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波士顿五月花   北美教练陪练

2022年1月25日,Thomas Renz律师 和三位军医(Samuel Sigoloff、Peter Chambers Theresa Long )就国防医学流行病学数据库(DMED)流出的数据,在国会作证。

DMED系统内含有国防医疗监视系统(DMSS)。在国防医疗监视系统中,存有军队系统人员最近的病情和过去的发病数据,也就是与疾病控制中心的VAERS(疫苗副作用报告系统)类似,但仅仅记录军队系统人员,而且只有军队医务人员可以输入数据。一进入这个系统,许多疾病过去5年的发病情况记录就一目了然。

我们可以看到,从2021年1月起的11月:

心肌梗塞增加了269%,从612例增加到1029例;

心包炎增加了175%,从589例增加到1029例;

心肌炎增加了285%,从127例增加到363例;

肺栓塞增加了467%,从746例增加到3489例;

脑梗塞、面神经麻痹、ITP(血小板减少)、免疫功能降低、月经周期异常、多发性硬化、肿瘤、蛛网膜下腔出现(非外伤性)、自发性流产都至少增加了200%以上,有些300% 以上;

弥漫性血管内凝血(一种少见的广泛血管内血栓形成,影响血液循环功能,最终导致无法控制的出血)增加了1175%,从7例增加到78例;

HIV感染(常导致艾滋病)增加了590%, 从454例增加到2681例;

胸痛增加了1529%,从4892例增加到74813例 (2016-2020年);

 呼吸困难增加了905%,从4968例增加到44990例 。

你一定会问,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国防部会故意的伤害自己的军人们。虽然我们还不能得出确切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已经有大量的信息,足以形成我们自己的看法。

2021年10月国防部发布的文件有158页长,名为“COMIRNATY (COVID-19 mRNA疫苗)风险管控方案”。这个文件列出了详细的计划,研究国防部军人对疫苗的作用。其中,文件名为“药物警觉计划” ,特别命名为C4591011计划,明确表明:鉴于心肌炎和心包炎的付作用,反对授权给军人及家属注射BNT/辉瑞的这种EUA疫苗,反对参与实验研究。在这种情况下,实验资助人,就是国防部,竟然同意军人注射这种EUA疫苗,条件是定期汇报安全性。根据我们的相关研究和了解到的大量公开发表的报告,辉瑞的这种EUA疫苗当时是唯一的疫苗,鉴于辉瑞生产出COMIRNATY时,FDA尚未批准使用,我们猜测:作为实验对象,美军早就已经被大规模地参与实验研究一年多了。我们还了解到,在2021年8月23日, FDA已经发给了辉瑞BLA(生物制品)疫苗许可证,而此时,辉瑞还没有生产出疫苗。FDA当天又撤回这个BLA疫苗许可证。就是基于这个BLA疫苗许可证,8月24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还是宣布:美军强制性注射疫苗,尽管宣布前许可证已经被撤回。鉴于政治因素对疫苗的影响及在疫苗销售发放过程中涉及的巨大金钱,很难想象,FDA授权和疫苗出现在此,会没有幕后交易。国防部部长本人拥有Tenet Health公司(https://www.tenethealth.com/)超过29,000股的股票。该公司因销售发放辉瑞疫苗赚了大钱,有相当一部分进了个人腰包。因为国防部这个强制令是非法的,有100多名军人拒绝执行,并因此被解除职务,还有上千名军人合同期满不予续约。我们所看到的简直就是对美国武装力量的赤裸裸的攻击。这个武装力量是用来美国保护宪法和自由的。

消息人士还透露道,国防部一直在试图极力想阻止这些丑闻被披露。这些丑闻涉及到许多国防部高级官员的多项犯罪。逼迫拒绝执行强制令的军人离职,还有成千上万军人因疫苗受伤,甚至死亡,这简直就是当下和未来美国国家安全的灾难!

参考视频:Attorney Renz’s Whistleblower, DoD Database Examined, Reveals They Knowingly Poisoned Troops


编辑:文合

封面:霹雳鼠年

发布:吐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