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Jenny Ball

图片来源: dailyexpose.uk

Covid-19 mRNA 疫苗接种会引发一系列生物事件,这些事件不仅不同于自然感染引起的事件,而且在和、长期的免疫系统性能和正常的细胞功能几个方面, 都适得其反。即完全接种Covid疫苗的人,正在发展成某种新形式的后天免疫系统缺陷综合征。在 VAERS 的 31 年历史中,共有 9,153 例死亡报告与任何疫苗有关,其中 7,114 例(78%)死亡与 COVID-19 疫苗有关。

这些包括如下缺陷,但不限于只有这些——

彼得.麦卡洛(Peter Mccullough)博士与安东尼·基里亚科普洛斯( Anthony Kyriakopoulos) 博士、格雷格·奈(Greg Nigh )博士和斯蒂芬妮·塞内夫(Stephenie Sennef )博士一起进行的这项研究,还提供了来自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 (VAERS) 的不良事件报告的证据,以支持他们的结论。

科学家小组在他们的论文中探索了科学文献,这些文献表明,Covid-19 mRNA 疫苗接种会引发一系列生物事件,这些事件不仅不同于自然感染引起的事件,而且在和、长期的免疫系统性能和正常的细胞功能几个方面, 都适得其反。

麦卡洛还指出,Covid-19 注射剂现已显示“下调与癌症监测、感染控制和细胞稳态相关的关键途径,它们将高度修饰的遗传物质引入体内”。

全球数据表明,所有接种过两次和三次疫苗的人,完全接种疫苗的美国人、澳大利亚人、英国人、加拿大人和德国人,正在发展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

研究重要亮点

以下是这项经过深入研究和长期研究发现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的一些亮点。

中枢神经系统损伤

该研究参考了印度研究小组的一篇开创性论文,研究外泌体对内部合成的 SARS-CoV-2 刺突蛋白 在细胞中反应的作用。他们在摘要中写道:“我们提出 SARS-CoV-2 基因产物刺突蛋白能够修饰宿主外泌体载体,这些外泌体载体被转运到远处未感染的组织和器官,并可以在中枢神经内引发灾难性的免疫系统级联反应(中枢神经系统)。

受损的 DNA 修复和适应性免疫

免疫系统和 DNA 修复系统,是高等生物防御各种威胁所依赖的两个主要系统,它们具有共同的一些元素。

关键的 DNAr 配对蛋白功能丧失,抑制了功能性 B 和 T 细胞的产生,导致修复缺陷,免疫缺陷。 DNA修复受损也是癌症的直接途径。

麦卡洛和合伙研究人员,参考中国上海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开创性研究,该研究监测了一组患者在接种 Covid-19 疫苗之前和 28 天后与免疫功能相关的几个参数。

作者发现,在许多不同免疫细胞类型中,接种疫苗后基因表达的一致变化。

他们写道:

“总之,这些数据表明,在接种疫苗后,至少到第 28 天,除了产生中和抗体外,人们的免疫系统,包括淋巴细胞和单核细胞的免疫系统,可能处于更脆弱的状态。”

这些作者还发现了基因表达的令人不安的变化,这意味着:修复 DNA 的能力受损

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

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免疫系统会攻击循环中的血小板

血小板正常循环的平均寿命只有五到九天,因此,它们在骨髓中不断合成,并在脾脏中清除。

该研究的作者写道,人体总血小板的三分之一存在于脾脏中。由于 mRNA 疫苗被最初吸引到手臂肌肉注射部位的免疫细胞携带进入脾脏,因此,脾脏中疫苗感染的巨噬细胞,有巨大的机会释放含有刺突蛋白的外泌体

因此,巨噬细胞释放的外泌体,被疫苗强制合成刺突蛋白,从而增加血小板减少症的风险,以响应由刺突抗原和针对刺突产生的抗体形成的免疫复合物。

VAERS系统发出的信号:免疫抑制、血小板减少症和神经变性

在 VAERS 的 31 年历史中,共有 9,153 例死亡报告与任何疫苗有关,其中 7,114 例(78%)死亡与 COVID-19 疫苗有关。

重要的是,截至 2021 年 6 月,只有 14% 的 VAERS 报告的死亡可以排除接种疫苗的原因。 这有力地表明,这些前所未有的疫苗,表现的不寻常的毒性机制。

超出了传统疫苗所见的广泛的毒性机制。

自 1990 年以来,将贝尔氏麻痹症与任何疫苗联系起来的所有病例中,令人震惊,有 96% 与 COVID-19 疫苗有关(3,331 例中有 3,197 例)。有 760 份关于 COVID-19 疫苗的格林巴利综合征 (GBS) 报告。列出了 100 多例视神经炎或视神经病变。共有 8,298 份报告将偏头痛与 COVID-19 联系起来。

还有 52 例与 COVID-19 疫苗有关的带状疱疹病例。这基本上是一个影响耳朵附近颅神经的疱疹病例,听力损失是耳带状疱疹的特征性症状,并且可以成为永久性的

截至 2021 年 11 月 19 日,有 12,204 例提及“耳鸣”。耳聋当然要严重得多,因此不太常见,但它也有惊人的数量,达到 2,662 例。

有 653 份 VAERS 报告,将 COVID-19 疫苗与血小板减少症联系起来。这将与 1990 年至 2021 年 31 年间所有其他疫苗报告的 774 例病例进行比较。

VAERS 数据库还包括许多与肝功能障碍相关的症状,在 VAERS 中,报告了大约 2,000 条与 COVID-19 疫苗相关的各种肝脏相关症状,例如:

肝肿大(73 例)、

肝脂肪变性(105 例)、

肝酶升高( 338例)、

肝功能异常(71例)、

肝损伤(44例)、

肝痛(91例)、

肝炎(62例)。

有 4,650 例吞咽困难、1,697 例发音困难,和 37,132 例与 COVID 疫苗反应的呼吸困难。正如麦卡洛研究团队所审查的。研究表明,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由于暴露于含有刺突蛋白和相关微RNA 的外泌体引起的炎症,引起了迷走神经损伤。

下表摘自该研究,显示了 1990 年至 2021 年 12 月 12 日 VAERS 数据库中的事件数量,其中表明癌症的几个术语与 Covid-19 疫苗或所有其他可用疫苗有关,以及两者之间的计数比率 。

图片来源: dailyexpose.uk

接种 COVID-19 疫苗后,乳腺癌的报告数量增加了三倍,B细胞淋巴瘤的报告数量增加了六倍多。除一例滤泡性淋巴瘤外,所有病例均与 COVID-19 疫苗有关。

胰腺癌高出三倍以上。麦卡洛团队指出,与所有其他接种疫苗相比,过去一年接受 mRNA 疫苗接种的人数不成比例,无法解释这一点。

接受非 COVID-19 疫苗接种的总人数未知,但在 31 年的 VAERS 报告历史中,这一数字无疑比过去一年接受 mRNA 疫苗接种的人数多出许多数量级。

总体而言,在上表中,VAERS报告的所有与 COVID-19 疫苗接种相关的癌症报告数量,是所有报告的其他疫苗相关的癌症的两倍。在研究中,作者的意见发出了迫切需要调查的信号。

麦卡洛博士、安东尼·基里亚科普洛斯博士、格雷格·奈博士和斯蒂芬妮·塞内夫博士,通过呼吁关注 Covid-19 疫苗安全性的三个非常重要方面,来结束他们的研究。

1. 广泛记载的对先天免疫的颠覆,他们声称,现在并在将来继续产生广泛的后果,包括降低有效对抗未来感染的能力。

2. 疫苗破坏免疫系统检测和预防“细胞内基因驱动的恶性转化,以及疫苗促进这些转化的潜在可能性”的能力变差。

3. 接种 Covid-19 mRNA 对外泌体进行的细胞内通讯造成的破坏,以及 mRNA 疫苗接种,诱导细胞摄取mRNA 刺突蛋白,并产生高水平的携带刺突蛋白的外泌体的潜在严重炎症后果。

新闻来源: [dailyexpose.uk] New Scientific Study finds that the Covid-19 Vaccines are causing a new form of 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


审核:文乐
校对:小东
发稿:Nuevo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