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楊帆船農場 – 編譯:Cran

圖片來源:pixabay.com

在1月26日的美國潘恩電視台廣播錄音中,主持人托馬斯·潘恩和前對沖基金大師愛德華·多德發出了警示:大藥企可能最終會步入安然的後塵;保險業正在與大藥企就疫苗接種有關的人壽保險賠償問題醞釀著一場戰爭。下麵是錄音的要點。

對沖基金經理們正在談論著將大藥企做空為零。在過去的一周里,輝瑞和莫德納的股價隨著無止境疫苗接種的推動而呈螺旋式下跌。華爾街正在覺醒,對沖基金經理開始談論強制疫苗令是否正確。

這看來是多重欺詐;它起源於大藥企。隨之而來的是科技巨頭和主流媒體的協同努力和分享宣傳資源。如果沒有它們的壓制和審查,這場疫苗災難就不會發生。政府的腐敗為賄賂打開了大門以掌控權力。

FDA被迫授權疫苗令。FDA預算的6%來自大藥企。他們看到了虛假的臨床試驗過程,但仍在推進。FDA、CDC、NIH和白宮據說都參與中。

大藥企無視人們的死亡和殘疾,來幫助全球政府在疫苗交易中獲取回報。疫苗利潤和強制接種疫苗是成正比的。鑒於全球一半人口接種了疫苗,其利潤所得應該是增長了50%。這足以賄賂全球政府官員。然後,他們向1至3歲的兒童推廣疫苗,好像是為了最後一點市場利潤而踩下油門。這太瘋狂了。

似乎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登在撲克游戲一開盤就吆喝到“我全力以赴!”。未經證實的消息稱,傑辛達·阿登的網路從40萬美元增加到2500萬美元。假設大藥企給了她2500萬美元,讓她在500萬紐西蘭人中強制250萬人打疫苗。收入大概是2.9億美元。

不同於安然,其只涉及金錢問題而且在調查時已經造成了損害。但疫苗計劃仍在進行人們正在死亡和受傷。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情況,

被賄賂的政客們將會把矛頭指向大藥企的首席執行官。他們相互協調的蜘蛛網地圖將會顯示出真相。感覺被背叛的人將會向政客施加壓力來迫使他們坦白。他們不可能對此保持沉默下去而真相總會被揭穿。

不允許談論疫苗死亡是不可能的。根據Acorn保險的報告,第三季度的保險死亡索賠為1.11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3100萬美元。Swiss Ray報告2021年前三個季度的死亡索賠為12億美元。這些報告包括了疫苗和其它死亡數字。

隨著裂縫的出現華爾街正在覺醒。在某個時刻,保險公司會說他們不再支付疫苗死亡索賠。經過核實的一個人,其所得到的法庭文件上顯示:“這是實驗性的,你應該知道”。

大藥企的股價將會跌至幾美元或零。當調查大型制藥公司的疫苗投資收益時,保險公司將會發現大藥企的所作所為。有朝一日,保險業將會與大藥企開戰。大藥企將會面臨史上最大數額的和解和罰款。首席執行官們將入獄。

因疫苗死亡的數據遠未被報道。得知多少相關的人們死於疫苗接種是令人痛心的。據累計數據的保守估計,至少有13萬美國人死亡,到目前大致有40萬美國人死亡。這僅僅是個開始。

對沖基金經理們做空大藥企股票的速度越快,死亡人數就越少。各行業的疫苗強制在某個時候會崩裂。雇員們會發起集體訴訟,而律師們會為雇主們處理麻煩。如果對沖基金經理們翻轉屏幕做空大藥企股票,其結果將比監管措施更快。

對沖基金一直以邪惡的名義存在,現在他們可以成為英雄了。交易的靈感來自有關涉嫌假疫苗的信息。你只需要知道FDA試圖對公眾隱瞞臨床實驗數據,和FDA雇員不會被註射疫苗 就夠了。從常識上講,對大藥企選擇做“多頭”是支持法西斯和強制疫苗令。為了你自己的利益,應該去“做空”大藥企。

就像”安然“剛剛開始漏油一樣,大藥企開始漏油,它們的股價呈現螺旋式下跌。希望這一進程加速並得以暴露 FDA,CDC 和 NIH。像 Fauci 這樣的來自監管機構的廢物可以控制媒體和其它方面。當股票市場嗅到血腥味時,它將把監管機構推到台前致使他們不能隱藏任何東西。當人們看到真相的時候,他們就會反抗。

他們明白自己已經暴露了,一切都結束了,只是時間問題。越來越多的證據和擔憂正在顯現出來。他們想方設法掩蓋這個騙局。幾乎在一夜之間,他們試圖說“哦,冠狀病毒結束了”來以此終結。這可能是他們絕望的跡象。

上面的信息證明瞭郭文貴先生的早期預測。他是最早公開表示大藥企將會破產的人。

Source: https://paine.tv/listen-are-moderna-and-pfizer-the-next-enrons-former-blackrock-hedge-fund-guru-edward-dowd-paints-grim-picture-for-big-pharmas-vax-kings-while-big-insurance-appears-prepped-to-go-to-war-with/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編審/發布:s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