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wenwu

图片来源:justthenews.com

三位军医说,美国国防医疗流行病学数据库(Defense Medical Epidemiology Database)捕获的医疗计费代码数据显示,流产、心肌炎、癌症诊断、贝尔氏麻痹、女性不孕症的数量急剧飙升;根据军医们发现的数据,癌症诊断也增加了近三倍,从2016-2020年的年均3.87万例增加到2021年的11.4645万例。

军事医学界的吹哨人拿出了大量关于疫苗安全的数据,他们声称这是目前最准确的数据。

威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周一(24日)主持了“COVID-19: A Second Opinion”,这是一个现场直播的讨论小组,由世界知名的医生和医学专家组成,他们对COVID-19的公共卫生对策提出了另一种看法。

据The Blaze报道,小组成员之一是俄亥俄州的律师托马斯·伦茨(Thomas Renz),他正代表客户对COVID19疫苗的授权提起诉讼;伦茨的吹哨人(客户)在国防部医疗计费数据中发现了常见的疫苗伤害信息,这些数据来自国防医疗流行病学数据库(DMED)。

DMED是武装部队卫生监督处(AFHSB)“基于网络的工具,用于远程查询国防医疗监督系统(DMSS)中包含的去识别的现役人员和医疗事件数据。”

DMED包含军队提交的所有医疗诊断的每一个国际疾病分类(ICD)医疗计费代码,用于医疗保险计费。

在伦茨打算提交给法庭的宣誓声明中,三位军医——塞缪尔·西戈洛夫(Samuel Sigoloff)、彼得·钱伯斯(Peter Chambers)和特雷莎·龙(Theresa Long)——详细介绍了他们发现的信息。

伦茨说,根据医生们发现的数据,在2021年的前10个月,军队中的流产率比五年的平均水平增加了300%。

据TheBlaze报道,从2016年到2020年,每年有1499个流产的代码;从2021年1月到10月,则出现4182个。

分析数据的医生在整个五年的时间段内,查询了数百个代码的数字。据该新闻报道,被检查的代码通常是针对医学文献中已经确定为是疫苗潜在不良影响的疾病。

2020年期间,流产代码的数量略微低于五年的平均水平,为1477个。但是计费代码并没有充分低于任何特定类别的平均水平,以表明2020年大流行病封锁期间医生就诊量的减少是2021年诊断率随后上升的原因。

虽然DMED包括军队医院就诊和非住院就诊的ICD代码,但伦茨提出的数据来自非住院诊断数据。

约翰逊在小组讨论中提到,心肌炎病例的数据似乎被篡改了,因为吹哨人发现,2021年8月该诊断的代码数量比本月再次检查时高出约28倍,而本月只高出2倍。

根据军医发现的数据,约翰逊说:“这里似乎有数据被篡改;现在我的工作人员已经发送了——今天早上,我们向国防部发送了一封记录保存信,试图保护这些数据。”

对于(疫苗副作用的)神经系统问题的诊断代码,2021年比五年平均数增加了10倍以上,从8.2万到86.3万。伦茨在小组讨论中指出,神经系统问题“会影响我们的飞行员”。

“我们的士兵正在接受实验,受伤,有时可能被杀害,”他补充说。

The Blaze从伦茨那里得到的其他数据显示:心肌梗塞增加2.69倍,贝尔氏麻痹增加2.91倍,军人子女的先天性畸形增加1.56倍,女性不孕症增加4.71倍,肺栓塞增加4.67倍;其中一位军医的宣誓声明说:“我的专业意见是,上述讨论的流产、癌症和疾病事例的主要增加(原文如此)是由于COVID-19‘疫苗接种’所致。”

新闻来源:[justthenews.com]Whistleblower bombshell: DOD medical data reveals surges in oft-cited vax ‘adverse events’ in 2021 |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26日|


审核:文乐
校对:信心满满
发布: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