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香草山健身部 – 新世界的一员

今天在公众号看到许晨阳教授说的几句话,深有感触,更有同感。

北大数院曾出现我国数学界最出色的几位青年数学家,可惜目前仅有一人留在国内,其他几位全部在共产党所描绘的地狱国,自由民主法制的灯塔国,美国。

许晨阳是那一代中的天骄,在美国学成后怀揣报效国家之情怀回归北大,但在6年后再次离开,留下了3句发人深省的话。

1)学术造假严重,造假成本太低。
2)学风浮躁,做学问是为了发财,为了出名,甚至为了升官。
3)论资排辈现象严重,大牛在如何使用经费上花时间,年轻学者在申请经费上花时间,一边花不完,一边没得花。

这三句话句句切中弊病,确实在中共国当前学术界存在的许多问题,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了,为了经费造假,为了文凭出现潜规则,学生没有学习激情,更没有创新精神,玩手机混文凭,找关系开后门,大学早已不是单纯的学术目的,更多的是为了谋当官发财,这让真正喜欢探讨学术,为人正直的许晨阳教授深恶痛绝。

许教授在国内期间曾在2016年获得过拉马努金奖;2017年获得庞加莱讲座教习;同年获得未来科学大奖-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2018年获得新视野奖。

在北大数院,他属于凤毛麟角,在2014年获得过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并被评为北京大学长江特聘教授。许晨阳在北大数院是个异类。他找不到人和他交流学术上的东西。只能独自思考。他感兴趣的是数学,是学术上的东西。而其他大部分人感兴趣的是房子车子,是升职加薪,是职称评定,是升官发财。他几乎找不到人和他探讨学术上的问题。

而在普林斯顿,随便一个下午茶都能找到人聊聊学术上的话题,很大可能坐你对面的就是诺奖或者菲奖大佬,他们全无架子,也愿意和年轻人交流。这种交流是双向的,也是互相启发的过程,就像很多教授在找不到灵感时就去给本科生上课一样道理,思维的碰撞才是灵感的源泉。许晨阳在北大没有这个环境,事实上国内任何一所高校都没有这种环境,对他来说,数学才是最重要的,学术才是他的生命。只有和同类在一起,才能不停地碰撞出火花,学术生命才能被无限延长。

这也是目前国内学术界最缺乏的东西,没有一个好的学术氛围和环境,再强的人在这个环境呆久了,要不成为学阀,要不泯然众人,二者必居其一。这才是他视钱财为无物,毅然扔下北大给他的特殊待遇下决心再次出走。

中共国一直强推“厉害了我的国”,却不见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天才奇才选择来中共国发展,只有大量流失那些真正的能人异士。

一个国家养不住有才能有思想有作为的人才,以假乱真,追逐名利的教育方式,就是在掐断进步的桥梁,所以中共国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自己创造出来的!

校对/发稿:童谣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