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AISY

今日摘要

  1.  人贓俱獲: 布什家族如何通過與參與天安門廣場屠殺的中共國官員的友誼獲取利益
  2.  拜登政府因將13億美元的COVID測試合同給中共國公司而受到批評
  3.  電子郵件顯示淡化COVID-19實驗室泄漏起源理論的美國科學家在私下裏有不同的觀點
  4.  中共國的 “戰狼 “在俄烏危機中大顯身手
  5.  誰會來參加北京奧運會?

重要事件

施韋澤是一位記錄美國政府腐敗的資深記者,他的新書專門介紹了美國精英與中共之間龐大的金融關系–這種關系加強了美國最強大的地緣政治敵人,同時破壞了美國的頂級產業,威脅到言論自由和民主。施韋澤在書中回憶說,前總統喬治-H-W-布什在擔任美國駐中國最高級外交官時深受愛戴,1975年時任國家主席鄧小平為他 “開了一個歡送會”,稱布什夫婦為 “老朋友”,這就是將中共精英與美國富豪聯系起來的最長期和最有利可圖的關系。

在鄧小平的繼任者江澤民的領導下,這種關系進一步加深。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發生時,江澤民是上海市長,但在大屠殺發生的6月底接任中國共產黨主席。雖然在大屠殺實際發生時他並不負責,但由於他在公開場合熱情地為大屠殺辯護,並在中國國內嚴格審查對大屠殺的任何提及,他成為大屠殺的代言人。”我們不相信在天安門廣場有任何悲劇,”1989年9月,江澤民告訴記者。”實際發生的是一場反革命叛亂,旨在反對共產黨的領導,推翻社會主義制度。”

中國政權積極壓制了對天安門大屠殺中死亡和受傷人數的統計,使真正的總數不為人知。學者們認為,根據目擊者的說法,中國共產黨在這次事件中殺害了多達1萬名手無寸鐵的民主抗議者,其中許多人被坦克碾壓,或在軍隊打傷他們後在醫院被殺。在他成為總統之前,布什家族在江澤民擔任上海市長期間與他的關系中受益匪淺,上海現在是中國最大的城市。1989年,當老布什總統開始擔任總統時,他的弟弟普雷斯科特在他哥哥正式訪問前不久 “完成了在上海為外國企業高管建造一個高爾夫俱樂部的交易”,施韋澤寫道。”這是中國為數不多的獲得政府批準建設的高爾夫球場之一。”

“在談判高爾夫球場期間,上海市長江澤民成為布什家族的朋友,後來成為中國的總理,”施韋澤指出。自從他的兄弟在羅納德-裏根時期成為副總統以來,普雷斯科特就一直在中國建立商業關系。當時,冷戰幾乎占據了美國外交政策對話的全部內容,中國充其量只是一個遙遠的關注。在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之後,施韋澤指出,普雷斯科特出於人權方面的考慮,積極反對對中國進行制裁。普雷斯科特-布什斷言:”中國有很大的機會,美國人不能被拒之門外”。他的兄弟,總統,沒有實施任何有意義的政策來懲罰江氏中國的屠殺。

一代人之後,江澤民慶祝他朋友的兒子喬治-W-布什當選為總統。”[喬治-W-]布什總統的父親,老布什,來過中國很多很多次,在你現在所坐的位置上與我有過多次會面,”施韋澤引用江的說法。”我們相信老布什一定會推動小布什把美中關系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中國於2001年12月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當時美國人基本上被喬治-W-布什的新生反恐戰爭分散了註意力。

2008年,小布什前往北京,成為當年夏季奧運會的熱情觀眾,無視當時和今天類似的呼籲,即出於對共產主義受害者的尊重而抵制該活動。中國國營的《環球時報》本周發表了一篇文章,重現了布什當時接受采訪時對中國處理2008年夏季奧運會的盛贊,當時這裏聲稱他是 “通過參加奧運會向中國人民表示尊重”。

“在喬治-W-布什擔任總統期間,新一代的布什開始確保與中國官員的交易,”施韋澤在他的書中寫道。”總統的弟弟尼爾-布什與一家名為格雷斯半導體製造的中國公司簽訂了一份合同。布什沒有計算機方面的背景,但這家公司每年付給他40萬美元。””該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他指出,”恰好是中國總理江澤民的兒子。”

尼爾-布什現在是中國國家媒體的宣傳員,公開反對美國在2019年支持香港的反共抗議活動。施韋澤指出,除了 “經常出現在中國國家媒體上”,尼爾-布什還經常 “在與政府有聯系的智囊團面前露面,對北京政權的性質發表可疑和令人不安的評論。”例如,在2019年為中共聯系的前沿組織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一次演講中,尼爾-布什抨擊了特朗普政府的 “美國優先 “政策。”中國不是美國的經濟敵人或存在的國家安全威脅,”他宣稱。”對中國的妖魔化正被美國不斷上升的民族主義所助長,這種民族主義表現為反移民、反華、親美第一的言論。”

施韋澤報告說,同樣在2019年,CUSEF成為布什中國基金會的主要捐贈者,在五年內每年認捐超過100萬美元。他指出,這項認捐 “將構成該非營利組織收入的很大一部分”。【赤手空拳,美國精英如何幫助中國獲勝而致富】由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出版。施韋澤是無黨派政府責任研究所(GAI)的主席,也是布萊特巴特新聞的高級撰稿人。 

美國國會山共和黨人正在抨擊拜登政府將一份價值10億美元的合同授予一家生產COVID-19檢測試劑盒的中國公司。五角大樓將一份價值13億美元的合同授予中國安登健康有限公司的子公司iHealth。據《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報道,五角大樓將一份13億美元的合同授予中國安登健康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該公司將向美國提供數百萬份COVID測試。據報道,另外兩家中國公司也參與了這項總價值約為20億美元的交易。

佛羅裏達州共和黨議員邁克爾-華爾茲(Michael Waltz)說,考慮到COVID大流行病始於中國,政府的決定就像 “向幫助滅火的縱火犯付費”。華爾茲還對該協議將已經受到大流行病威脅的美國供應鏈置於更加脆弱的地位表示擔憂。他進一步認為,美國應該遠離對一個敵對國家的供應鏈的依賴。他說:”當與任何中國公司打交道時,所有資金都不可避免地充斥著中國共產黨的國庫,這損害了我們的國家安全。”

在整個病毒的奧米克朗激增期間,美國一直缺少COVID測試。政府一直在急於購買測試,以履行讓數億人進入美國家庭的承諾。盡管拜登面臨一些壓力,要求頒布《國防生產法》以擴大國家生產COVID測試的能力,但白宮首席醫療顧問安東尼-福奇博士在12月說,該計劃是不必要的,因為該措施 “不能使[製造商]比他們已經走得更全速。”

美國國會眾議院領導層成員伊利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稱,向iHealth公司投資的決定是一種 “失職”,它使 “我們的國家安全處於危險之中,同時又為中國共產黨的口袋提供了便利,而中國共產黨應對向世界釋放COVID-19負責,然後掩蓋它。”一家國營英文媒體的一篇文章稱,中國共產黨正將iHealth合同視為一次重要的宣傳勝利。該媒體《環球時報》利用該合同來強調美國繼續依賴中國的製造能力來滿足基本的醫療保健需求。 

科學家在談到COVID-19時說:”我只是想不明白這在自然界是如何完成的。以前的會議記錄和筆記顯示,那些公開將COVID-19大流行病歸因於自然起源而非人類工程的美國科學家在私下裏就沒有那麽自信了。”

然而,公職人員之間的談話似乎表明,一些專家可能有意識地選擇壓制可能助長 “陰謀家 “的證據。根據眾議院共和黨人公布的2020年2月的會議記錄,”我真的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自然情景,你從蝙蝠病毒……到nCoV,你正好插入四個氨基酸12個核苷酸,都必須在完全相同的時間加入以獲得這個功能,”杜蘭大學醫學院的Robert Garry博士說。

新的整體文件顯示,科維德的起源被淡化了。”我只是想不通這在自然界是如何完成的,”加裏在當時的小組評論中補充道。”不要提實驗室的起源,因為那只會給陰謀家們增加燃料。”

現在,人們提出了新的問題,即美國科學家和聯邦衛生官員對冠狀病毒的起源了解多少,以及相互矛盾的證據是否被壓制並向公眾隱藏。”沒有人這麽說–我當然從不相信。在電話會議的那個時候,我們一直在尋找所有的選項–所有的選項都在桌面上,包括實驗室的起源。簡單枯燥的事實是,我們得到了新的數據,我們的觀點發生了變化–那就是實驗室來源的可能性逐漸降低,”加裏在一份獨家聲明中告訴福克斯新聞。”暗示我們以某種方式被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大筆撥款收買是荒謬的–那筆撥款是在任何人都沒有聽說過SARS-CoV-2之前就寫好並經過同行評審的。”

白宮醫學顧問安東尼-福奇博士早在2020年1月27日就被警告,他所監督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通過EcoHealth公司與臭名昭著的武漢實驗室有間接聯系,EcoHealth是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科學非營利機構,一直在研究新型冠狀病毒。NIAID首席副主任Hugh Auchinloss向福奇提出了一個想法,即與美國政府有部分聯系的研究可能沒有經過適當的生物安全評估,他說他將 “嘗試確定我們是否與該設施有任何遙遠的聯系”。

斯克裏普斯實驗室的著名病毒學家安德森(Kristian Anderson)博士在2020年1月31日告訴福奇,”基因組與進化理論的預期不一致”,這一觀察指向了合成製造。在福奇已經了解到安德森的觀察結果後,組織了一次與世界各地數十位病毒學專家的電話會議。福克斯新聞聯系了安德森,他否認對他的病毒認知有任何影響,他說 。”不,我不認為起源理論被掩蓋、審查或壓制,盡管這個問題已經被實驗室泄密的支持者嚴重政治化,”安德森告訴福克斯。”我們的科學調查–發表在同行評議的科學雜誌上–只受科學探究的驅動。任何與之相反的建議都是錯誤的。”

斯克裏普斯實驗室的另一位研究員邁克-法贊博士當時也對該病毒在自然界的起源表示懷疑。然而,福奇和會議上的其他人指出,有證據表明病毒起源於武漢的一個海鮮和野生動物市場。由於在進行全面分析之前,疑似市場被中國當局關閉並清洗幹凈,因此對食品假設的調查變得復雜。在會議結束時,當時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已經初步支持自然致病理論,並指出強調對疫情的指責可能會威脅到 “國際和諧”。柯林斯當時寫道:”我逐漸傾向於自然起源更有可能的觀點,”。”但我同意你的觀點,即需要在一個鼓舞人心的框架內迅速召集專家(世衛組織似乎是唯一的選擇),否則陰謀的聲音將很快占據主導地位。”

“大多數實驗室泄密的情況都涉及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們的陰謀和掩飾。如果你相信唯一的–極不可能的–非陰謀的實驗室泄漏方案–武漢病毒研究所不知道他們有的病毒的意外釋放–那麽你仍然必須解釋大多數早期病例如何最終與銷售野生動物的市場聯系起來,”加裏告訴福克斯新聞。僅僅四天後,參加電話會議的五位研究人員撰寫了初步研究結果,放棄了他們早期的私人信念,即該病毒可能是實驗室泄漏的結果。2020年3月17日,發表在《自然醫學》上的文章說:”我們的分析清楚地表明,[COVID]不是實驗室構建的,也不是有目的地操縱的病毒”。

幾個月前專家們最初爭論的擔憂和可疑的證據不僅被駁回,而且在文章的分析中完全沒有被承認。目前還不清楚是什麽新的證據促使了意見的逆轉,但私人通信顯示,各種草案被送到福奇和柯林斯那裏供其批準。聯邦政府內部的一些人繼續有意識地壓制對人類參與COVID-19疫情的指控,盡管有反對這種理論的長期證據。

福克斯新聞的特別報道概述了對福奇和政府對COVID起源的了解的新問題。在當時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說他不會對病毒因不安全的衛生習慣而從中國濕貨市場傳播的理論打折扣後,柯林斯寫信給福奇,”想知道NIH是否能做些什麽來粉碎這個極具破壞性的陰謀。””我現在不會對這件事做任何事情。這是一個閃亮的物體,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福奇向柯林斯保證。在4月1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福奇向公眾保證,COVID-19的構成符合自然病毒的預期。

一直到他在任的最後幾天,柯林斯繼續關註對該大流行病的自然解釋。在他擔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期間即將結束的一次采訪中,柯林斯沒有斷然否認人類影響病毒的任何可能性,但他沒有接受COVID-19是從頭開始的想法。他說:”我不認為我有更多的新信息能夠使天平傾斜,”他說。”當然,這有可能是在實驗室中以某種方式進行的研究,盡管它不是人類從頭開始設計的,我對此相當有信心。”

柯林斯在他任職的余下時間裏一直堅持自然原因的假說。在世界病毒學專家的指導下,Facebook積極壓制關於實驗室泄密理論的報道,利用 “虛假信息 “警告,並將相關調查列為 “被推翻”,直到2021年5月。史密森尼國家肖像館周三宣布了其2022年國家肖像獎獲得者名單,其中包括總統首席醫療顧問安東尼-福奇博士。史密森尼國家肖像館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很自豪地介紹2022年國家肖像獎獲得者,他們體現了創造力、個性、卓越和對我國人民的服務,”史密森尼國家肖像館在聲明中透露,福奇和其他六人將在11月的晚會上受到表彰,”慶祝七位傑出人士對國家歷史、發展和文化的變革性影響。”

北京社交媒體的「戰狼」們正在利用這個機會來嘲弄美國和歐洲。當美國和歐洲的外交官們爭先恐後地試圖阻止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另一次入侵時,另一個主要角色正在利用這場危機來推進其地緣政治利益。中國。

中國的所謂 “狼性外交官 “和國家媒體人在網上積極宣傳北京的目標,他們在推特上強調歐洲、北約和跨大西洋聯盟內部的分裂,將美國的反應描繪成無效的,其人民不成熟的,以及其城市的暴力。他們將西方媒體的批評性報道斥為 “虛假信息”。如果這些說法聽起來很熟悉,那是因為它們是。每一個都是克裏姆林宮支持的標準套路。

北京和莫斯科似乎並沒有正式協調他們的信息戰略。但在烏克蘭問題上,他們的近期目標–削弱跨大西洋夥伴關系,破壞歐洲的凝聚力,貶低自由主義機構和政府,以及詆毀公開媒體–已經趨於一致。他們各自的宣傳努力的綜合效果可能會對全世界如何看待這個專製國家和民主國家之間競爭的爆發點產生腐蝕作用。北京的 “戰狼 “正在強調烏克蘭危機正在 “摧毀 “歐洲項目和北約聯盟,他們暗示美國不是一個有效的或受尊重的領導者。部分是為了破壞美國對俄羅斯入侵的 “迅速、嚴厲和統一反應 “的警告,中國的國家資助媒體經常呼籲註意跨大西洋聯盟內部的分歧–他們認為,這一事件使歐洲對獨立外交政策的渴望與美國 “直接沖突”,並暴露了北約內部的裂痕,這並非完全沒有道理。

這與克裏姆林宮自去年以來實施的 “分化和詆毀 “戰略是一致的。幾周來,俄羅斯國家媒體和外交官一直在強調美國與其歐洲夥伴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分歧,並試圖將北約說成是真正的侵略者,以削弱該聯盟的信譽和吸引力。北京也在利用這場危機來嘲弄美國。中國的外交官和國家媒體正在把美國國務院說成是無效的,把美國人民說成是笨拙的。在華盛頓決定從烏克蘭撤回美國大使館工作人員的家屬後,外交官和國家媒體放大了俄羅斯的宣傳,即 “美國人在基輔比在洛杉磯……或美國任何其他犯罪猖獗的城市都更安全。”

這些也是我們熟悉的主題。莫斯科和北京都經常把美國和其他自由民主社會描繪成混亂和無能的社會。對北京來說,這是試圖將中國的治理模式作為一個理想的替代方案來展示的一部分–這種努力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只是加速了。最後,中國的 “戰狼 “正在借用克裏姆林宮的劇本(以及它的談話要點),將重要的新聞報道–例如最近關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要求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即將舉行的北京奧運會期間不要入侵烏克蘭的報道–描述為 “虛假信息”,與他們的俄羅斯同行一樣,稱這種說法是 “假新聞”。 

參加者者名單強調了2022年冬奧會的政治–而不是體育–意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宣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出席2月4日的北京2022年冬季奧運會開幕式。習近平將接待來自其他25個國家的領導人,他們將在2月4日至2月6日期間參加開幕式、歡迎宴會和 “相關雙邊活動”。更重要的是,華春瑩列出了哪些外國領導人要來參加北京2022年奧運會的名單。

將出席的領導人的完整名單,按國家的字母順序排列。阿根廷總統阿爾貝托-費爾南德斯,阿塞拜疆副總理阿裏-賈瓦德-奧格盧-艾哈邁多夫,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部長會議主席佐蘭-泰格利亞,柬埔寨國王諾羅松-西哈莫尼,厄瓜多爾總統吉列爾莫-拉索,埃及總統阿蔔杜勒-法塔赫-塞西。哈薩克斯坦總統卡西姆-若馬爾特-托卡耶夫,吉爾吉斯斯坦總統薩德爾-賈帕羅夫,盧森堡大公亨利,摩納哥親王阿爾貝二世,蒙古總理奧雲-額爾德尼-盧布桑納姆斯拉,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詹姆斯-馬拉佩。波蘭總統安傑伊-杜達,卡塔爾埃米爾塔米姆-本-哈馬德-阿勒薩尼,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塞爾維亞總統亞歷山大-武契奇,新加坡總統哈利瑪-亞科布,韓國國民議會議長樸炳瑞。塔吉克斯坦總統埃莫馬利-拉赫蒙,泰國公主瑪哈-紮克裏-詩琳通,土庫曼斯坦總統庫爾班古力-別爾德穆哈梅多夫,阿聯酋阿布紮比王儲穆罕默德-本-紮耶德-本-蘇爾坦-阿勒納哈揚,以及烏茲別克斯坦總統沙夫卡特-米爾濟約耶夫。來自國際組織的與會者包括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托馬斯-巴赫、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和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泰德羅斯-阿達諾姆-格布雷耶蘇斯。

在美國宣布因人權問題實行 “外交抵制 “後,誰將參加開幕式的問題獲得了沈重的政治象征意義。”白宮新聞秘書Jen Psaki於12月6日告訴記者:”鑒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新疆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以及其他侵犯人權的行為,拜登政府將不派任何外交或官方代表參加北京2022年冬季奧運會和殘奧會。澳大利亞、加拿大、丹麥、日本、立陶宛和英國緊隨其後。其他一些國家,包括荷蘭和新西蘭,說他們不會派官員參加北京奧運會,但把與大流行病有關的擔憂作為理由。其他國家,如法國和德國,則猶豫不決,拒絕承諾抵制,但卻沒有出現在華國鋒的名單上,這很說明問題。

鑒於出席2022年北京奧運會的政治化,值得註意的是,哪些國家試圖在兩個陣營之間行走。例如,韓國決定不加入外交抵制行動,但會派一位較低級別的政要出席,即其國民議會議長(而不是總統文在寅甚至總理金富錦)。同樣,泰國也沒有派出總理巴育-占奧查或國王瑪哈-瓦吉拉隆功;相反,泰國王室將由國王的妹妹詩琳通公主代表。與此同時,新加坡將派出一位適當的高級別政要,即哈利瑪總統,但值得註意的是,李顯龍總理沒有出訪。另一方面,中國收集了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與會者名單,他們來自中亞–所有五位總統都會來–和中東(盡管伊朗是一個奇怪的缺席,因為德黑蘭和北京之間的關系日益密切)。從這個意義上說,嘉賓名單也是奧運會政治性質的一個標誌。中亞和中東國家並不以冬季運動強國而聞名,因此,除了就其與東道主的關系發表政治聲明外,這些國家的領導人沒有什麽理由參加冬奧會。

以中亞為例。土庫曼斯坦從未派運動員參加過冬奧會。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通常會派一到兩名運動員參加冬奧會(據說塔吉克斯坦今年也不派人參加)。烏茲別克斯坦的代表性通常要好一些,但從未向冬奧會派出超過7名運動員(1994年創下的記錄),今年也只會派出一名。哈薩克斯坦是唯一一個似乎關心冬奧會的中亞國家,自1994年以來,每屆冬奧會都派出29至60名運動員。哈薩克斯坦有34名運動員將參加北京的比賽。考慮到這一背景,很明顯,中亞領導人去北京並不是為了給他們的運動員加油。相反,他們的出席一定有深刻的外交意義,因為有很多因素會迫使中亞國家的總統留在家裏。除了哈薩克斯坦 “血腥一月 “的持續影響之外,本周在吉爾吉斯-塔吉克邊境又出現了新的槍聲。在與習近平舉行了一次虛擬峰會後僅一周,這些領導人就都趕到了北京,這充分說明了參加奧運會的政治重要性,盡管中國一再堅持認為奧運會不應該被政治化。

同樣,沙特阿拉伯也是首次參加冬奧會,只有一名滑雪運動員參加,但其王儲也將出席。卡塔爾和阿聯酋從未參加過冬奧會。埃及只在1984年派出過一次運動員。總的來說,在派出領導人參加2022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25個國家中,只有哈薩克斯坦、盧森堡、波蘭、俄羅斯、韓國和烏茲別克斯坦曾經在冬奧會上贏得過獎牌。因此,對這些領導人中的許多人來說,主要的吸引力顯然不是體育賽事。相反,他們熱衷於鞏固與中國的關系–並渴望抓住一個難得的機會,與習近平本人擦肩而過。自2020年1月以來,習近平沒有出過國,就在這一流行病爆發成為國際新聞之前,他也沒有接待過很多訪客。雖然外交部長王毅一直保持著穩定的訪問,即使是低調的訪問,但習近平一直在專門舉行虛擬峰會。習近平最後一次親自會見的外國領導人是蒙古當時的總統巴圖爾嘎-哈爾特馬,時間是2020年2月底。

即使是普京,可以說是習近平在國際舞臺上最親密的夥伴,也不得不滿足於虛擬會議,最後一次親臨現場的峰會於2019年6月在俄羅斯舉行。在2021年12月舉行的最近一次普京-習近平虛擬峰會上,俄羅斯總統談到了即將到來的機會。”我期望我們最終能夠在明年2月在北京舉行面對面的會晤。” 

每日文貴說

更多要聞鏈接

  1.  中共國的這種新型無人機被設計用來攜帶巡航導彈
  2.  奧委會計劃在北京冬奧會期間與中共國網球明星彭帥會面
  3.  美國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來削弱莫斯科-北京的夥伴關系?
  4.  德國情報局指責中共國黑客行為
  5.  為什麽北京冬奧會的人造雪會對環境產生令人心寒的影響?
  6.  獨家:北京2022年冬奧會的 “體育洗禮 “宣傳反映希特勒1936年在柏林的努力–絕望的維吾爾人直言中共國在奧運會前對少數民族的殘酷鎮壓

每日推特文摘

班農先生:經美國政府授權立即撤出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所有外交人員是新中國聯邦邁出的巨大且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一步。顯然,新中國聯邦是管理中國人民的另一個選擇。新中國聯邦致拜登總統和布林肯國務卿的感謝信特別指出中共是非法的政權,不代表中國人民,是一個跨國犯罪組織。

隨時1月24日文貴先生宣布「甜蜜蜜滅共大行動」啟動 到1月25日向外界提前告知全球美國所有使館撤離中共 在到1月27日文貴先生透露50多個國家會跟隨美國一同撤離中共後; 全球在華企業紛紛迅速啟動撤離撤資中國的行動 還包括徹底清醒的國內企業家富豪們 海量資金將如決堤江水逃亡海外 中共根本無法阻攔…..

吹牛逼頭頭是道,做事情處處出包!

雖然很多小弟國家少耳聞,但是都花大價錢請來的湊數的。還有幾天就開幕了,不知道還有200來個國家咋回事?出啥幺蛾子了?「厲害國」自信呢?

劉文彩的水牢,被很多中國人熟知。之所以,至今人們還知道這座水牢,是與冷月英的宣傳離不開的。相關資料顯示,冷月英專門做憶苦思甜報告,1977年,她作報告1000場,聽眾達到1000000人次以上。那麽,冷月英是誰?騙局被揭開後,她又經歷了什麽樣的生活?

能不能有點創意?啥年代了還掀鍋蓋呢?連毛孩子都知道這招數很蠢很低級,一尊還樂此不疲了,這政治智慧當領導人只能惹人恥笑,還是去幼兒園回爐再造吧!

哈哈哈哈哈哈 拍攝照片的攝影師出來指責趙立堅造謠~

下著大雪。只有豬頭可以戴帽子嗎?竟然比誰都怕冷! 不是天天茅臺餵起來的? 連個女人都不如! 還敢說竟無一人是男兒!

春節來了。慶新春。 醫院掛出了 「手術室裏全是錢」 的紅色橫幅來鼓舞人心和幹勁! 人一旦沒了良知。沒了臉皮。 真的比野獸還可怕! 而這在垃圾國竟然是受法律保護的支柱產業!

在極權社會成長的人,有意或者無意的在實踐這樣一條極權社會的道德準則:「有國才有家!」,「有集體才有個人!」,不支持或者反對國家和集體,都屬不道德的或者大逆不道的行為!這種道德標準,是對個人尊嚴的嚴重踐踏! 在一個推崇流氓文化的垃圾國 是永遠沒有個人尊嚴的! 而國家尊嚴更是狗屁!

 

編輯:DAISY
審核發布:文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