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谈古论今

自从文贵先生向全世界公开硫酸羟氯喹、伊维菌素、青蒿素就是似乎要灭绝人类的新冠病毒的治疗药、解药之时起,全球各国的政府、头顶各色光环的科学家们集体束手无策、集体失智、集体撒谎、集体作恶的种种丑态瞬间被历史定格了——如果你的智商是正常的,你应该看得出来:文贵先生把所有诈骗犯们、南郭先生们的障眼法破解了!

于是,善良、单纯、觉得自己很明智颇有智商但实际上是偏于愚痴的我们会生出一大堆的疑问,诸如最常见疑问如下:

全世界那么多的病毒专业的科学家,他们难道认不得自然病毒和人造病毒吗?他们怎么会那么Low?

各国医药监督管理机构和各国政府都认可的疫苗怎么会不安全?各国政府强制打疫苗肯定是有道理的,因为政府得保护自己的国民呀?

全世界各国医药监督管理机构、各国的政府,各国的科学家、各国的大制药企业都竭力阻止使用硫酸羟氯喹、伊维菌素、青蒿素治疗新冠病毒感染肯定是有道理的,他们的利益方向并不一致呀?为什么他们不约而同集体撒谎?

等等等等,无需一一列举。持有这种幼稚想法的人非专业人士也就罢了,笔者的几位朋友,有微生物医学博士后导师、有资深药物研究员、有名震一方的健康领域的老博士,他们也都如此认为,并且他们都积极无抵触地接受了疫苗,无语了吧?因为笔者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对他们都是淡淡地讲一些真情,他们的反应不尽相同,感到震惊的有一人(事后调查后,开始表示半信半疑),其他的都以自己是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认为这一切都不可能。再次无语了吧?

限于篇幅,笔者仅谈一个小小的侧面——即,政府、科学家、药厂、医疗卫生管理机构为什么都不让使用硫酸羟氯喹、伊维菌素、青蒿素治疗新冠病毒感染?

先举个无关病毒的例子。在工业产品里有很多定期消耗性的产品,即产品的寿命是有限的,几乎使用到了一个时间点,这类产品就会相约“自我损坏”。其实,这背后有个公开的秘密,地球人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即,产品开发设计者为了可以不断地卖产品,绝不允许产品“坚如金刚”,必须“按期自毁”。小到你根本就没注意过的老式灯泡里的钨丝,大到汽车,数不胜数。

硫酸羟氯喹、伊维菌素、青蒿素就是治疗新冠病毒感染价廉效优的药物,病毒始作俑者肯定知情但故意隐瞒,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被“捅破了窗户纸”后,全世界的政府、媒体巨头、科学家、药厂、医疗卫生管理机构不约而同、不遗余力地反对抹黑,这绝对是“非傻即坏”了。傻、一时失智、愚昧无知,这都不可能,因为他们“睡着了都比猴还精”。唯一的判断,就是他们故意使坏。再往深处追查,无外乎故意消灭人口或利益勾结。无论哪一种,他们都是犯下了灭绝人类罪,不知道何时能审判他们!我们知道,全球几大制药集团实质上垄断控制了全世界的制药业,而他们的实际资本控制人就是控制人类的那几个家族。而各国的政客、所谓的“科学家”为什么会集体撒谎,查查撒谎者与这些家族是什么关系,你知道就知道,你不知道说了很可能你也坚决不信,但你只要好好玩味一下阿桑奇说的名言“人类社会的黑暗,普通人哪怕窥知一二也会被震惊得瞠目结舌”,你就该懂得的。

具体到青蒿素,青蒿素衍生物早在上世纪80-90年代就开发出来了,你只要检索相关文献就会大吃一惊,青蒿素可以治疗各种疾病,包括大家最为关心的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等等让你倾家荡产的疾病都很有效,并且有关青蒿素研究70%的文章都是中国人写的!可发表的文章都仅仅局限于药理机制、人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阶段,似乎离临床试验很遥远很遥远,给你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在逗你玩儿,远远地给你看一张画在纸上的大饼,只能让你“意淫”却不让你吃到嘴里。如此关系人类健康的发现为何不积极展开临床实验?为何不临床实际应用?

逻辑上凡是不能“圆说”的必有“蹊跷”!其实,这背后不可告人的道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两点:

如果把青蒿素开发出各种实际应用药物,现有的大部分天价药物立马被无情淘汰,投资药业的资本立刻血本无归。而药业资本的背后实际控制人就是控制这个国家的权力和经济金融的势力,控制了药业,就控制了奴隶的命,控制了你的钱包。他们不让!君不见无数自以为小有积蓄的人穷尽一生积攒的钱财,临命终时几个月内被医院抢掠一空!

文贵先生告诉我们中共权贵长寿的秘诀有两个:换年轻人的器官和血液以及青蒿素保健药。所以,青蒿素就成了奴隶主专享的秘密,奴隶不得知晓!所以,青蒿素的人体临床试验肯定大量存在,并且非常详实,你为什么不知道?答案很简单:这属于顶级国家机密!

你,明白了吗?

校对:东京樱花团/知了知了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