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杨帆船农场 – 编译:Cran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在1月26日的美国潘恩电视台广播录音中,主持人托马斯·潘恩和前对冲基金大师爱德华·多德发出了警示:大药企可能最终会步入安然的后尘;保险业正在与大药企就疫苗接种有关的人寿保险赔偿问题酝酿着一场战争。下面是录音的要点。

对冲基金经理们正在谈论着将大药企做空为零。在过去的一周里,辉瑞和莫德纳的股价随着无止境疫苗接种的推动而呈螺旋式下跌。华尔街正在觉醒,对冲基金经理开始谈论强制疫苗令是否正确。

这看来是多重欺诈;它起源于大药企。随之而来的是科技巨头和主流媒体的协同努力和分享宣传资源。如果没有它们的压制和审查,这场疫苗灾难就不会发生。政府的腐败为贿赂打开了大门以掌控权力。

FDA被迫授权疫苗令。FDA预算的6%来自大药企。他们看到了虚假的临床试验过程,但仍在推进。FDA、CDC、NIH和白宫据说都参与中。

大药企无视人们的死亡和残疾,来帮助全球政府在疫苗交易中获取回报。疫苗利润和强制接种疫苗是成正比的。鉴于全球一半人口接种了疫苗,其利润所得应该是增长了50%。这足以贿赂全球政府官员。然后,他们向1至3岁的儿童推广疫苗,好像是为了最后一点市场利润而踩下油门。这太疯狂了。

似乎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登在扑克游戏一开盘就吆喝到“我全力以赴!”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杰辛达·阿登的网络从40万美元增加到2500万美元。假设大药企给了她2500万美元,让她在500万新西兰人中强制250万人打疫苗。收入大概是2.9亿美元。

不同于安然,其只涉及金钱问题而且在调查时已经造成了损害。但疫苗计划仍在进行人们正在死亡和受伤。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情况,

被贿赂的政客们将会把矛头指向大药企的首席执行官。他们相互协调的蜘蛛网地图将会显示出真相。感觉被背叛的人将会向政客施加压力来迫使他们坦白。他们不可能对此保持沉默下去而真相总会被揭穿。

不允许谈论疫苗死亡是不可能的。根据Acorn保险的报告,第三季度的保险死亡索赔为1.11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100万美元。Swiss Ray报告2021年前三个季度的死亡索赔为12亿美元。这些报告包括了疫苗和其它死亡数字。

随着裂缝的出现华尔街正在觉醒。在某个时刻,保险公司会说他们不再支付疫苗死亡索赔。经过核实的一个人,其所得到的法庭文件上显示:“这是实验性的,你应该知道”。

大药企的股价将会跌至几美元或零。当调查大型制药公司的疫苗投资收益时,保险公司将会发现大药企的所作所为。有朝一日,保险业将会与大药企开战。大药企将会面临史上最大数额的和解和罚款。首席执行官们将入狱。

因疫苗死亡的数据远未被报道。得知多少相关的人们死于疫苗接种是令人痛心的。据累计数据的保守估计,至少有13万美国人死亡,到目前大致有40万美国人死亡。这仅仅是个开始。

对冲基金经理们做空大药企股票的速度越快,死亡人数就越少。各行业的疫苗强制在某个时候会崩裂。雇员们会发起集体诉讼,而律师们会为雇主们处理麻烦。如果对冲基金经理们翻转屏幕做空大药企股票,其结果将比监管措施更快。

对冲基金一直以邪恶的名义存在,现在他们可以成为英雄了。交易的灵感来自有关涉嫌假疫苗的信息。你只需要知道FDA试图对公众隐瞒临床实验数据,和FDA雇员不会被注射疫苗 就够了。从常识上讲,对大药企选择做“多头”是支持法西斯和强制疫苗令。为了你自己的利益,应该去“做空”大药企。

就像”安然“刚刚开始漏油一样,大药企开始漏油,它们的股价呈现螺旋式下跌。希望这一进程加速并得以暴露 FDA,CDC 和 NIH。像 Fauci 这样的来自监管机构的废物可以控制媒体和其它方面。当股票市场嗅到血腥味时,它将把监管机构推到台前致使他们不能隐藏任何东西。当人们看到真相的时候,他们就会反抗。

他们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一切都结束了,只是时间问题。越来越多的证据和担忧正在显现出来。他们想方设法掩盖这个骗局。几乎在一夜之间,他们试图说“哦,冠状病毒结束了”来以此终结。这可能是他们绝望的迹象。

上面的信息证明了郭文贵先生的早期预测。他是最早公开表示大药企将会破产的人。

参考链接: https://paine.tv/listen-are-moderna-and-pfizer-the-next-enrons-former-blackrock-hedge-fund-guru-edward-dowd-paints-grim-picture-for-big-pharmas-vax-kings-while-big-insurance-appears-prepped-to-go-to-war-with/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平台无关)

编审/发布:s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