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文敘

圖片來自網絡

背景:去年夏天立陶宛在維爾紐斯開設事實上的臺灣大使館的大膽舉動後,中共試圖利用其相當大的經濟影響力來懲罰這個東歐小國。中共國不僅將立陶宛製造的所有產品封鎖在其市場上,而且還阻止從其他歐盟成員國進口任何在波羅的海國家生產的部件。

週四,歐盟委員會宣佈,它已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起訴訟,指控共產黨政權對立陶宛的行動是非法的,威脅到集團單一市場的完整性。

執行副主席兼貿易專員瓦爾迪斯-東布羅夫斯基斯說。”發起一個世貿組織的案件不是我們輕易採取的步驟。然而,在反覆嘗試以雙邊方式解決這一問題失敗後,我們認爲除了要求與中共國進行世貿組織爭端解決磋商外,沒有其他辦法。

“歐盟決心採取統一行動,對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措施迅速採取行動,這些措施威脅到我們單一市場的完整性。我們同時也在進行外交努力,以緩和局勢。”

歐盟委員會說,自從北京在12月開始對立陶宛商品實施限制以來——在立陶宛和其他波羅的海國家的政治家組成的代表團訪問臺灣後不久,它已經建立了針對 “各種類型的中(共)國限制 “的證據。

除了向世貿組織發起爭端外,歐盟還提出了一項 “反脅迫文書”,稱其目的是減輕中共國等外國行爲體施加的經濟壓力。

針對此舉,北京的首席外交戰狼之稱的發言人趙力堅說,“立陶宛和中(共)國之間的爭端是雙邊爭端,因此不應影響歐盟和中(共)國的關係”,並補充說歐盟需要 “分清是非,警惕立陶宛試圖綁架中歐關係”。

然而,似乎與官方的說法相矛盾,中共國喉舌《環球時報》聲稱,在 “波羅的海國家在臺灣問題上的錯誤繼續引發與中共國的緊張關係並給全球企業帶來風險 “之後,德國和中共國公司正在 “拋棄立陶宛”。

立陶宛國會議員Matas Maldeikis在本月早些時候接受Breitbart London採訪時說,雖然他的國家預計中(共)國會對立陶宛開設臺灣代表處作出制裁反應,但沒有想到北京會針對其他國家,特別是德國。

“他說:”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我不會撒謊,因爲德國的業務對我們非常重要,但我們希望我們對中(共)國的立場不會影響我們在歐洲市場內的業務關係。

據報道,德國公司已經開始向立陶宛施壓,要求其在支持民主臺灣方面做出讓步,德國-波羅的海商會呼籲波羅的海國家與中共達成 “建設性的解決方案”。

據悉,德國汽車公司尤其受到針對立陶宛貨物的封鎖的影響,據說這使該行業損失了數億歐元的利潤。大衆和寶馬等備受矚目的汽車製造商與中國市場深度融合,它們都面臨着從新疆集中營地區的奴隸勞動中獲利的指控。

最終,馬爾代基斯說,”歐盟必須將他們的生產鏈遷回歐盟,而美國也應該這樣做。

川普所說的,他是對的,你必須得把生產收回到你的國家,這是就業問題,但這也是國家安全問題。

“俄羅斯自己不行,中(共)國自己也不行,我們在給這些人提供食物,我們在給他們錢,讓他們製造坦克,製造火箭來對抗我們,我不明白這種邏輯,它必須結束。

馬塔斯說,像中(共)國這樣的專制政權就像 “鐵 “一樣,從外面看可能很強大,但沒有能力彎曲以應對挑戰,因此 “就會斷裂”。

他認爲,中(共)國對立陶宛的行動是出於恐懼,而不是出於實力,他說,鑑於迫在眉睫的災難,如即將到來的人口崩潰和房地產泡沫最終破滅的可能性,這個共產主義政權很可能意識到其統治的不穩固性。

歐盟週四的舉動只是引發世貿組織爭端的第一步,它要求提出 “磋商請求”,要求中(共)國提供有關其對立陶宛產品所施加的限制的信息。

如果中國共產黨未能在60天內對爭端達成 “滿意的解決方案”,歐盟表示,它 “可能會要求 “世貿組織對此事作出裁決。

中共國於2001年12月加入了世貿組織。當時有人認爲,通過允許該國全面進入全球市場,資本主義的湧入將使這個共產主義國家自由化。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中共國只是利用西方的貿易體系來充實自己,並不打算成爲一個自由國家。

新聞來源:
https://www.breitbart.com/europe/2022/01/29/eu-launches-wto-case-against-communist-china-over-lithuania-blockade/
發稿:mg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