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可医生:配偶、子女、父母死亡,此项为100分,当家人去世对人的打击是最大的,所以设为100分;离婚也是一个大的打击;失业的分值必不高,因为失业后还可以再找工作;配偶不忠与失业相差无几,家人生病43分;怀孕40分,这是件高兴的事,但是也有可能带来负担;
有些是喜庆的一些事,其实也有可能也存在压力。比如说新婚,其实压力是很大的,生了孩子,压力也很大,升职,例如文耀你现在是一个新的农场主,是一件好事同时也是一个压力。
像我自己去的五年,我有很多的时间点都是100多、200多的得分,失去了两个亲人,那段时间在心理上至少一个月以内是比较难以平复的,在失去亲人的情况下一般6个月左右可以平复下来,如果走不出这段低潮期,会有麻烦。
因为我曾经听到过很多离婚的妇女,离婚以后三到五年得癌症,因为她们没有走出心理的低谷,评估分值一直很高,而压力又影响着免疫力,所以一些癌症基因就表达出来了,所以很惨。女性离婚后要带着孩子、照顾老人,还要工作,其评估得分要一两百,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进行心理治疗,有时候睡眠不好的一定要进行药物治疗,不然的话免疫低下,身体肯定会垮掉。
那你现在来看一下,这个表有没有一些地方让你觉得很奇怪?
文耀:有啊,比如说换工作和好友死亡是差不多的一个分值,而且夫妻争吵的分值这么高,新的贷款项目也就是欠钱吧,这都是三十多分。像这个夫妻争吵应该是经常性的吧,尤其在墙内;还有新的生活环境、和上司不合,这也是经常发生的;工作时间增加、工作量加大,这项是20分,我曾经每日工作工作量几乎在十四到十六个小时,我那样工作了十年。我必须说那十年我回首挺痛苦的,但是还好,我还没有抑郁,但是我想可能和那个时候年纪轻,还有一些其它的爱好可能有关系吧,但是的确是很累,那是真的。那你想给我们指出哪个方面更特别呢?
麦可医生:其实就是一些生活中的小事,当它们加在一起的话,一下子是100多分,
文耀:可不是吗,比如说财务危机、夫妻吵架、工作压力还有子女开始不在身边,新的生活环境、和亲家长辈不合,这些加起来就超过100分了,从医生的角度来说,100分以上就已经需要专业治疗了,是吗?
麦可医生:起码要注意,避免这些争执。
文耀:可是生活中为了避免的话,如果一味的逃跑或者避开,或者有话不说这个可能也不太健康吧。
麦可医生:所以西方人是不和长辈住在一起的。
文耀:那么要是夫妻之间不合那怎么办啊?
麦可医生:那就要坐下来谈,长期不和的话,两个一起得癌症,不行干脆就离婚。
文耀:我觉得您的意识很超前,因为按照我们中国人的古老习惯是叫做“劝和不劝离”,,但是您是从健康的角度考虑,如果合不来的话,不如各过各的,还对方一个健康、快乐的生命,而不要绑在一起,而这实际上也是和七哥这些天说的,我们新中国联邦人的生活理念是相同的。
麦可医生:所以有时候,他们说为了孩子,其实孩子看着你们每天争吵,孩子的分值也很高,一个家庭的还在也只是一个表面的现象,其实不是一个健康的家庭,还不如离掉,这是我的看法。
文耀:您说的有道理,与其绑在一条苦海的船上,一着边际地飘着不如真的切割一下,自己重新生活。
麦可医生:对,关键看一下婚姻的基础还在不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说当初结婚的动机不是很美好,就是为了很多利益的关系,那肯定没戏,还不如离掉。
文耀:您这个上观念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很超前的,因为我自己的先生是德国人,说实话,我们这么多年的婚姻我真不记得我们有吵过架,但有讨论过问题。但是像电影上那种大吵大叫的我真的不记得,所以我觉得夫妻间就像您说的,这个基础是非常的重要的。您刚才提到,如果有问题要主动去求医,有的时候要改善睡眠,如果单纯改变睡眠真的会有很大的帮助吗?还是说只是改变的方面之一呢?
麦可医生:因为通过充足的睡眠使我们的大脑能够得到恢复,第二天,大脑可以控制我们的情绪,可以克制住自己,避免一些冲突。
文耀:这方面我确实有感受,我回国的时候就有发现国人的戾气很重,比如说在公共场所,有的时候不小心有肢体方面的碰撞、或者说有一点点的意见不合,你能够看到国人在公共场所情绪的宣泄,比我们在西方社会看到的更为激烈。所以曾经有一度我很不理解,我们中华民族是比较内敛的,我们中国人是比较能够隐藏自己情绪的,但是,我发现我在国内见到的国人,彼此情绪的宣泄比西方社会要强烈的多得多。
所以就和您列出的这些数据是有关系的,墙内人的压力非常大,首先就是一对年轻夫妇养四个老人,这就是医药上的困难;在公司里工作上和老板的不合,我记得又是20多分;夫妻间因为经济上的压力如果再加上争吵,我想这些就要达到150分了,也就是刚才你说的需要就医的一个上限了。
麦可医生:再加上房贷、车贷、不断的跳槽。
文耀:如果工作上与老板不合,那怎么解决呢?要是换工作吧,但是新的工作又有新的压力,那么从心理医生角度来说,一般你们都是怎样来疏导病人的?
麦可医生:其实这主面要看自己的适应能力,如果你能将就就将就,实在将就不了那一定要换工作,所以有时候生活就是很困难,要么你适应它、要么你就可能被生活压到。

CRH: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ortic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CRH),其主要作用是促进腺垂体合成与释放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

ACTH: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dreno-Cortico-Tropic-Hormone是维持肾上腺正常形态和功能的重要激素。它的合成和分泌是垂体前叶在下丘脑促皮质素释放激素(CRH)的作用下,在腺垂体嗜碱细胞内进行的。

麦可医生:焦虑如何影响我的大脑,而且影响我们体内荷尔蒙的分泌,生活中的一些重大事件或很多的小事件、聚集在一起的话就会让我们形成一种紧张的感觉,这种紧张的感觉其实受作用于下丘脑的一个部位,其中里面有一部位叫杏仁核,它有调整情绪的作用,当这个部位受到冲击的时候,会通过HPA轴进行传导,这个轴通过下丘脑产生分泌物CRH,作用于脑垂体,脑垂体再分泌另外一种激素ACTH,最后到达肾上腺,这是一个应激反应,应激是指当在生活中遇到一些大事时人体内产生的正常反应,但是如果这些激素过度分泌的话,会引起内分泌的失调。
文耀:情绪变化以后会影响到脑丘体,并影响到大脑的内核,如果长期处于情绪的严重波动之中,在 n 年以后,当老的时候会不会诱发阿兹海默症这一类的症状呢?
麦可医生:目前尚无这方面的统计,但是可能会因为这些压力导致脑的萎缩、脑区疲劳、脑损耗,就是脑区不断地受到了一些特定的刺激,大脑的每个区域都有分工,有调节情绪的、有负责行为的、有负责记忆的,负责记忆的是海马体,海马体受到影响会导致记忆力下降。
文耀:国内所称的老年痴呆症,这个名字有歧义性,并有歧视性,所以我们还是用医学名称,阿兹海默症,我有发现患有阿兹海默症的这几位年长的阿姨以及亲戚,年轻的时候脾气比较火爆,都是那种一点就着的脾气。您讲到情绪方面对大脑的影响,我不知道我这种联想是否有根据,那像您说会导致海马体缩小,而海马体的缩小就阿兹海默症最明显的征兆之一。
麦可医生:所以呢一个人不是不能很冲,一点就着,因为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只能发泄出来,
文耀:所以有的时候说性格决定命运,我想可能在这方面是比较有适合的。如果我们情绪一直都得不到控制,对自己的身体也是没有好处的。

麦可医生:长期的焦虑会引发精神上面的一些症状,如诱发惊恐,往往是突发的,没有预感,会觉得心跳加速、出汗、手抖、有失控快要死去的感觉,一般十分钟左右就可以恢复,但有些人无法承受,一定要药物治疗,这往往是长期焦虑的一个后果。长期焦虑还可以诱发抑郁症,但是如果是忧郁症病人他不一定会焦虑,但焦虑的人一定会忧郁,临床上是这样的。
文耀:免疫力下降以后容易感染、身体弱、易癌变,而且七哥说过2022年是最糟糕的,也就是说最糟糕的还没来啊。所以我觉得今天这台节目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我有感受到周围战友们的焦虑,所以今天请来麦可医生替我们梳理一下,让我们首先意识到我们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麦可医生:长期的焦虑会导致内分泌失调、皮质醇激素增高,皮质醇的增高会给荷尔蒙的平衡带来负面作用、免疫力下降,容易感染、体弱、癌变,因此我们要用药物来增强免疫力。
文耀:我想请问一下内分泌失调,除了刚才说的那几点以外,像便秘、身体莫名其妙的长一些疹子,等等的这些问题会不会也是有跟这个有关系?
麦可医生:其实我觉得用中医来解释比较好,就是有不通畅,毒素淤积在体内,但对西医来说皮疹都是一些病毒的感染。
文耀:因为我个人有这方面的经历,我有几年工作特别的辛苦,每天加班的时间很长,压力也很大,我就记得在那一阵我除了睡眠不好以外,曾经最痛苦是有长达一年的时间,一天大概只能睡着两三个小时,然后其它的时间就都是醒着的,白天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晚上却又长时间的失眠,我现在都不知道那几年是怎么过来的,那段时间我后背长满了疹子,奇痒无比,医生给的些药也不管用。
但是后来我自己发现可能是我情绪有关,当我和先生一起去澳大利亚休假,离开了工作,离开了那个环境,时间比较久一共六个星期的假期,就发现从第二个星期开始,我睡眠也好了,皮肤也好了,像个健康人一样。但是当我一想到要回去工作的时候,我就又开始不开心了,身体状况开始不对了,所以现在回想一下可能还真的就是与工作压力、焦虑是有关系的。
麦可医生:所以心情影响整个身体的感觉。

发稿:德国纽伦堡正义农场—am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