不選!就你這形象、你這能力,能蓋這盤古。” 他說:“你知道我所有的哥們兒說 ‘ 盤古的日餐廳和盤古的大樓、和郭文貴這個牛得一年能蓋出盤古,能建當年的裕達,20多歲,這樣的人你培養出在國際上啥形象?’ ” 董宏說,你要多少貸款你誰也別說,你就給我說,我給你立項——叫立項,先立項——我給你立項,然後從國開行這個來支持你。

國開行就啥?就是國家政策銀行,政策銀行,亨利小哥什麼?就一切都是“參謀長吃西瓜——軍事需要”。張高麗搞彭帥是因為張高麗的政治需要,都是正確的,啊。亨利小哥你最有資格說這話了,我說七哥說的是靠譜、實實在在的吧?我當時告訴董宏:“我特別感謝!” 我也挺感動的,就這樣人物那時候在北京城誰見一面都恨不得把爹媽都貢獻出去,是吧?我說:“董宏,我一個專案不要,我也不要貸款。” 他說:“我聽說你在農行有一個50億的申請貸款?你申請就來100億嗎,是不是?做大點兒!然後呢不行的話這樣,你收購幾個,像那個什麼馬化騰這邊兒我和他說,這騰訊你都進去;海通的事情你當第一大股東,然後找個人代持,加在一起咱多弄幾個小股東不就行了嗎!” 我要跟董宏當年要是合作,可能王岐山不會搞我,但是只要到今天我要在國內,我早變成灰兒啦,我早變成灰了。

122700七哥爆宋祖英的料;祈福

郭文貴先生:就共產黨這個邪惡,亨利小哥我在這跟你說這話的時候,你陪練我不知啥背景,陪誰練哪?他要是過去陪著彭雷練球,嗯,陪練就厲害了是吧?愛德華,你要在國內你要陪著祖英同志,你幫她戴過胸罩,那你這事兒你麻煩大了是吧?現在誰拽過胸罩,郝海東跑了你可跑不了,搞你是吧?不是開玩笑的是吧?

你去想想亨利小哥,你知道宋祖英一個人身價不是幾十億呀,你主明星唱歌咋唱出幾十億、上百億,她買黃永玉的畫50萬一尺,到那兒一畫,來個50尺、100尺的,來個《蓮花塘》,然後說:“《蓮花塘》我送給領導,領導屬猴兒的,這蓮花咱跟猴兒放在一起啊?” 黃永玉啪啪就寫出來了,是不是?“咵咵”寫上詞:這特麼世界已經老了……唉,這特麼世界已經變壞了,我也變老了,然後下邊署著“猴戲蓮花”。哇塞,50萬一尺的畫宋祖英拿走了,那宋祖英得畫成啥呀?她給你寫個幾百萬的畫,得給她啥?你如果再拽兩次胸罩,東弟再流點兒水,是吧,你想它是啥代價呀?老佛爺、就所謂的江澤民搞了,你說你誰算老幾呀?

宋祖英是2010年、是2011到鄭州去演出,當地省委書記、省長、鄭州市委書記給裕達,“哇塞,今天晚上祖英可能走不了,可能要住裕達。” 喔噻,市長沖過去安排啊!最好人家宋祖英就愣沒來。去哪了?黃河飯店。不是咱們鄭州那黃河飯店,是黃河招待所,亨利小哥,是在黃河招待所,毛主席南下、毛澤東南下、江澤民南下中央招待所,去那兒去了,3號樓、1號樓清空給宋祖英,你省委書記哪有這待遇啊?他們幹啥?你說共產黨這幫兒流氓,省委書記、省長、市委書記、市長、公安廳廳長、政法委書記,跟狗一樣的忽悠過去,警車開道。如果宋祖英否認說:“我根本沒跟老佛爺沒睡過覺,你們別這樣兒。”是吧?傳謠言槍斃個球的了,叫金什麼升的啊是吧?她是默認了嘛!關鍵是她到河南演出誰給她說話,江辦的人打電話:“啊,小宋去河南去演出,安全上要有點保障啊,生活上要照顧一下。”行啦,亨利小哥你懂得這個。

後來那個誰、你們知道抓……當時是鄭州市的公安局的副局長還是,黃保衛,我山東老鄉,後來黃保衛那是一個我們山東到河南、唯一山東人在河南打出天下的,是過去空軍飛蘇-30的一把手,那個人真是個我們山東人、就你看到亨利小哥這塊兒、就跟他一樣兒,人特別好這個人,屬豬的,跟孟建柱超級好,跟孫力軍超級好。就這麼個人,混了河南省、鄭州市政法委書記,最後被抓了吧?完了,全完了!他一家人都是好人,真的是好人,不是說因為我朋友,他真是好人!他全程參與,所以我知道這細節,他說:“我們被叫去了,我們這書記省長說 ‘黃保衛,你給我整好啊,江辦親自打電話,小宋去河南演出,啊,安全上有保障,生活上要照顧。’ ” 他說:這不得了了,裕達全酒店轟動啊,趕快準備好宋祖英來,真的是比那吳儀來還大發,結果人家來都不來。

就那一次啊,這裡以前她住過很多次,她每次住在那兒,就地下室就忙活了,就是經常給戒嚴,亨利小哥你知道,領導搬著什麼古董啊、什麼洛陽的什麼這古董啊、什麼剛抓的什麼盜墓賊啊都來了,當時的交通廳長石發亮給宋祖英真的是、就是那個什麼金馬車,喔噻,從地下室給送上去,就趴在那兒一個個給人家介紹,這就是小宋。

今天談到小宋了,這小宋同志也屬豬的,今年看來不太順啊,是不是?屬豬本來今年挺好的。我就講這一點兒這個事情,你就知道共產黨邪惡到什麼程度,有邪惡到什麼程度這個國家。我昨天我還在現場、我給QMAY、還有甜甜我們在一起吃飯,我說:“我在美國當狗,我都不在中國當皇帝去。” 我就公開這麼說,就那個國家民族已經被這些人強姦了、就是這個70年、100年,你都難想像人心糊塗到什麼程度。

就是剛才我說咱這哥兒們,關了兩三年出來了,不是頭髮都白了,是頭髮一根兒都沒有了,回來看全家孫子啥的都打上疫苗,不知道誰倒下。所以說今天特別陪練兄弟、愛德華兄弟、如水、亨利小哥,這咱們幾個七哥說這,每句話發自內心,咱們用時間去驗證,可幸的是開心的事情我們不是其中一份子,我們活著出來了,我們還是無苗族,我們還是有幣族。

我時間真的不行了,我現在這樣,咱一起,咱們來為全世界的75億的……你看這戰友剛才又給我發資訊,又是他,我估計正在看直播呢。

一起為75億人類的同胞、14億新中國聯邦的同胞、臺灣同胞、香港同胞、新疆、西藏同胞、爆料革命戰友及所有的家人們祈福!我們祈福全人類都能躲過共產黨的疫苗的這種大屠殺,疫苗的所有的延續災難,我希望世界更多人民成為真正的有幣族,而且有喜幣,未來還有躺幣,而且我非常有信心。就像我今天你們看到七哥能把歌唱這樣一樣,今天我覺得唐平總結得很對,這是神來之筆。我認為上天站在我們這一邊,萬佛萬神來幫我們,一定在2022年儘早滅掉共產黨!每時每刻的所有世界大事的發生都在有利於我們,咱現在一起來祈福,謝謝!(注:三擊掌)

郭文貴先生:兄弟,剛才我沒說完,你們這個五月花、盤古農場把你倆的首脫獻給了七哥,七哥把2022年農曆年的首個祈禱和你們一起度過,跟爆料革命、跟新中國聯邦永不吃虧,只有得到,不會有失去。

你看過去的五年,再看未來50年,你不信走著看,莘縣陽穀縣搭縣,這不是吹牛的。

就像我唱歌前不到一星期我跟唐平說:我們要把鮑魚和四川榨菜放在一起,還得讓你吃得倍兒香。今天的歌就唱出來了是吧?

特別是大家要記住《我是一簾幽夢》鄧麗君這個歌就值得我們每個人學習,中國有奇女子,難道不能有奇男人嗎?我們一定就是那個改變中國這個糟粕的歷史、共產黨的邪惡體制最關鍵的男人和女人,真的是……

(注:唱)我有一簾幽夢~你看這調,亨利小哥你說實話七哥這歌今天唱的咋樣?我說完了,你們幾個再說幾句評價評價啊,然後咱們今天結束,謝謝!

如水:好的,那我們從陪練先說。

北美教練的陪練:好的。七哥這說的我感覺我真的有點兒聽傻了,七哥說得太好了!七哥原來那些打榜的歌,說老實話我感覺沒有特別的,沒什麼感覺從內心深處有多麼多麼的震撼,今天唱的這幾首歌兒我說老實話,真的是把我唱哭了,太好了!七哥,謝謝七哥。!

如水:好,謝謝!那德華戰友。

德華:七哥唱歌大家都知道對不對?是搖滾王,但是我的感受是七哥用他的生命在唱歌,是用他的真心來唱歌,所以說大家都聽得非常激動,用七哥的話說 “中”!謝謝!

如水:好,謝謝!那亨利小哥。

亨利:七哥,跟巴菲特吃頓午飯的時間需要花費幾百萬美金啊,那我們每天看到七哥在這裡給我們太多太多的,每一個人通過他不同的閱歷、不同的年紀,我們得到了不同。我真的在這裡邊真的發自內心的講,這四五年來真讓我感覺重新活了一回,連我這麼算是見過(世面)的人真的感覺重新活了一回,這是太值得了,我一直想說這句話,20年以後、30年以後回家以後跟我的兒兒、子子孫孫吹牛皮的時候,我會說我當初真的是跟對了人做對了事,這是我今天最想說的。謝謝!

如水:好,謝謝,謝謝亨利小哥!感謝七哥把和家人團聚的時間給了我們戰友。其實七哥每天都讓我們感動的,那麼今天七哥的這幾首歌曲他更是感動了我們所有的戰友,感動了世界。七哥一直是唯真不破的,這幾年七哥也讓我們大家看到了許多許多的真相,那尤其是現在面對著這個病毒還有疫苗的這個災難,七哥讓我們這些絕望的人類看到了希望,讓崩潰的人類得到了拯救,讓黑暗的世界再見光明。

非常感謝七哥!這裡七哥的時間是非常寶貴的,那我們在這裡就再次祝福我們親愛的七哥、七嫂、我們同框同心的兄弟姐妹們、全球的同胞們新年新氣象,繼續傳播病毒和疫苗的真相,拯救更多的同胞!早日滅共,全家團聚、平安健康、喜幣完滿!謝謝,謝謝大家。!

郭文貴先生:謝謝 我在此感謝、再次感謝墨鏡、小白,還有現場的我們的甜甜、青藤、Qmay、Ryan!特別感謝我們英喜農場大為衛總導演、我們1818、我們卓瑪都在現場呢,大家太辛苦了!今天太多戰友辛苦,太多太多戰友辛苦,戰友們你們辛苦了!

就是千萬記住,忘掉你的辛苦是最大的享受,如果你要記得你的辛苦就太痛苦了,是吧?如果你認為這是享受你就不會感覺到疲勞,就像我一樣,我覺得我很榮幸。除了我在過去很少時間跟家人不在一起過年的,我是第一次在這種過年這種情況下和戰友們同時過年,這是我的幸運,我很幸福。

就像我今天唱的《塞北的雪》,我覺得一定要記住,咱們的戰友現在就像滿山的大雪洗淨這個骯髒的大地,這個特別重要。我們的歌詞威廉王寫得太好了,我再唱一遍。

我愛你,滅共的雪

轟轟烈烈滿山遍野

你用自己那無瑕的身軀

淨化被謊言籠罩的世界

你把真相傳給了人間

喚醒了無盡的黑夜

沉睡的心間

啊啊啊

我愛你,滅共的雪

戰友們,你看看七哥的幹唱,是吧?這感覺就來了,是吧?咱們這雪叫洗淨大地,今年這個雪唱的絕對把習太陽絕對唱暈頭了,他最想老這樣一下《塞北的雪》,把自己兒時和他們戀愛時的浪漫整到全世界去,這樣咱一整咱先浪漫了,就差四天是吧?就差四天咱就浪漫在前邊兒去了,這就屬於咱們戰友的。

再次感謝所有的參與這次新中國聯邦2022年虎年大直播的所有兄弟姐妹們!今天還有很多戰友沒有上節目的,咱們到十五的時候咱們再來一次好不好?謝謝兄弟姐妹們,抱歉了、抱歉了!謝謝、謝謝、謝謝!新春快樂,平平安安!謝謝,謝謝! 新春快樂!平平安安!

眾嘉賓:謝謝七哥!

12:42:11 重播直播片斷:郭先生演唱《滅共的雪》

12:51:19 視頻《滅共的雪》

******END******

溫哥華揚帆農場七哥直播聽寫組

聽寫: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英國倫敦喜莊園:胖丁

溫哥華揚帆農場:米小樂

溫哥華揚帆農場:棒媽

溫哥華揚帆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紐約香草山農場:蘭草(文泉)

紐約香草山農場:月野兔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兮(我❤戰友)

紐約香草山農場:酸酸乳(文少)

紐約香草山農場:西林1

澳洲喜農場:潛水艇2020

西班牙巴薩喜悅農場:笑笑

紐約香草山農場:貝貝

溫哥華揚帆農場:蔚藍之境

溫哥華揚帆農場:靜心耕耘

溫哥華揚帆農場:百鳴jpqg

新加坡獅城農場:pride(文豪)

華盛頓DC農場:YIMING(文鳴)

紐約香草山農場:某某(文成)

溫哥華揚帆農場:愛狠Love7(文友)

校對整合/要點提取: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紐約香草山農場:林禮

紐約香草山農場:月野兔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溫哥華揚帆農場:shuang

總校對: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紐約香草山農場:月野兔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溫哥華揚帆農場:shuang

整合發佈:

溫哥華揚帆農場:shuang

全文發佈稿審核: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