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3日,国民警卫队成员在曼哈顿贾维茨中心协助人们,该中心最近作为中共病毒疫苗接种点在纽约开放。(图源:盖蒂图片社)

阿拉斯加州州长迈克·邓利维(Mike Dunleavy)与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一起在联邦法院对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五角大楼的高级官员提起诉讼,要求停止对国民警卫队成员的中共病毒疫苗强制令。

邓利维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这些情况下,疫苗强制令“篡夺了州主权”,并非法破坏了各州州长作为州国民警卫队指挥官的权力。

2020年7月16日,阿拉斯加州长迈克·邓利维在华盛顿的白宫发表讲话。(图源:法新社)

“我们的阿拉斯加国民警卫队最近对雅库塔特、内陆和马苏地区的冬季风暴灾害作出了反应。如果国民警卫队成员因为选择不接种联邦强制的中共病毒疫苗而不能被启用,那么在下一次灾难时会发生什么?”邓利维在一份声明中说,“保护国民警卫队成员的自由和自主权已经落到负责任的州长身上。联邦政府无权为在州政府管辖下工作的国民警卫队成员做出健康决定。我承诺保护这种医疗自由,并挑战这种践踏我们州在第十修正案下获得的权利的行为。”

该诉讼认为,这种情况“不是一个要求支持或反对疫苗的立场的案件,也不是在联邦权力得到适当确立后,一个挑战联邦政府对国民警卫队员的权力的任何方面的案件”。

该诉讼补充说:“相反,本案寻求将联邦行为限制在联邦权力范围内,禁止联邦政府通过其州长强迫德克萨斯州和阿拉斯州加服从联邦命令,并对其国民警卫队成员实施联邦规定的纪律行动的违宪企图。”

在诉讼中代表邓利维州长的总检察长特雷格·泰勒(Treg Taylor)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联邦对国民警卫队的疫苗强制令“使公共安全和应急响应处于危险之中,同时无视了州长的权力”。

2022年1月25日,在德克萨斯州的伊格尔帕斯,一名德克萨斯州国民警卫队员在格兰德河岸边固定刀片式围栏,远处是墨西哥。(图源:大纪元时报)

“我们依靠我们的国民警卫队在自然灾害期间进行部署并执行搜救行动。他们保证了阿拉斯加的安全,他们是保护我们州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说。

根据投诉,220 多名德克萨斯空军国民警卫队成员和大约40%的德克萨斯州陆军国民警卫队成员由于宗教原因或其他原因没有选择接种疫苗。与此同时,约有8%的阿拉斯加空军和陆军国民警卫队成员没有接种任何中共病毒疫苗,其中90%的成员已寻求医疗或宗教豁免,但迄今为止未获得批准。

2021年12月下旬,一名联邦法官对俄克拉荷马州作出裁决,该州曾要求阻止针对该州警卫人员的中共病毒强制令。

简评:随着美国最高法院判决撤销OSHA针对100人以上企业的中共病毒强制令,美国各州针对各个领域的疫苗强制令的诉讼此起彼伏,这是有良知的人的觉醒。针对一个完全不起作用的中共病毒疫苗的强制令,不妨可以视为世界各国政府对人民底线的探索——人民的自由可以被剥夺到什么样的程度,人民会用什么去交换自由。他们成功了么?正在世界各地举行的反抗疫苗强制令游行告诉各国政府,有我们坚持不懈宣传真相并坚持信仰的群体存在,它们永远不会成功。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