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newstarget.com

自从政府首次宣布武汉冠状病毒 (Covid-19) 以来,科学家、医生和微生物学家的谋杀案奇怪地出现上升。

例如,来自德国的安德烈亚斯·诺克 (Andreas Noack) 博士,在公开讨论川普的“神速行动”“疫苗”中存在氢氧化石墨烯后不久,就被神秘地不在了。

2020 年秋天,诺克让警察闯入他的家,用枪指着他,仅仅是因为他做了一个视频报道,挑战了围绕“Covid”的全球主义叙事。大约一年后,诺克在视频刺突疫苗中存在毒药后,被发现在家中死亡。

在他死后不久,诺克的搭档发布了一段视频,解释说,她认为他是因为谈论福奇流感疫苗中包含的“纳米杀人刀”而被谋杀的。

在全球主义者支持的《政治客》(Politico)假新闻媒体,发布了一个心脏病死亡故事之后不久,诺克被谋杀的手法变得更加有效,声称诺克只是死于“心脏病发作”。

“但我们都知道,CIA制造了一种‘心脏病发作枪’,它会让受害者死于心脏病发作,完全无法追踪,”来自《所有新闻管道》(All News Pipeline)的斯蒂芬·斯坦福(Stefan Stanford)报道。

“全球主义者认为,想要让反疫苗研究人员保持沉默,尤其是像安德烈亚斯·诺克博士这样的人,不会使用这样的武器吗?”

如果您与政府相矛盾,您可能最终会被列入打击名单

如果诺亚克的死是孤立的,那么也许人们可以把这一切都归结为偶然。问题是,自流行病开始以来,许多其他疫苗研究人员也已经莫名死亡。

另一个是来自意大利的多梅尼科·比斯卡迪(Domenico Biscardi),他在生命终结前曾警告说,他计划带着他在所谓的疫苗中发现的证据前往欧洲法院。

就像诺克一样,比斯卡迪在神秘的情况下去世,他的死被归咎于“心脏病发作”。

在这篇来自“昨日历史”的文章中,您可以阅读所有关于“比实际听起来更可怕”的CIA心脏病发作枪的信息。

“通过阅读解密的CIA文件,我展示了CIA的各种实验,但从未真正关注那些公开令人沮丧的信息,例如,被称为心脏病枪的绝密武器,”安德烈解释道塔帕拉加的死亡。

“你可以说这把枪充其量只是个玩具,尤其是那种可笑的范围,但从美国参议员弗兰克·丘奇(Franck Church)的描述来看,这种武器至少可以说是可怕的,即使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也是可怕的。”

顺便说一句,诺克和比斯卡迪只是众多杰出研究人员和科学专家中的两个案例,他们在可疑的情况下生命提前终止了。

多年来,调查员史蒂夫·奎尔(Steve Quayle)一直在记录这一现象,因为科学、医学和健康领域的专家,那些在他们的专业领域跳出框框思考的人,异常死亡的数量非常之多。

还记得杰夫·布拉德斯特里特(Jeff Bradstreet) 博士吗?他在河中被发现,胸部有枪伤吗?还有,布鲁斯·海登达尔(Bruce Hedendal)博士,被发现死在他的车里,没有任何解释?

还有来自佛罗里达州的自然健康医生特蕾莎·西弗斯(Teresa Sievers)博士,她在“犯罪率极低的高档社区中,被一名不知名的袭击者谋杀”。

《健康坚果新闻》(Health Nut News) 的艾琳·伊丽莎白(Erin Elizabeth),早在 2016 年就编制了一份名单,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有 106 名医生和健康从业者死亡,他们都表达了与科学或医学的某些官方元素相反的观点。

参考资料:[newstarget]Since covid first appeared, doctors, scientists, microbiologists have been getting murdered – what’s really going on here?


审核:文乐
校对:小东
发稿:信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