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银河系农场|骄子

Cumulus Wolke, Lechtal, Österreich

往城市边缘开,一直走,一路都有一朵云,如果方向不变,可以一直追着这朵云跑。一下子出去几百里地,那朵云还是会悬空在原来的地方,好像一步也不曾走过似的。天快黑了,人也倦了,云还在天上。沙漠公路尤其如此,一天开几百里地,外面都是相同的景象,除了沙还是沙,除了路还是路,走一天有时候都碰不上一个人。人类多么渺小,一天行走的路途有时候比不上一朵云的移动。沙漠里走得时间长了,人会抑郁,不仅是沙漠,雪山公路,初见时盛大开放,震撼到激动不己,但是沿着那条公路一直开,很快就会厌倦。因为一成不变会伴随一整天,伴随几百公里的旅途。

后来高科技发明了一个东西叫做无人机,在空旷的地面升起无人机,然后随着它的视角,人可以看到更远,看到更高。以前无人机不在民用范围,很多奢侈的享受都叫做直升机观光。七哥直播里说军方的人带着他去看共产党在昆仑山的祭坛时,就是军机安排的。飞到一定高度,视野就会开阔不少,看到的也就更多。人类生活的地球其实从视野高一些的地方观看,美妙无比。四个平民登上太空去,看到的地球,就是如此。在电影电视中,甚至地图上,我们看到的地球都超过了我们原先认知的那一小块土地。遥远的外太空一直被蒙上一层神秘的光环,因为人类要到达那里,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科学家终其一生研究的课题,在我们这个时代,有了让平民登上太空的可能,并且已经有人上去了一趟,费用也并不高昂,只用了100万美元,这都比不上北京一套房贵吧?况且这是四个人的费用,一个人平均是25万美元,更便宜了。这四个人中,剩余三个人的费用且都是那个富豪来赞助的。

在高空中看到的云彩,像棉花糖一样,飞机飞到平流层上空,正好脚底下就是云彩,厚厚的一层,铺满在脚底下。可惜靠窗的位置永远只有一个座位,整个过程都可以观看云彩。和平时在地上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是朵状的,大团大团簇拥在一起。人不能踩上去,因为人有重力,会掉下去。孙悟空有筋斗云,那朵云可以带着他到处飞,他踩在上面一点都不会有重力,他获得的是绝世轻功。每次梦想像孙悟空一样踩着一朵云游来游去,总归就是要离开地球表面,哪怕是一寸。最爱看那些拥有魔法的少女,或者骑着扫帚,或者坐着飞毯,或者驯服了一头巨大的飞龙,别提有多神奇了。作为一个地上的人,却在羡慕飞鸟的翅膀,向往一望无际的天空,总觉得天空一无所有,但好像应有尽有,无论阴天晴天还是雨天,抬头就能感受安慰。

今天人类拥有的天空似乎很宁静,无论人们向往的是什么,每个人都可以抬头看看天空,天空里是干净的,不像战争时期天空里总充满着战斗机,充满着大炮的浓烟,轰炸的猛烈味道。然而地球上这场中共病毒和疫苗的灾难却弥漫在大地上,久久不曾褪去。两年了,人们被时不时地圈禁在家里,可以随时看到头上的天空,但那个天空很小,是自家窗户的那么小,不能出门看到更广阔的天空,更全面的云朵,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居家令,甚至出门买菜都得小心翼翼的。很多独裁政府对不接种新冠疫苗的人都下了强制令,尽管最高法已经驳回了拜登的疫苗强制计划,但仍然有不少极端的做法。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曾经我们能够一步踏上的新鲜空气,如今都要拿口罩来遮住,为了安全,为了防止病毒感染。

人们在这种高压环境下,几乎不能生存,人是群居动物,人类之间永远需要互动,互联网可以做到一部分,但面对面的沟通那又是一部分,目前人类的科技还无法做到在网上视讯像是身临其境一样。最简单的就是,网上开会和平时开会是完全不同的,网上开会只能听着,但平时开会可以做很多事,比如和旁边的同事小声说话开小差,或者稍微使个眼色啥的,哈哈。所以,在中共病毒两年以后,越来越多的国家放开了限制,不再需要限制,不再会强制核酸检测,强制打疫苗,人们还是恢复原来的生活状态。这也是始作俑者共产党,最不想看到的,毕竟这个中共病毒可以对人实行网格化管制,再加上新冠疫苗已经打了不少人了,几乎就要统治全球了,只是往往在最后一刻,事情发生了转机。

几百公里追不上一朵云,一会儿就能厌倦一条路,因为人始终在地面上,能够到达的远方是有限的。人们对天空的梦想,对飞行的愿望,对更大更广阔的宇宙探索,是挡不住也不可预测的。拿中共病毒和疫苗妄想把所有热爱自由的身体和灵魂都圈禁起来,好比把盘古龙头给罩起来,人怎么能就此罢休呢?真正的龙怎么能被这个罩子罩住呢?阻止他人做某件事,而放任自我随意戕害人类,这是共产党邪恶的一贯手法,地球有多大,不过宇宙的一粒沙而已,人类有多渺小,有时候连一粒沙子都不如。只是无论沙漠还是沙滩,他们联合在一起的时候,总能够连接天空。


作者:骄子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加入银河系农场。欢迎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