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意大利農場 帕丁頓

CCP各個時期粗魯的口號標語是井岡山蝥賊流寇習性使然,即使篡權70年,流寇基因無法更替。其特色之一是無長遠目標,無固定價值觀,一切以不要擋我財道為唯一宗旨。80年代的長期國策,基本國策無任何解釋變成截然相反的新國策。今天看到中共國的會議現場照片恰恰真實反映了共匪遊寇習性。而其觀點從不固定這一點,奧威爾在《1984》中有入骨三分的描寫:“仇恨週已進行了六天,在這六天裡,天天是遊行,演講、呼喊、歌唱、旗幟、標語、電影、蠟像、敲鼓、吹號、齊步前進、坦克咯咯、飛機轟鳴、炮聲隆隆。在這六天裡,群眾的情緒激動得到了最高峰。大家對歐亞國的仇恨沸騰得到了發狂的程度,要是在那最後一天要公開絞死的二千名歐亞國戰俘落入群眾之手的話,他們毫無疑問地會被撕成粉碎。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宣布,大洋國並沒有在同歐亞國作戰。大洋國是在同東亞國作戰。歐亞國是個盟國

  當然,沒有人承認發生過什麼變化。只不過是極其突然地,一下子到處都讓人知道了:敵人是東亞國,不是歐亞國。溫斯頓當時正在倫敦的一個市中心廣場參加示威。時間是在夜裡,人們的蒼白的臉和鮮紅的旗幟都沐浴在強烈的泛光燈燈光裡。廣場裡擠滿了好幾千人,其中有一批大約一千名學童,穿著少年偵察隊的製服,集中在一起。在用紅布裝飾的台上,一個核心黨的黨員在發表演講,他是個瘦小的人,胳臂卻長得出奇,與身材不合比例,光禿的大腦袋上只有少數幾綹頭髮。他是個像神話中的小妖精式人物,滿腔仇恨,一手抓著話筒,一手張牙舞爪地在頭頂上揮舞,這隻手長在瘦瘦的胳臂上,顯得特別粗大。他的講話聲音從擴大器中傳出來,特別洪亮刺耳,沒完沒了地列舉一些暴行、屠殺、驅逐、搶劫、強姦、虐待俘虜、轟炸平民、撒謊宣傳、無端侵略、撕毀條約的罪狀。聽了以後無法不相信他,也無法不感到憤怒。隔幾分鐘,群眾的情緒就激憤起來,講話人的聲音就被淹沒在好幾千人不可控制地提高嗓門喊出來的野獸般咆哮之中。最野蠻的喊叫聲來自那些學童。那人大約已經講了有二十分鐘的時候,有一個通訊員急急忙忙地走上了講台,把一張紙遞到講話人的手裡。他打開那張紙,一邊繼續講話,一邊看了那張紙。他的聲音和態度都一點也沒有變,他講話的內容也一點沒有變,但是突然之間,名字卻變了。不需要說什麼話,群眾都明白了,好像一陣浪潮翻過去似的。大洋國是在同東亞國打仗!接著就發生了一場大混亂。廣場上掛的旗幟、招貼都錯了!其中一半所畫的臉就不對。這是破壞!這是果爾德施坦因(類似於毛澤東時代的劉少奇,林彪)的特務搞的!於是大家亂哄哄地把招貼從牆上揭下來,把旗幟撕得粉碎,踩在腳下。”

魯迅孫子周令飛說:“今天的‘指令’轉眼之間就作廢了,明天的‘原則’後天又變成狗屁不如的廢話,這種翻來翻去的變化,使得人民多少都有點‘神經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