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

新冠疫苗目前還處在實驗階段,是在緊急授權下使用。 可以確定疫苗裡含有信使RNA用來製造刺突蛋白,還能阻止身體清除信使RNA。 還有脂質納米顆粒、有聚乙二醇。 有一位德國醫生生前發現裡面有氫氧化石墨烯,在血液流動中有可能破裂,引起血栓、心髒病和中風。 全世界有100多名年輕健康的運動員突然死亡,讓人質疑這些注射劑中到底含有什麼成分導致出現這些現象。 然而質疑越多,越被審查。 有近2萬人在註射疫苗後的2到3週內死亡,而VARES報告的數字不到死亡總人數的1%。 當你想問疫苗裡的成分時,審查的人會說:什麼都沒有,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視頻字幕:

Dr. Larry Pavlevsky MB 由於疫苗還處於實驗階段,而且只是在緊急授權下使用,我們不知道其中的所有成分,沒有人知道。 我們確實知道應該有信使RNA用來製造刺突蛋白,我們發現還有信使RNA在裡面阻止身體清除信使RNA。 我們知道裡面有脂質納米顆粒,我們知道有聚乙二醇的存在,還有什麼? 我們不知道。 沒有人強制他們讓我們知道注射劑中到底有什麼?

你提到的德國醫生(已被暗殺),他發現裡面不是氧化石墨烯,而是氫氧化石墨烯。 根據這位醫生了解到的,氫氧化石墨烯有在血液流動中破裂的可能,會在血管內皮層形成刀片一樣的傷口。 現在我們看到人們中風時凝血增加,我們看到全世界超過100名足球運動員倒在球場上死了。 他提出懷疑—是氫氧化石墨烯引起的血栓、心髒病和中風。 任何一位有科學頭腦的人,當他看到這一系列的現象時,都會提出質疑,這是科學方法的本質。 科學的方法是—天哪! 100多名足球運動員突然死亡了! 還有更多的運動員突然死亡。 那麼可能在這些注射劑中有什麼化學物質促使—不僅是Neues醫生說的細胞因子風暴,而且還有血凝塊、中風和猝死。

應該提出的問題是:這些注射劑中有哪種東西或者哪些東西導致我們看到的這些現象,這是正常的科學方法。 然後進一步研究這些注射劑,看看到底有什麼成分。 看看他們的化學構成,努力認識這些化學物質的功能和它們在人體內的影響。 我們確實知道,沒有分離任何這些注射劑中的成分—來做安全和生物方面的短期或長期測試。 然而你卻聽到他們說這是安全的,對嗎? 當你在現實世界中觀察到的與他們告訴你的不一致時,你是相信政府告訴你的呢? 還是堅持自己的觀察和經驗,並進一步質疑呢? 當你意識到你問的問題越多,你就越遭到審查,那麼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狀況,因為一個好的科學問題應該是:哼~有意思。

據報導,近2萬人在打針後2-3週內死亡,而且通常情況下,VARES報告的數字不到死亡總人數的1%。 這很有意思。 我們難道不應該調查注射劑中有什麼東西嗎? 但是審查你的人說: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發生。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