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雅典娜速记组
编辑:朝花夕拾

长岛哥:你们过去都是法制基金的大额捐款者,你们原本是可以把这些钱去投资喜币,甚至可以用到新GTV投资去,也可以投资其它的能帮你们挣更多钱,但是你们捐到法制基金,法治社会没有1分钱的回报给你们了,但是你们却选择了捐款法制基金。

如水:

其实我觉得我们选择捐款。 我是这样认为的,这个钱在我们手里,它不管变成多少,它就是一个数字而已,还是那个钱。 在我手里或者我是相信在其他人手里,实际上就是说你翻了10倍,翻了100倍,翻了1000倍,它就是一个数字,那我们自己拿这个钱能能做什么呢? 就是说你可能会住个好房子,会买个好车,甚至你有你有湾流,就是你自己在享受这一些。

但是你给法制基金,那就是完全不一样了,那你捐给法制基金的时候可能还没有什么升值,就那么一点钱,但是在法制基金起的作用,那给你在你身上,在你自己手里起的,那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个法制基金,它属于是一个公益基金,它的未来是能解救中国人的,能让咱们中国人进行那种和平的革命,和平变革的,可以说一个非常合法的机构,也可以说是咱们新中国联邦的一个建国基金。它就是可以让中国人拥有一个,就是非常独立的这个法制系统,让中国人能有公平,现在大家也能看出来,它是属于连接东西方的桥梁。也可以说给中国老百姓一个大家来共同追求一个梦想和希望的,法治中国或者信仰自由的中国,就是大家的一个平台,可以让我们有法制,可以没有恐惧的活着。所以它在这边的作用,和在我手里面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这个意义更重大。 谢谢。

Rain:

我想分享一下,其实我这个捐款行为,应该是家族一直影响我的,就是从小到大我的父母,包括我爷爷奶奶一直教育我,要去帮助别人。你知道我的,其实我爷爷是西点军校毕业的,当时30年代他回到香港。 我们那个时候香港的第一任华人探长是我们的远方的亲戚。 当时我爷爷在30年代就已经有汽车,有保镖了,而且是启德机场的第一大股东,但是,爷爷不愿意拥有这一切,他希望就是为了祖国的强盛而回到大陆去干革命。 当然因为这样,也是在文革,对家里产生了非常大的一个挫折。可是我奶奶呢,还是一如既往地教我们怎么样去帮到别人。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当时比如说6.1儿童节,奶奶会给我们每一个小孩子发200块钱的红包,但是他会叫我们兄弟姐妹聚到一起。 说远方山区有一个小孩,他们没有钱吃饭,穿衣服上学,问我们愿不愿意把这笔钱捐给他,那当时我还很小,但是呢,哥哥姐姐都说可以同意,那我们就把我们所有的这些零花钱都捐了,那这就是从小到大,家里面一直教会我们要去帮别人,而直到我接触到了爆料革命,我才知道,原来中共的很多这种红十字会这种捐赠机构都是假,而且最终没有帮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而且最终的钱都是进了那些那些黑腰包,那些几个家族的口袋里面。 那是通过了7哥这几年的直播,他一直是以唯真不破,以他所有的事情去验证。

证明说他所说的是真的,他做的事是真正是在帮助别人的,所以我才会愿意说我相信法制基金是可以真正帮助到别人,这是我为什么愿意去捐法制基金,而且我觉得说帮助别人也就等于帮自己。 我们不能像共产党给我们洗脑,好像别人的孩子死跟我们没关系。 其实有关系的,就像我们看那些理财产品什么爆雷,好像跟我们无关,其实他爆的雷都是我们的血汗钱。所以我们必须站出来。 我们要支持爆料革命,这就是我为什么捐款法制基金。

发布:   tianzhihuan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TV直播1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