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何处是我家

图片来自网络

这几十年下来,她连抱怨一声的气力都丧失殆尽。前些年还能发出几声悠长的叹息,如今只剩枯瘦的四肢和弯曲的身形。曾经小脚的轻巧和迅捷,已经幻化成沉重和拖沓!一张千折百皱的脸镶着无神的双眼,模糊的视线里晃动着兴高采烈和趾高气扬的儿女们,孙子们和重孙子们!耳膜的周遭挤进了他们的吵闹声,以及有房,有钱,有车后故意拔高了音量的说话声。这一阵子更加夸张,因为适逢过年,以及举办了外国人来这里伸胳膊蹬腿的活动。老人干裂的嘴角抽动几下,好像谩骂着诅咒什么?看口型猜测似乎是说:“兔崽子”“王八蛋”。

她已经很少记起陈年旧事。那时,有力的双腿携着灵秀的小脚晃动在院里院外,村前村后。心里时不时渴望着遇到憨厚和淳朴的某个后生。 又常常因自己的美好的想法,禁不住偷偷笑出声。真的能时常地遇见村里穷得叮当响的木讷后生,可叹自己从未有勇气开口说话。更可气的是,笨拙的后生更是连放屁的胆量也没有。 “怂蛋”“笨熊”自己回家后总是在心里骂到上炕睡觉为止。

日子在苦挨中使自己的头发剪了又长,长了又剪。不知,村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不知,世界上马车的木轱辘已经长成充气轮胎的汽车。转机,是村头出现了两个陌生的年轻人。都是一身的戎装,同样的气宇轩昂,俱带着村里男孩不具有的心气和大胆的眼神,该看的尽管看,不在意时眼神迅速的收回。就是这眼睛的活泛,让村里每一个女孩心中的小鹿要跳出了嗓子。家里的土炕是无论如何都承受不了女孩翻来覆去的折腾,女孩子们失眠啦!

渐渐在一些人嘴里知道两个青年的区别。衣着较整洁,扣子发光,面料温和,脚蹬黑乎乎长筒鞋子,皮肤白嫩举止礼貌有加的青年名字叫“国君”。衣服布满褶子,扣子发黑,衣服料子阴暗,小腿上裹了一圈圈布条,肤色土黄黝黑,言谈颇随和的青年名字叫“共君”。

后来,一切是那么的天然呵成。女孩最终选择跟随稍微随和友善的共君,是源于共君身上蛮多的优点。比如能耕地架牛,这样能帮助爹妈伺护地里的庄家;比如能讲穷人翻身共同富裕的童话,这感染了已贫穷数十代的整村人;再比如女孩不再会有成为二房,小妾和丫鬟 ,这一条最重要,女孩子霎那间即将变成了正房(她没有想到,她不会成为小妾,丫鬟,同时也放弃指使丫鬟,小妾的权力和机会)。爹娘百分百同意,女孩百分之一万的赞同。

国君没被选择,不是国君没有力气拉犁耕地,也不是没讲好“春天的故事”,国君更能说会道,妙语连珠。真正的原因——女孩的小脚永远无法跟上,喜欢在舞池飞奔旋转的国君双脚。 女孩才不在乎自己爹娘的庄家的收成,她在乎自己今后的正房位置,更痛恨那舞厅里旋转的霓虹灯。这个秘密,女孩发誓今生不告诉任何人!

对那一年女孩的选择,耿耿于怀的倒是儿女们和孙子们。常常听见他们肆无忌惮的大声争吵:咱妈要是嫁给国君,今天我们就生活在台湾,去欧美旅游就不用签证,更有可能我们都生活在美利坚呢!这老太太当时咋想的?每当这时候,曾经的女孩就厌恶的看看自己往昔精美的小脚,却莫名的怀念自己骂了无数次“笨熊”的村里后生。不知他们是消失在国君和共君哪一次的争斗中,还是在共君砸钢炼铁那次充当了添加剂。

“一帮骗子,一帮骗子~~~~~”最近几十年,老人天天嘟囔着。开始的时候,好奇的重孙子还问几声:老奶奶,谁是骗子,谁骗你了?老人不做回答,慢慢不再有人关心老人说的骗子是谁。老太太不想,更不会告诉任何人,眼瞅着周围晃来晃去自己的亲骨肉们,偶尔,老人会骂一句“王八蛋”。

老太太何时开始唠叨“一帮骗子”。有一次,孩子们领着她去饭店下馆子。在九十年代,儿孙们的钱包不知为何鼓起来,村里饭店相继多起来,下馆子的频率增加。那一天,老人的耳朵格外的灵光,听见饭店服务员甜美的声音:先生,女士!你们喝白酒还是啤酒?接下来是哪个儿子选择了白酒,还是哪一个强势的女儿挑选啤酒。老人根本不在乎,因为当老人听见饭店服务员那声:先生,女士!你们喝白酒还是啤酒?这普通的一句话传到老人耳朵里,却似晴天霹雳。

老人脑子变得混沌不堪,又一片空白,她始终不明白我来饭店是吃饭的,为何要我选择啤酒和白酒呢?她的思绪瞬间回到村里出现国君和共君的那一刻。为何在自己怀春骚动季节,来了两个英俊的外乡人。这看似是主动的选择,自愿的选择。真实的情况是,选择题是强加给自己的,选择项是固定在国君和共君身上,村里“怂蛋”的后生是怎么被自己忽略了,不见了?

国君和共君时而争战,时而合作。七十多年前就合作过五次,最近几年又要合作。这些零散的消息,使得老人更加的烦躁不安。当自己昏花的眼睛在一则发黄的旧报纸上读到:国君也和共君一样可能来自东北更北一点,西山更西一些一个叫老毛子的地方。老人默默鄙视自己的小脚,没能踩到广州看看,为何“黄埔军校”有国君和共君的亲密合影!更加不能踩到台湾,看看那里今天的国君后代们,为何歇斯底里要和共君再次的合作!今天,老太太比谁都门清,都是骗子——一帮骗子!这个秘密她死也不告诉亲骨肉们,不是怕自己内疚和不安,是因为这些都是共君的孽种!

管它天有多红呢!茅屎坑的红光不也把自己的屁股照了七十年了吗!自己的儿女曾是红卫兵,今天孙子们又成了小粉红跑来跑去的。尽管也有几个优秀的人轻轻爽爽干干净净的去到外面的世界,他们才是希望!

老人唯一想找一找那“怂货”和“笨熊”后生的坟墓上,是否飘荡着昨日的淳朴和木讷。借用,毁了自己一生的小脚,挪动着走向旷野。

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一群骗子,一群骗子,一群骗子~~~~~!

发稿:mg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