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藍楓法律

關於戰友KYC的問題,我的感覺喜聯儲已經做了比原來多得多的工作來回答這個問題,已經超出了它應該做的事情,非常友善地、耐心地回答了這些問題,在絕大多數的公司裏面看到這樣的壹封封填表上,壹般就放在邊上不理了。因為裏面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有能夠填完,其中包括了地址不完整,最近的信息也是重要的,那些能證明妳地址的必須是從政府,銀行或者壹些完全有信譽的公共事業公司,在美加可以用水電氣公司,其中水單是最高級的,就是壹般屬於市政府所擁有的,電和氣有時候是私人的,但有些國家就是不可以的。銀行賬單,政府報稅表退稅表這都是非常Powerful 來證明的。

七哥帶著我們壹批窮戰友在往裏面走,往前走,那麽我們的想法這方面壹般都停留在這兒,許多的投資都需要是被認可的投資者且資產達到壹定的規模。我們之前在白皮書裏曾經講過1933年的時候這些投資的保護法,保護低收入,保護低資產人群不能投資高回報、高風險的產品,所有私募都被認為是高風險的。所以只有有錢人能夠承擔得起虧損,而低收入、低資產的人壹旦虧損生活都不能過了,這是為了保護他們才不能夠獲得有可能得到高回報的投資,或者說有高風險資本得到損失的投資。

同時在這壹層裏面錢必須是個人持有的,是自己賺來的或者是繼承的,必須是妳的,妳父母的錢是妳父母的不是妳的,他們給妳的零花錢來投資,如果零花錢是幾百幾千是沒有辦法達到被認可的投資者的標準。在私募市場裏屬於不合格的投資者,投資必須在壹萬以上。在這種情況下,他當然要問妳錢的來源,如果之前不是妳的,那就不行,會牽涉到追溯錢是從哪裏來的,最後的回報要回到最原始的裏面。這裏面包括夫妻。

其中配偶之間壹方借給另外壹方,比如說高收入的壹方把錢借給低收入的壹方進行投資,那得到的回報需要高收入壹方的錢來進行付稅,而不是低收入的錢,有這樣的明文的規定是不可以這樣去做的,這裏面還牽涉學生的收入是從哪裏來,如果是父母給的Gift,在加拿大還沒這個限制,在美國他就有壹個父母給子女的禮物的限制,妳怎麽來證明這錢從哪裏來?反洗錢是壹整套的東西,但是最主要的理念我們在以前談做KYC的時候也談過,妳如果是加拿大的稅務居民,那麽妳資金轉出去的地方要從加拿大出去,如果妳是新加坡的稅務居民,但是妳投資的錢是從加拿大來,他就會問妳,妳的錢為什麽在加拿大,妳和加拿大的關系是什麽。

喜交所任何壹個經紀都有權利來問這個問題,所以整個這封信提出的這個回答其實超出他們承受的義務範圍,答復的非常好和完整,我們要考慮到他是給被認證過的客戶投資,對於小客戶的投資者,聯盟和農場都有不同層次和級別的數目,給大家都有壹個機會來做,但是無論在做哪個方面,每壹層做集資融資都需要通過KYC,我們需要完整去做,如果需要知道他們為什麽需要這些信息的話,我們我可以回到9月、10月我們節目裏面有專門談到為什麽壹定要有支票銀行賬戶,所有的壹系列事情,我盡可能就是把這6個問題濃縮性的回答。

稅務規劃- 西岸財富管理
westcoast

在這裏就講壹下對於妳的公司和信托裏面整個的做法和規劃,第壹個妳要了解目的,妳壹定要知道妳的目的是什麽,接下去妳要了解妳的風險,妳必須要了解盯著妳的人是誰,在我們這裏的話是這裏的稅務局,妳出去的話稅務局盯著妳,妳所做的事情必須由這裏的稅務局來認可,妳可以和對方某個離岸公司做得再好,他們答應的再可以,加拿大稅務局說不是這樣的,我是這樣認為的。他有這個執法權,他可以去掉那邊的,那邊有地方能不能保護妳的資產不會被加拿大政府拿走?同樣的話妳加拿大的資產也不會被加拿大政府收走?如果妳那邊不能調動的話,所以妳人在這裏,妳所有的稅務、法律、機構和事業都在這裏,妳必須要平衡這兩點之間的關系,所有我們在這裏所要做的事情是合法的來進行避稅,不是逃稅是避稅。

那麽所謂的合法就他們要知道的妳要告訴他,他們要怎麽做的妳告訴他,這是完全必須按照這個做,接下去是,在他們合理的範圍內,他那麽就是可以的,這個我們是不應該碰這個稅的,就是完全可以,信托裏面是可以達到這壹層,但是信托裏面的建立也必須讓加拿大政府說,這個信托不是我們加拿大的信托,妳可以在那邊建立壹個信托,但妳只是在那邊註冊壹下,所以有的時候並不壹定有了壹個名字了就是,所以我們去離岸公司做信托,第1個目的是保護資產,第2個目的是低稅率,妳就要對妳所居住的地方,妳的稅務居民的地方,它的判決能不能去到妳資產所創立的地方。

還有壹個,在資產保護裏面,妳有沒有做到放棄對資產的擁有權和控制權,這對大部分人來說很困難,妳要知道制度法律常識等等結構,並且要明白制度和法律可以改變的,稅率也是可以改變的,並不是說定下來就不變了,所以在整個信托裏面,我們有壹個最基本的理解,對於稅務上面有壹個非常大的壹個理解,就是說我們現在講的是資本增值稅,還是收入稅?還是我們怎樣來分壹下稅,幾個人分開,還是我們晚付幾年稅,這都是小稅種,在整個我們G系列財富裏面,按照加拿大的稅法來說,我們都是最高稅率人,53%的稅,基本上收入的話那就沒了,妳這會是永久性的,而這裏面的規劃避稅的事情,而不是談壹些小的稅率的變化,而是談妳所在的地方,哪個國家會收妳的稅,哪個國家不會,這個是在省稅裏面非常重要的,也就是妳去了荷蘭,它沒有收入,沒有盈利,只有支出,它當然就沒有稅,所以這是壹個非常合法完整的壹個部分。

那妳去加勒比海,很多都是運作型的公司在做,而且相對的數目比較小,所以壹旦妳知道哪個地方給妳省稅,然後妳所在地和居住地,或者妳的稅務居民地對妳這個收入資產的稅法,這個才是省稅裏面最大的地方,所以壹旦我們把這個角度從另外壹個地方來說,整個的想法就會發生變化,接下去要考慮的就是在整個信托裏面最關鍵的地方就是控制,妳真的能放棄控制嗎?妳能相信對方能夠做完他們所答應的事嗎?

直播視頻鏈接:

第四十期 壹 金融稅務專題

編輯/發文:藍楓法律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