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外交部的王子王孙、私生子女,像单伟建就是外交部的老人儿,他妈他爸那都是跟杨洁篪是超级好的。单伟建是共产党……外交部就是中国对外的情报机构,这是一点儿都不用怀疑的吧?单伟建是在当时下放后回来,是经中央和当时林强、林地这一拨人回来的。是周恩来亲自说我的……单伟建在海外的级别相当于在中国的正部级,单伟建就告诉你一个真正的所有华人要学会的,你好好看看单伟建这个人的经历,就共产党任何情况下对待所谓的草根,像郝海东先生踢再好的球,你爹你爷爷你妈不是正部级,你不是共产党亲养的。

像钊颖你玩儿多少球没用,因为你那是出汗的一个级别,就是用用你。共产党对自己人,像康典,康典的爹、康典的妈是老革命啊;王岐山的老岳父老岳母人家是老革命啊,王岐山的爸妈也是正厅级干部啊。

就是你跟共产党打交道,这个东弟、颖妹妹是最有感觉的,就我一生中最有感觉的——就共产党的人只要一问,这是什么背景的人,说这是郝海东,干啥的,什么背景,如果一说他爸是什么地方干部、什么军队的,这好说了;如果你不带有这种所谓的血脉和过去的党的这种红色,跟你交心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他骨子里是看不起你。

你们是没感觉的,在中国你只要进了中南海,你只有在某个层次里边,军队(里)你每天都能有感觉你是外人还是内人。那我太有名了,一问,“郭文贵是个傻子,他爹是当年普通的一个农民,打成右派,刚参加工作,啥也不是,没有什么背景”,那人的眼神儿都不一样。

单伟建这种人到哪去一说“老外交部的”,这一句话他爹谁谁谁,新疆兵团的,你看孔丹、孔栋弄一起去了,林强、林弟弄一起去了,毛泽东、周恩来亲自关怀的,然后从新疆弄回来的,然后又跑到海外去的,人家是教英文的,到海外去是咱秘六局,就海外国际秘密第六局。

秘六是干啥的呀?秘六是通过二部、国家安全部最高级别保密,只有最高正部级加入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你才能知道这人是谁。单伟建直接是给国家做事,现任的国家常委直接汇报工作的。别人是不能,你要敢点出来说,你下边什么省委书记跟单伟建吃饭:“哥们儿不错,咱们在海外的情报工作”,完了,这人绝对给免了,“你怎么知道情报工作啊?”……单伟建进入的北京对外贸易学院,应该有培养经济间谍角色的嫌疑,他到美国后的经历,以及回香港后的风生水起,都可以看到盗国贼布局的影子,但公开的资讯讯几乎查不到有用的信息。在1982年至198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单伟建都在伯克利攻读博士学业,尽管当时越战已经结束,但“伯克利人民共和国”的名声仍然如日中天,并且将自由主义诠释的淋漓尽致。单伟建当时常常去的书店里面挂着两幅巨幅画像,一张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另一张是卡尔·马克思的。书店的另一侧外面有一张巨大的横幅,用英语写着:“扫帚不倒,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典型的共产党,共产主义。——郭文贵2021年12月8日

最后你看单伟建会死得很惨,很惨。因为他是王岐山、康典啊这都是一起的。怎么能跳楼自杀的?一定给他扔下去了嘛!——郭文贵2021年12月24日

封面:单伟建的所有的经历全是共产党布的大局,而且所有他指定的就是王岐山。郭文贵2021年12月8日

我敢给他的八辈儿祖宗单伟建的全家说,他全家都是特务。郭文贵2021年12月22日

最后你看单伟建会死得很惨,很惨。郭文贵2021年12月22日

2021年12月8日  ●42:21单伟建一家是典型的特务之家

郭文贵先生:现在剩了一个,大家现在只剩了一个外交部对外吆喝了。外交部的王子王孙、私生子女,你像单伟建就是外交部的老人儿,他妈他爸那都是跟杨洁篪是超级好的。单伟建是共产党……外交部就是中国对外的情报机构,这是一点儿都不用怀疑的吧?单伟建是在当时下放后回来,是经中央和当时林强、林地这一拨人回来的。是周恩来亲自说我的……那个林强、林弟,一个是安全部,一个是公安部一局。林地跟他很熟,林强。单伟建的一家子是典型的特务,所谓“太平联盟公司”目的就是干你七哥来了,就像在盘古这些警察在现场的时候告诉他们说:“我会让郭文贵在纽约失去他的房子,我会让郭文贵在世界失去他的房子,我会让郭文贵所有的家人睡在马路上”。

你看,他毫不忌讳警察、法官,哼,是吧?然后呢你看到单伟建所到西方干什么?美联储、美财政部、美国体育界,你看他跟谁呀?所有的美国体育界,NBA被谁买了?蔡崇信,蔡崇信是中共在美国最大的特务。蔡崇信又买了扬基,蔡崇信又代表马云花了几十亿美元买了曼哈顿无数个房子。蔡崇信、马云,哈,然后单伟建,Bruno Wu(吴征),啊,单伟建借给吴征这些东西,这五亿美元,海航最大投资者,腾讯音乐百分之百。然后告诉美国……七哥官司打最多的钱,超过六千万美元到八千万美元的律师费的,就一个单伟建。这不不符合任何逻辑。

你看看然后单伟建跟谁呢?平安马明哲,是吧?然后呢这个是,特别是康典,王岐山的大马仔,呵呵,绝对是,是中国整个保险业的老大,王岐山的大马仔。然后周亮,呵呵,大家都记住了吧,大家看着没有,马明哲,然后腾讯,是不是?马化腾,全部是他的人。包括SOHO张欣,张欣那跟单伟建那是男女关系啊,男女关系,那是胡来的关系啊,潘石屹绝对是一看张欣和单伟建见面,自己要躲一边去,看门儿去啦,就跟那个谁,那个张高丽老婆一样。

●44:52 冬奥会遭多国政府拒绝参加,打到了共产党的痛处;一个世界级的律师为了利益信口雌黄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今天这个奥运会,咱把它打疼了,同时同一天把盘古员工清出去,单伟建同一天在美国还有BVI法院申请什么把我们公司股票直接划走啊,然后呢一系列的行动,不是单独的,你们可不知道这个过去48小时发生的事儿。单伟建他、吴征统一的行动,包括到法庭申请,昨天,昨天,就是昨天上午早晨的时候,你们没发现,曾经伊隆·马斯克的一个邦迪(音)律师,曾经代表GTV和七哥跟SEC打官司的,最后是把他给fire掉,花了200万美元律师费。他去了一家事务所,这家事务所聘请了原来PAG另外一个事务所主代理律师代替PAG官司的叫安迪·茅斯(音),啊,安迪·茅斯去了他的事务所,跟我曾经的律师要告我,他当然有利益冲突啦。我们说“你不能代理这个律师”,结果他昨天跟法院声明说,我们跟郭文贵没有利益冲突”。他就写了一个代理GTV官司、SEC怎么打官司、怎么和我来往、收多少律师费、GTV背后是谁,最后的落款是郭文贵是背后绝对的实际控制人,但是在这之前我从来不代表郭文贵,所以没有利益冲突。

你想想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律师能做的事儿吗?!就像郝海东先生向世界,是吧,足球委员会说:我压根儿没踢过足球,我没在中国踢过足球,所以说我不跟共产党存在冲突。结果后来公开了写的秘密的信说:我跟共产党打球是玩儿的,那么共产党就是共产党,我是共产党。这个东西在法院那块儿写给法官是百分之百保密的,我都不能有资格看,我们这方没资格看。

昨天早上它放开以后竟然是公开的,它公开这信息是什么嘛,所有GTV官司,曾经用过什么律师,GTV所有的信息,这都是绝对保密的啊,我个人的信息,昨天在网络上14个小时被(向)全世界公布。

一个最牛的律师,单伟建的哥儿们,还有安迪·茅斯帮PAG打官司的单伟建的,和北京盘古所有员工、男女员工都给清到大街上,断水断电,我老爹失踪,你觉得这是偶然的吗?同时在北京同时不相差5个小时到BVI公司清算那个我住的18楼Sherry 的房产,把股权拿走,你觉得是偶然的吗?那你觉得到现场那法官、警察要把七哥的所有的说纽约、全世界的房子要我都要赶出去,睡到马路上。

●47:40阿布扎比和中共国断交,共匪竟然要归罪于郭文贵先生;G系列让习近平之流恼羞成怒

郭文贵先生:然后说:你要为UAE,就是阿布扎比和中国关系现在搞不好了,两国已经断交啦,两国的项目都停啦,说郭文贵要为此付出代价。你说这王八蛋哎!东弟你想想它有多可怕啊,它因为我和阿布扎比建立了两国外交,两国之间所谓个人全天候兄弟伙伴战略关系,两国领导人所有的来往都是我牵的线,啊,结果是现在它两国不好了,你谁能跟你好啊现在?!你这全世界奥运会没有一个人去啦,这会儿邀请人家去人家当然不去啦,“我染上病咋办呢” ?是不是,“我不去”!那么有钱那是个合法的国王,他当然不去啦。

包括合作的所有的什么军事项目啊,被报道的,还有什么经济项目统统停啦,啊,两千多亿美元的项目统统停啦。然后他当场说:“郭文贵要为阿布扎比UAE项目失败负全责任”。东弟你听过这事儿吗?六月的鲜花。我帮过你家买过一个房子,在海外投资了公司,你俩搞僵了现在回来找介绍人来啦,说:“郭文贵你要付出代价”。你说这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吗?!你把龙头变成了龟头,鸟头,包头,现在你又把水电停了,结果怪罪我你和阿布扎比关系。

这个习近平,这个王岐山,这个孟建柱,你想干啥?!啊,所以说我先说到这儿,冬奥会把他惹恼啦!新中国联邦的喜币、喜联储把他惹恼啦!全世界人跟他完全是跟他打架,人家不理他啦,他欺负不了别人,他只能欺负我们这些老百姓,有爹有妈有家人的在国内的,这不就是流氓嘛!是吧。我先说到这儿,东弟你接着说说,然后咱们大家轮换着往下说。谢谢雅阁!

……

●49:30  郝海东先生:中共利用各路人“蓝金黄”;老百姓没法知道中共的恶

郝海东先生:呵呵呵,这个七哥刚才说到这个中共利用体育打开了世界的窗口,利用外交部的这些特务们,这些我们也是深有体会、深有感触啊。刚才跟文耀还在说到德国驻中国大使馆,那个叶弘时(音),都是三代的中国人,就是马来西亚人,但是他是客家人啊,他姓叶,就跟小叶一样的,他是客家人,他早就应该离开中国了,因为你知道,对吧,每一个德国大使馆的驻外国大使的这些工作人员,三两年、三五年肯定要换的,他不可能在一个国家让你一个外交官是吧,而且他做到了基本上是德国驻中国大使馆里边三把(手),这个法务的老总,那是很高级别的,所有的德国总理去呀都是他陪,文耀可能都会知道这个人。那么像他们都已经被中共“蓝金黄”,他娶了一个就是中国的媳妇,叫小鱼儿,生了个孩子,而且老弄到这个队里面去踢球,他踢足球,所以他整天“东哥东哥”叫。

他跟中共驻苏联第一任大使武大红(音)的儿子相当好,武又文(音),谁能在工体那边儿开波尔塔20,就是他开的,波尔塔20你们查查在北京那是最好的西班牙餐,他的很好的哥儿们,那就是武又文,他们都串在一块儿,武又文的爹又是谁呢?就是武大红,那么武大红就是中共驻前苏联第一任大使。

就像类似刚才七哥说的这些,中共利用体育、利用各路、各方的人做了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有迹可查的。那么刚才说到了在美国,包括它利用篮球啊……这个艾路明那就是芬太尼的最大的老板,啊,他利用一个马仔叫蒋立章,在美国NBA那个森林狼都有百分之多少的股份,这都有迹可查,啊,那芬太尼是最大的毒品,他输送了多少在美国的毒品被危害?!这个艾路明你去查,可能唐生智都是他的这个……他的外公嘛就是唐生智,这都是国民党的人。你就可以看一看中共所有的一切的假、毒、黑,所有它们今天到今天,刚才七哥说的单伟建,那都是怎么就他能什么所谓的工农兵了,对吧,他能没有毛泽东、周恩来,他是狗屁狗屎!大家可能真的都是老百姓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中共在里面有多深。

我再告诉大家,你们可以看一看,去王府井,王府井书店,那么文耀你能知道,王府井书店对面有一座楼,四层还是六层,那个楼都是租给了西班牙驻中国大使的儿子,所以西班牙一样最大的“蓝金黄”!那都是我们共同的朋友,他们都在南池子啊。中共最大的核心的权力的时候,你老百姓你根本看不见一丢丢,你们连个毛都挨不着。因为你没法能知道它们的恶,因为它们干的事儿是你根本接触不到的,看不到的。你们表面上看到的单伟建什么去了这个上山下乡了,是吧?谁在哪哪哪儿了,但是真正的根儿是谁?是他的爹,他的娘,他的爷爷。

就像洪晃一样,这个孙子你还骂班农,是吧,这个孙子不能租杨海延(音)的房子,有你个屁事儿!你们这些王八蛋,是吧,就是像这种东西在老百姓里面他们看不到,但是我们真正地打疼它的时候,打痛它的时候,真正的根儿让更多老百姓知道真相,那么让国外的很多的政要也知道这里面的关系、逻辑。

2021年12月8日  摔跤的雅阁:好的,谢谢各位嘉宾。很多的观众听众们都急切的想要听七哥的声音。所以我想我们接下来可不可以按照七哥刚才讲的顺序讲一讲单伟建的这个事情?七哥您觉得呢?

* 1:11:12单伟建在海外的级别相当于在中国的正部级,他直接给国家做事,向现任的国家常委汇报工作

郭文贵先生:好的,谢谢!谢谢刚才我们六月的鲜花还有文耀,还有东弟讲的,现在我们两位女士Estie还有钊颖妹妹在这块做老实的听众。我们谈音乐的时候,人家在静静地听。这个世界上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老讲的绝对不如老听的。

你像东弟、我,包括六月的鲜花,这绝对在家属于打工级的。因为你太能说,人家有个不说的,你的劳动成果一定归她们所有,大家记住,沉默的力量、沉默的魅力远远超过你多讲好的口才。

你像雅阁这号人在家里边儿能说,文耀这都能说,你这都属于能说的,都属于一定脑袋有人的。它老天给你安排的东西一定是公平的,当你能讲的时候,那个不能讲的人家闭嘴了,人家当听众了,你就要付出代价,那就劳动成果。

我在哪看都是这样,只要是你看这两个人,只要一搭配,那个能说的一定是咋咋呼呼的,啥都让他说完了,人家那个不说的拿走一切,永远的,我就最好例子。你看看,雅阁、文耀这都是,咱们几个都是。这里赢家就是Estie和钊颖,你可别觉得人家吃亏。

我再说到单伟建,你说到单伟建的时候,中国的大咖里边沈南鹏、马云、马化腾、史玉柱、董文标、马明哲、柳传志,就这样大佬级的,包括泛海卢志强,你可以数出一堆的私营企业家,你像王健林就别提了,那儿子都出来和爹一起唱对台,一阴一阳在唱,全家都上,都在这社交媒体上。

你看单伟建是很少你能在媒体上看到他说话的 沈南鹏也是很少说话的,沈南鹏绝对是中国的互联网之父,马云得往后排。你像那个熊晓鸽,那是人家基金的代理人,你啥都不是,他也是共产党的人,跟王岐山又钓鱼又游泳的,是吧?

你像那闫岩是美国基金传的人,闫岩也是共产党的特务。大家你看这一波的人,所有这些人没有一个我不认识的。

单伟建在海外的级别相当于在中国的正部级,单伟建就告诉你一个真正的所有华人要学会的,你好好看看单伟建这个人的经历,就共产党任何情况下对待所谓的草根,像郝海东先生,你踢再好的球,你爹你爷爷你妈不是正部级,你不是共产党亲养的。

像钊颖你玩儿多少球没用,因为你那是出汗的一个级别,就是用用你。共产党对自己人,你像康典,康典的爹、康典的妈是老革命啊;王岐山的老岳父老岳母人家是老革命啊,王岐山的爸妈也是正厅级干部啊。

就是你跟共产党打交道,这个东弟、颖妹妹是最有感觉的,就我一生中最有感觉的——就共产党的人只要一问,这是什么背景的人,说这是郝海东,干啥的,什么背景,如果一说他爸是什么地方干部、什么军队的,这好说了;如果你不带有这种所谓的血脉和过去的党的这种红色,跟你交心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他骨子里是看不起你。

你们是没感觉的,在中国你只要进了中南海,你只有在某个层次里边,军队(里)你每天都能有感觉你是外人还是内人。那我太有名了,一问,“郭文贵是个傻子,他爹是当年普通的一个农民,打成右派,刚参加工作,啥也不是,没有什么背景”,那人的眼神儿都不一样。

单伟建这种人到哪去一说“老外交部的”,这一句话他爹谁谁谁,新疆兵团的,你看孔丹、孔栋弄一起去了,林强、林弟弄一起去了,毛泽东、周恩来亲自关怀的,然后从新疆弄回来的,然后又跑到海外去的,人家是教英文的,到海外去是咱秘六局,就海外国际秘密第六局。

秘六是干啥的呀?秘六是通过二部、国家安全部最高级别保密,只有最高正部级加入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你才能知道这人是谁。单伟建直接是给国家做事,现任的国家常委直接汇报工作的。别人是不能,你要敢点出来说,你下边什么省委书记跟单伟建吃饭:“哥们儿不错,咱们在海外的情报工作”,完了,这人绝对给免了,“你怎么知道情报工作啊?”

所以你看跟美国打交道,耶伦——财政部、沃顿学院,沃顿学院是啥啊?沃顿学院里边几乎80%过去的学生全是江浙上海帮,吴征的老婆“钥匙澜”是哥伦比亚所谓中国学院中国会中国学生会,她在那块溜了一圈儿,在那学了几个月,给前夫干掉,认识Bruno Wu,叫哥伦比亚学院。在盘古有办公室当时,到哪一去——我是哥伦比亚中国学生会的,在北京长安街的唯一一个叫欧美学生会就在贵宾楼旁边,欧美学生会那是共产党来了都警车开道,秘密警车开道,到哪都是开绿车的,一来都直接去中南海了。

住在院儿里边,全世界什么摩根这些沼泽地,真正的住在贵宾楼走向对面就叫做美欧学院,欧美学生会,单伟建是欧美学生会的创始人,大佬。

人家是沃顿学院正儿八经的学生,沃顿学院整个亚洲会,你去看看 我见太多了,我那个照片我能整出来几千张,一到北京去,必上我那去吃饭。单伟建神秘到啥人物?一个电话拽过去跟王岐山见面是吧?然后当时(跟)黄菊见面、锦涛见面那都是必须的、温家宝。为啥呀?这是国家动作,这不是你个人的问题了,就是“蓝金黄”的。

* 1:18:00单伟建所有的经历全是共产党布的大局,他完全看不起习近平,称习是笨蛋

郭文贵先生:单伟建你看他这名,他在当时深圳招商行叫深圳商业行——深商行竞争的时候,必须让出他去,批完以后都几十天了都给它改了。

马明哲见了单伟建哆哩哆嗦。马明哲跟布什的弟弟见面之前,他弟弟就是跟着他一起——单伟建陪着他跟马明哲见面,马明哲见他毕恭毕敬的,小布什弟弟当时是加利福尼亚州州长,也就是今天你们看到那个卢比奥当时还是他办公室主任呢。

问我:“Miles,为什么马明哲见了单伟建毕恭毕敬?”我说:“这是(因为)马明哲在排位、地位上跟他差了好几个Class。”他说:“原来这样!”外国人不懂啊,他说:“单伟建可了不得,我们都是很看重他的。”

单伟建是100%的(特务),而且你看他的经历,所有的经历全是共产党布的大局,而且所有他指定的就是王岐山。康典、王岐山、马明哲,你看到没有?马化腾,你看着他厉害吗?然后SoHo的张欣、潘石屹,潘石屹都轮不上,潘石屹不会讲英文。

单伟建他们在一起说话必须讲英文的,不讲中文,你讲中文就滚一边去,你太Low了,都是讲英文的,“哇哇哇哇~”全英文的,这是证明自己的Class,是吧?够高啊。然后见了就是什么?在美国像……刚才说到了洪晃,是吧?这个女人。大家在一块要讲英文,都是讲英文的。

一到我那吃饭,我就成了完全……我不讲英文,人家全英文,英文加上海话,这是最高级别的,然后再加上粤语更高级了——三语,这叫真的是ACDC,这是国际大佬。

然后一讲岐山都是什么?就讲岐山小名的——“山子”,讲姚明姗——“珊子”,“还有那个傻山”——傻大山就是王岐山。习近平,一讲都是什么?一讲习近平就说“那个笨蛋”,就从来不讲(好话)的。就单伟建对习,他在香港,你问问香港认识(他)的人,当时习当了副主席2006年的时候,他们所有的经常去盘古的,你看到那人一上那去,一说习问单伟建习咋样?他说:“这个笨蛋,他懂什么?小学文化,没有读书。”

但是你看《60分钟》的采访他最后两句话说到点上了:“胆小的不敢去中国投资,美国你觉得是美国人担心去中国投资还是中国担心美国呢?中国在美国钱多的多,你根本没有资格挑战中国。”然后就告诉你:“去中国市场是你美国别无选择,两国只能好。”

《60分钟》采访过马云、吴征,Bruno Wu,CBC2,采访过“钥匙澜”,所有中国的大佬它都采访。《60分钟》的Charlie就在我这Sherry楼上住,现在已经天天喂狗了,因为MeToo的事件,看那老头现在已经完全不行了,是吧?现在这位女士上来了。俺俩几乎每天都在见面,从早到晚,我看他是真的可怜,曾经世界名人,一夜之间就只能牵狗,还低着头牵,多没面子。

所以说大家你看我们这所有人都认识的人,单伟建对我的攻击、对咱们爆料革命的攻击是在美国,潘石屹、张欣,最早我在华盛顿的演讲就是他在背后作为赞助人干掉的。

所有单伟建这个PAG当了主席,你看,在攻击我的同时、马蕊案的同时,你看看啊,吴征,博讯案子他付钱,马蕊强奸案他付钱,Sam Numberg 川普的人,案子他付钱,连“鸡腿潘”的案子都是他付钱,然后他被单伟建投了5亿美元,单伟建又投了腾讯音乐还有Digital World,37亿美元一起卖给了马云,又骗了美国几十亿美元。就这一会儿一说,吴征就搞了50亿美元。

单伟建的基金号称450亿美元,在英国几个上市公司也是几百亿美元,说上市就上市,说下市就下市。整个达沃斯,马云带着十几个厨师行贿世界领导人,单伟建去的时候,单伟建在密室相见,马云还得到处带着钱带着厨师公关,单伟建是密室相见。

沃顿学院、美联储、美财政部,这种大磅,你去想想是什么概念?这是王岐山绝对的最最忠实的马仔,然后跟康典又在一起,是吧?然后你看蔡崇信又是跟他在一起的,你想想王岐山这个力量有多大?这些人你觉得他能看得起习近平吗?他半拉儿看不起他。

……

摔跤的雅阁:几位嘉宾说得太棒了。然后,郝董刚才提到说,咱们灭共除了有这种情感上的预备,还需要有实力跟行动。那我想郭先生今天开始爆这个单伟建,有可能也是整个大行动计划的一部分。哎,郭先生回来了。那个郭先生,就是,额,这个ppt组他们也准备了一个关于单伟建的一个ppt,不知道您什么时候离开?是等您离开后再来做这个?

郭文贵先生:现在先说一下,咱们开始。来,请。

摔跤的雅阁:那请郝董。

●2:54:58 PPT讲解:单伟建和PAG到底是啥玩意儿

郝海东先生:(单伟建)到底是什么玩意。下一页。

这个单伟建1954年出生于北京的一个外交部的干部家庭,现居住香港,是香港私募基金太盟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1975年,没有接受过初、高中教育的单伟建以工农兵学员身份,进入了北京对外贸易学院学习。他通过给毛泽东、周恩来写信的投机方式成了工农兵大学生,其后出国交换,拿到MBA学位,考博士,做教授,回国。我们应该质疑他的是,就是说机遇固然是最重要的,但是为什么偏偏就是他每次都碰上?这个很关键啊。

……

这个属于国际咨询委员会的啊,单伟建进入的北京对外贸易学院,应该有培养经济间谍角色的嫌疑,他到美国后的经历,以及回香港后的风生水起,都可以看到盗国贼布局的影子,但公开的资讯讯几乎查不到有用的信息。在1982年至198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单伟建都在伯克利攻读博士学业,尽管当时越战已经结束,但“伯克利人民共和国”的名声仍然如日中天,并且将自由主义诠释的淋漓尽致。单伟建当时常常去的书店里面挂着两幅巨幅画像,一张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另一张是卡尔·马克思的。书店的另一侧外面有一张巨大的横幅,用英语写着:“扫帚不倒,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典型的共产党,共产主义,这孙子。

2021年12月24日  郭文贵先生:七哥之前就告诉你了,行长会死,行长的家人也会死。行长收钱都是通过家人收。一定会很多死。招商银行的老赵是谁的人?原来跟吴小晖有勾结,后来跟张宏伟有勾结,而且这小子是建行体系王岐山的人,两三个月以前了啊,他身边的人都跟我有联系。原来是平安银行的事儿,就是单伟建搞的事,平安银行就是原来的招商银行,深圳招商银行这帮人包括单伟建。

最后你看单伟建会死得很惨,很惨。因为他是王岐山、康典啊这都是一起的。怎么能跳楼自杀的?一定给他扔下去了嘛!一定给他扔下去了嘛!解直锟自杀前你知道给家里边留言说什么?说:“你们永远要记住,不要让孩子回来,宁可死在外面都不要让孩子回来。”尤其给家里留言中写了几条,结果她家人——(开追悼会悼词上)竟第一个中共党员,他在骗共产党。中共党员,我是党的人嘛!我是在党的公司嘛!听党的话嘛!多么的卑劣、无知、可耻。

2022年1月19日 瑞士最牛叉儿的UBS银行是王岐山第一个来伤害七哥的、(和)爆料革命——UBS!你再看那个单伟建这个孙子,是桥水基金Ray Dalio的、TPG的、PAG太平联盟的,你看看那个单伟建几乎“达沃斯论坛党”的所有人他都去了一遍,结果是跟谁呀?共产党的所有几个情报机构全混在一起。就单伟建这个人要不被美国西方政府抓了,不可能达沃斯有什么事儿。

就是共产党在西方存的钱,像UBS银行,像德意志银行,像海航这样的,它不出事儿我们的黑暗还早着呢。答案是,跟达沃斯之战是黑暗与阳光之战,几乎很难很难。但是共产党一定会被消灭,但是它会尝试在中国培养出一个让你看上去比共产党好的,所谓的另外一个奴隶主:哎,你看我让你选举呀,我让你民主啊。然后呢,他的财富继续拥有,继续奴隶中国人。

资料整理:文迅等 / 封面设计:展翅上腾 / 发布:文青

《郭爆料串珠系列》1~500
《郭爆料串珠系列》501 ~ 1000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10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英国伦敦喜庄园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听写组战友!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