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健身部 – 文鹰

青蒿素研发与越战是什么关系?回答这一个问题,先简述一下古今中外战争期间,疟疾流行病爆发,严重危害军事行动案例。

《资治通鉴》曾记载:公元754年,唐代天宝13年。李宓领兵七万征讨南诏国,兵临太和城(今云南大理)时,因疟疾和饥饿战斗减员70%-80%而全军覆灭。

近代历史上,一战欧洲战场,因疟疾造成数十万人战斗减员。二战太平洋战区美日双方军队,也深受疟疾其害大量减员。日军在1944年印缅边境,展开“因帕尔战役”前夕,10万军队6万人染疟,日军不战自溃,战场局势突变。

中共建政以后,1951年记载云南边境部队,疟疾年发病率为253.55%。1960年驻云南部队一次作战行动,因疟疾爆发影响了作战任务。

以上案例表明,受疟疾疫情影响。不仅造成军队严重战斗减员,更能导致军事行动失败。

新中国联邦创始人郭文贵先生,2021年4月21日曾告诫世界,“(病毒)没有疫苗,(中共)有解药”,让深受中共生化武器毒害的世界各国,向中共要解药。

8月30日郭先生直播谈到,中共解药是中和抗体D-NAB。医学硕士马克.S.弗里德曼,解释NAB(Neutralizing Anti Body)是生化研究和生化制药,生化武器必备的技术;也是冠状病毒和疫苗不可跨越的根本要素和手段。中共有5种解药(片剂,水剂,喷雾剂,搽剂),并已经在东京夏季奥运会,残奥会成功使用,中共国运动员无一感染病毒。同时,也第一次向世界重磅曝光“青蒿素”是中共解药的核心。

郭先生随后直播谈到,青蒿素发明和越南战争有关系。

据查阅中共官方出版物发现,时间追溯到1964年越南战争爆发时期。中共领导人毛贼在接见越南党政负责人时,越共提出越南南方疟疾流行严重,需要中共帮助解决疟疾防治问题。毛答应‘解决你们的问题,也是解决我们的问题’。随即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指示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和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两家单位,联合研发抗疟药。

1966年5月到8月期间,中共军事医学科学院派出大批人员,到越南实地调查中方“援越部队”卫生疾病防治状况。又据北越军方情报反馈,疟疾还是参战部队的主要传染病,南越部队及美军第一师发病率也高达100%。中共军方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和毒理药理研究所专家,同年仿制出西药防疟1号,和防疟2号紧急供应部队使用。

因东南亚地区处热带雨林气候,山岳纵横丛林茂密,蚊虫猖獗四季滋生,恶性疟疾终年流行,以脑型疟疾为主的死亡率很高。应急药品虽暂时解决了越军的燃眉之急,但不能解决抗药性疟原虫问题,急需新抗疟药研发。

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科技部计划处,原处长吴滋霖回忆:大概是1966年6月,我从核试验回来以后,军科院院长桂绍忠通知我和他一起去总后勤部开了一个会,总后勤部一个叫陈庞的参谋长说毛下达了一个任务,大概的意思是说‘南方部队正在遭受疟疾苦难,部队的战斗力下降,影响到整个国家的存亡了,要军队研究解决疟疾的预防和治疗问题’。

1967年5月4日由解放军总后勤部与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商议,根据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起草的三年研究规划,向有关单位下发了“疟疾防治药物研究大协作会议”的通知。

这项任务是涉及越南战争的紧急战备工程项目。为防止泄密,中共以北京5月23日开会日期,做为秘密代号,命名为《五二三任务》,也称为《五二三工程》。

该任务是一项“文化大革命”中的援越政治任务,也是原版“军民融合”军事工程项目。

参考:
秘密翻译组4/21/2021郭先生盖特爆大料
8/30/2021文贵直播速记文字版
继承与创新-五二三任务与青蒿素研发

校对/发稿:童谣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