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wenwu

圖片來源:justthenews.com

三位元軍醫說,美國國防醫療流行病學資料庫(Defense Medical Epidemiology Database)捕獲的醫療計費代碼資料顯示,流產、心肌炎、癌症診斷、貝爾氏麻痹、女性不孕症的數量急劇飆升;根據軍醫們發現的資料,癌症診斷也增加了近三倍,從2016-2020年的年均3.87萬例增加到2021年的11.4645萬例。

軍事醫學界的吹哨人拿出了大量關於疫苗安全的資料,他們聲稱這是目前最準確的資料。

威州共和黨參議員羅恩·詹森(Ron Johnson)週一(24日)主持了“COVID-19: A Second Opinion”,這是一個現場直播的討論小組,由世界知名的醫生和醫學專家組成,他們對COVID-19的公共衛生對策提出了另一種看法。

據The Blaze報導,小組成員之一是俄亥俄州的律師湯瑪斯·倫茨(Thomas Renz),他正代表客戶對COVID19疫苗的授權提起訴訟;倫茨的吹哨人(客戶)在國防部醫療計費資料中發現了常見的疫苗傷害資訊,這些資料來自國防醫療流行病學資料庫(DMED)。

DMED是武裝部隊衛生監督處(AFHSB)“基於網路的工具,用於遠端查詢國防醫療監督系統(DMSS)中包含的去識別的現役人員和醫療事件資料。”

DMED包含軍隊提交的所有醫療診斷的每一個國際疾病分類(ICD)醫療計費代碼,用於醫療保險計費。

在倫茨打算提交給法庭的宣誓聲明中,三位軍醫——撒母耳·西戈洛夫(Samuel Sigoloff)、彼得·錢伯斯(Peter Chambers)和特雷莎·龍(Theresa Long)——詳細介紹了他們發現的資訊。

倫茨說,根據醫生們發現的資料,在2021年的前10個月,軍隊中的流產率比五年的平均水準增加了300%。

據TheBlaze報導,從2016年到2020年,每年有1499個流產的代碼;從2021年1月到10月,則出現4182個。

分析資料的醫生在整個五年的時間段內,查詢了數百個代碼的數字。據該新聞報導,被檢查的代碼通常是針對醫學文獻中已經確定為是疫苗潛在不良影響的疾病。

2020年期間,流產代碼的數量略微低於五年的平均水準,為1477個。但是計費代碼並沒有充分低於任何特定類別的平均水準,以表明2020年大流行病封鎖期間醫生就診量的減少是2021年診斷率隨後上升的原因。

雖然DMED包括軍隊醫院就診和非住院就診的ICD代碼,但倫茨提出的資料來自非住院診斷資料。

詹森在小組討論中提到,心肌炎病例的資料似乎被篡改了,因為吹哨人發現,2021年8月該診斷的代碼數量比本月再次檢查時高出約28倍,而本月只高出2倍。

根據軍醫發現的資料,詹森說:“這裡似乎有資料被篡改;現在我的工作人員已經發送了——今天早上,我們向國防部發送了一封記錄保存信,試圖保護這些資料。”

對於(疫苗副作用的)神經系統問題的診斷代碼,2021年比五年平均數增加了10倍以上,從8.2萬到86.3萬。倫茨在小組討論中指出,神經系統問題“會影響我們的飛行員”。

“我們的士兵正在接受實驗,受傷,有時可能被殺害,”他補充說。

The Blaze從倫茨那裡得到的其他資料顯示:心肌梗塞增加2.69倍,貝爾氏麻痹增加2.91倍,軍人子女的先天性畸形增加1.56倍,女性不孕症增加4.71倍,肺栓塞增加4.67倍;其中一位軍醫的宣誓聲明說:“我的專業意見是,上述討論的流產、癌症和疾病事例的主要增加(原文如此)是由於COVID-19‘疫苗接種’所致。”

新聞來源:[justthenews.com]Whistleblower bombshell: DOD medical data reveals surges in oft-cited vax ‘adverse events’ in 2021 | 發佈時間:2022年01月26日|


審核:文樂
校對:信心滿滿
發佈:信心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