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Jenny Ball

图片来源: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德莱森想知道,为什么她的故事和许多其他疫苗伤害案例,没有被媒体报道。雪上加霜的是,她发现记者极不愿意写任何关于疫苗的负面消息。社交媒体正在压制有关疫苗受伤的信息。

她说:

“正在发生着明确的审查制度,这令人震惊,因为这个国家的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需要得到保护。我们需要人们真正站出来,愿意保护我们的言论自由。这还包括让——不仅是主流媒体——还包括社交媒体公司——负责。

即使在去年与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德莱森表示,人们仍然不愿意面对越来越多的疫苗伤害报告。

她告诉肯尼迪:

“正如你在主流媒体上看到的,完全不报道。我们的面孔都被删去——即使约翰逊参议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讲的非常好的、诚实的铁板钉子的真实伤害,没人报道。每个人都有非常详尽的医疗报告来证实我们的说法,但都没有进入主流媒体。媒体出现在约翰逊参议员所做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但他们并没有真正展示我们的面孔,而是报道说,约翰逊参议员正在传播错误信息。”

今天,德莱森专注于让人们意识到 COVID 疫苗的风险,并帮助其他受伤的人,因为这样做的资源很少。

肯尼迪为她的英雄行为而鼓掌:

你为那些人所做的是你在谈论有效的协议,这些协议对团队中的人有效,否则,他们无法了解。你说的是可以治疗这些疾病的医生,这些独特的、罕见的医生,实际上正在尝试治疗疫苗损伤,并且正在开发在某些情况下非常成功的药物治疗方案和方法。

素材链接:[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 Media Censoring Vaccine Injury Stories, Brianne Dressen Tells RFK, Jr.


审核:文乐
校对:小东
发稿:Nuevo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