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意大利農場帕丁頓

近 3,000 頁的2022 年《美國競爭法》於週二晚間公佈

該法案要求採取可能激怒北京的舉措,例如更改台灣事實上的駐華盛頓大使館的名稱,原名稱為“駐美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法案要求國務卿討論將其改為“台灣在美代表處”。借用共產黨的話,乘“授權撤離”的東風,窮追猛打共匪。

今天和周圍朋友討論授權撤離的事,在深圳炒股的人沒啥感覺,在我再三追問下,對方才說股市跌的厲害,我趕緊問,為什麼跌?你不是覺得美國大使館撤離不算事兒嗎?好在長期關心時政的在南方省份的朋友對此還是比較敏感,我和對方說起授權撤離,他們都明白背後的意義。同樣的台灣駐美機構更名,發酵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萬事開頭難。社會發展看似無規律可循,實際卻是由凡夫俗子無法領會的因果規律所主宰。郭先生所推動的這一步是最關鍵的一部,他知道時機方位。類似的比喻,電影《橋》,游擊隊要炸掉希特勒軍隊撤退的必經之路上的橋,炸早了,德國人可以修好,要在德軍大部隊走到橋上了引爆炸藥,而一個行動小組攜帶的炸藥有限,必須把炸藥放在關鍵部位。所以游擊隊找來了大橋設計者。這整個的佈局策劃缺一不可。一旦開始了,CCP滅亡的多米諾骨牌就開始倒了。我堅信台灣代表處的更名意味著台灣獨立。我和台灣朋友聊天,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希望台灣獨立,特別提起1971年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痛失了一次台灣獨立的機會,所以台灣的民意基礎是足夠的,特別是共產黨完蛋,台灣的統派也就完蛋了。另一方面在960萬平方公里的中國,CCP滅亡後的中國人民的替代管理機構就是新中國聯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