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出现了一些突破性技术,但是由于中共体制的弊病,要想打造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产业将会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就目前而言,三大弊端阻碍了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首先,资本可能没有得到有效配置,贪污浪费严重,中国的第二个问题是它无法招募到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工智能人才,尤其是那些从事高水平研究的人才。对中共来说更成问题的是,其总体规划忽略了为人工智能提供动力的尖端半导体芯片。《经济学家》杂志2022年1月24日发表了这篇文章。

然而,尽管取得了所有这些成功,但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在重要方面落后于西方。尽管在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出版物总数上领先美国,但中国发表的同行评议论文较少,这些论文有学术和企业共同作者或在会议上发表,这两者通常都达到更高的标准。相对于其人口而言,熟练的人工智能编码员数量排名低于印度,远低于美国。出于三个原因,这些缺点可能会持续存在。

首先,资本可能没有得到有效配置。例如,目前尚不清楚天津 160 亿美元的基金实际部署了多少。更具破坏性的是,北京建立了奖励地方官员的制度,该制度有利于债务推动的支出,很少惩罚浪费。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 杰佛里·丁(Jeffrey Ding)说,许多国家的人工智能投资都是“鲁莽和多余的”。兰开斯特大学( Lancaster University)的曾景涵(Zeng Jinghan)记录了虚假声称正在开发人工智能以吸收补贴的公司的崛起。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的一项分析估计,2018 年 99% 的自封 AI 初创公司都是假的。丁先生指出,这样的蠢事不仅消耗了公共资金,而且消耗了稀缺的人力资本,而这些人力资本本来可以更有用地部署在其他地方。

中国的第二个问题是它无法招募到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工智能人才,尤其是那些从事高水平研究的人才。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智库马可波罗(MacroPolo)于 2020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该领域超过一半的顶级研究人员在国外工作。美国和欧洲看起来更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大脑盒,包括许多中国的。尽管世界上大约三分之一的顶尖人工智能人才来自中国,但实际上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在中国工作。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马特·希恩(Matt Sheehan)指出,非中国研究人员的短缺进一步阻碍了中国的能力。

对党来说更成问题的是,其总体规划忽略了为人工智能提供动力的尖端半导体芯片。自从它出版以来,中国公司发现要获得先进的计算机芯片变得越来越困难。这是因为几乎所有这样的微处理器要么是美国的,要么是用美国设备制造的。因此,它们受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出口的限制,并由其继任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延长。中国企业要赶上全球前沿,如果能做到的话,还需要数年时间。

这些挑战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困扰着中国所有的高科技产业。它可能会让其人工智能业务陷入困境——成功推出相对简单的产品,同时在具有更大财务和战略价值的范式转变发展中落后于欧洲和美国。考虑武道2.0。尽管这是对 gpt-3 的巨大改进,但它确实做到了——改进现有技术,而不是开辟新天地。再多的中国纳税人的钱都不可能改变这一点。

(全文完)

信息来源:

Can China create a world-beating AI industry?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yuxingcao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