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澳喜cindy

近期中共国内从西安、河南到天津以疫情为由全城封城。从现场传来的很多视频的信息让我们似乎又回想起了2年前的武汉。到处充满着恐惧、无粮无菜供应、铁丝网封死了据说有染疫人的整栋大楼。如果说2年前大家对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病毒的致死程度还不清楚而导致的过度恐慌还有情可原。但作为此次的Omicron的高传染低死亡率的特性,西方各国在每天几万人被染疫的情况下依然开放各场所。而中共官方却声称:必须全员检测!而官方所报结果仅几十人染病。这令人不解的应对疫情到底背后有什么意图呢?

郭先生根据内部情报得知:西安列出了三十家富豪企业,一百二十家必须管制企业,这些企业都将被停业抓捕没收全部财富。天津大概三十五家必须收归的企业,大概二百家必须“共享财富”的企业,然后就到江浙,郑州已经开始。这就是共产主义社会运动式共享财富的招式。 一个城中没发现几个人传染,便能将整个城的人聚集在一起排队核酸检测让其相互感染。最后达到的就三个目的:我党能清零,让人们习惯呆在家里,同时达到宵禁管理的目的。

共产党几十年来一直在为实现全球的共产主义而和美国的某些超级富豪、法国最有权力的人、英国最有权力和最有钱的人窜通在一起,实现“共享财富”。也就是以为了80%的人“富有”的名义,把20%的精英财富无偿地得到。而且不是和平地得到,是通过法律强制性、暴力流血而得到。 然后进行财富再分配,当然他们分配到自己的极少数精英手里。过去的20%所有者的财富共产到几个家族手里,而不是共产到绝大多数80%人的手里去。

几十年来,中共几大家族为了成为全球集权政府,还不遗余力地培养西方的代理人。用西方各国贸易额5%的巨额资金返回給各国的重要政府官员、重要职能部门的掌权者、主流大媒体、大科技公司等在实施他们统治世界的过程中能为他们所用的人。仅澳洲每年2000亿美元的贸易额就返回100亿美元之多。

郭先生视频中提到的桥水基金的Ray Dalio跟王岐山是生死兄弟。他管理着上万亿美元的资产,他跟他儿子就是中共几大家族的“白手套”、“吸血鬼”。他现在就是拿钱干活儿,要在美国替中共搞“共享财富”。 他对中国人造成的伤害,远比一个国家对中国的伤害。他必将受到美国的审判!

正如维加诺大主教所言:这场全球政变,金融和意识形态的精英们已经成功地夺取了控制权及部分控制了国家政府、公共和私人机构、媒体、司法机构等。人们的基本的权利以紧急状态的名义被践踏。

为了建立一个地球独裁政权,实现世界经济论坛的大重置计划-联合国2030议程即一个全球共和国奴役每个人的世界新秩序的计划,他们使用非法的规则,邪恶的经济政策进行对自然权利不可容忍的限制。

面对这场全球政变,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国际反全球主义者联盟。把那些参与政变的责任人送上国际法庭。让人类从这个最糟糕的独裁统治及恐怖于一身的政权中解放出来。

编辑:cindy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