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柯亭              

图片来源:GTV

2022年1月31日,文贵先生在春节大直播中回答长岛哥的问题时,首次提及早在被关押在CCP的清丰看守所时期,七哥就开始设计灭共的计划。(2:12:20 – 2:16:26)

长岛哥在提问时说:我们现在一起经历的不仅是灭共有条不紊,而且是节奏越来越快,感觉灭共就在眼前。第二,我们经历了G系列一路起飞,尤其是喜币。很多战友还不能理解喜币带来的意义。过去我们担心有好的机会时我们没钱投,自从有了喜币我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喜币产生的价值是无限的,你未来的决策是去投哪一个,而不是没钱投,我现在慢慢明白了。过去有人问我说:你离七哥那么近,你不了解七哥有什么想法吗?我说我真不了解,我跟七哥接触越多我越看不明白七哥的头脑里装了哪些东西;他未来3-5年还有一些什么想法,我完全看不懂。我想请七哥分享一下,你这个5年灭共,还有一些列设计、G系列,尤其是喜币的设计,不可能是你一时半会想出来的;一定跟你过去的精心设计有关。我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设计今天的一切的?

文贵先生回答说:长岛哥和很多其他战友问的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有认真回答过;今天是我第一次具体回答这个问题。

30年来我有过很多犹豫、这样那样的犹豫,特别是父母在的时候。孩子啊、家人啊、你七嫂,包括在国内很多的各种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在国内的几十年里我喝醉酒后就抱着我娘哭。只有我娘知道我为什么,我娘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哭,我娘就会看着我哭,一夜一夜地哭。我娘很清楚很了解我;我告诉我娘我不是这样活着的,我不可能把我八弟忘了的。我说我不可能跟这些人拉倒。

后来,我跟我哥哥有一次。我哭的时候,我哥哥跟我说所有杀害老八的人已经全死了,他全家都死了,这事已经过去了。

没有一个人跟我谈过,当时我八弟具体是怎么死的;都是别人说的,都不是目击者,所以都不知道具体细节。当时第一枪是对着七嫂开,然后八弟冲过来救七嫂,再然后另外一个我嫂子的弟弟去救他(八弟)时也挨了一枪。这个过程的具体细节,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后来有人找我说,所谓北京的那个密电,怎么要抓我啊。很夸张的是,这个事我哥哥告诉我的时候,说北京要抓你的时候,实际上第一天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想到是真的。他说你这个人你捐钱就是你的性格,但没想到你成了政治啊。我哥哥说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我哥说,求你啦兄弟,你再也别干这事啦。从中能够看出我给家人带来的恐惧,那个恐惧很可怕。

所以这个时候,我真的会想我该怎么办?我要不要准备?我知道我开始行动的结果。

但是,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我的计划,我在清丰看守所里面的时候就有我的计划;那个时候就计划出去后怎么搞关系、搞钱。那个时候有很多方案,有时间的话可以好好聊聊那些方案;那些方案是你们不敢想象的,都很有意思的,每个方案都能拍成电影

后来随着到世界各地见识到的人越来越多,经过变化我突然发现一个很核心的问题;特别是跟西方金融界接触之后,就发现一定要有钱、一定要有人,而且一定要有时机。后来就发生了。

参考链接:2022年壬寅年新春大直播

校对:Shi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