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内容摘要)

• 北京冬奥会与希特勒 1936 年在柏林的奥运会有很多相似之处

• 2 月 4 日的活动笼罩在争议和抵制威胁中

• 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声称他们面临赛前镇压

• 流亡的家庭成员说他们现在与亲人完全隔绝

• 在国际事件之前让少数族裔保持沉默是中共的一种策略

(图片说明) 拉米拉·查尼舍夫向《每日邮报》澳大利亚透露,作为北京赛前镇压的一部分,海外维吾尔人“与他们的朋友和家人失去了完整的沟通”。图为:印度尼西亚的维吾尔抗议者

“正如他们所说,当人们仅仅因为宗教信仰而对人们进行镇压时,本届奥运会就不可能是关于和平的。” - 流放的藏传佛教尊者巴格卓

1988 年因抗议中国的宗教压迫而被当局拘留后,藏传佛教尊者巴格卓 (Bagdro) 入狱四年,他还表示,在奥运会之前,他的祖国的局势进一步恶化。

巴格卓先生告诉《每日邮报》澳大利亚,运动员、组织者和那些在电视上收看为祖国加油的人不应该相信北京的宣传。

他说:“这届奥运会不能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是关于和平的,因为人们只是因为他们有宗教信仰而对他们进行镇压。”

“对于生活在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地的藏人来说,现在真的很难联系到亲人。我们没有收到他们的消息,”他说。

香港的法轮功修炼者、基督徒、同性恋者和民主倡导者声称他们也面临同样的迫害。

(图片说明) 拉米拉·查尼舍夫女士说: 人们被警告不要说话,也不要与海外任何人交流,所以外界不知道那里真正发生了什么。图:伦敦人抗议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

(图片说明)香港的法轮功修炼者、基督徒、同性恋者和民主倡导者声称他们也面临同样的迫害。图:妇女是法国抗议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阿尔坎·阿卡德(Alkan Akad)说:“绝不能让北京冬奥会成为中国当局洗牌的机会,国际社会也绝不能成为宣传活动的同谋。”

但中国也有一个让海外运动员保持沉默的计划,北京 2022 国际关系部副主任杨舒警告说,“违反中国法律法规的行为或言论将受到惩罚。”

参赛者还将被迫上传强制性的 MY2022 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审查“新疆和西藏”等“政治敏感”字眼。

澳大利亚和美国的情报机构已敦促运动员将常规手机留在家中,取而代之的是“刻录手机”,并警告说即使回家后他们也可能成为监视目标。

奥运会上挥之不去的另一个问题是女网球明星彭帅的沉默,她在去年底公开指控强奸一名共产党高级成员。

这位 36 岁的女子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消息,透露她与副总理张高丽有关系,据称张高丽强迫她发生性关系。

(图片说明)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阿尔坎·阿卡德(Alkan Akad)说:“绝不能让北京冬奥会成为中国当局洗牌的机会,国际社会也绝不能成为宣传活动的同谋。”图:香港警方阻止抗议者

(图片说明)2019年的一个抗议之夜,一名香港民主派倡导者被捕

几分钟之内,该帖子就被中国当局撤下,此后除了为国营电视台精心策划的几次舞台表演外,彭一直没有任何消息,这引发了人们对她安全的极大担忧。

巴卡博士说:“我认为中国在技术上会很好地举办比赛,但未来总会有一个星号出现在他们旁边。”

“他们会给他们起个名字,我用过‘种族灭绝游戏’这个词,我认为‘恐吓游戏’也是一个很好的词。

“我想这就是它会被记住的方式。”

(未完待续)

作者:LEVI PARSONS/澳大利亚每日邮报

信息来源:

How Beijing’s 2022 Winter Olympics ‘sportswashing’ propaganda mirrors Hitler’s 1936 efforts in Berlin – as desperate Uyghurs speak out about China’s brutal pre-Games crackdown on minorities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