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

新冠疫苗目前还处在实验阶段,是在紧急授权下使用。可以确定疫苗里含有信使RNA用来制造刺突蛋白,还能阻止身体清除信使RNA。还有脂质纳米颗粒、有聚乙二醇。有一位德国医生生前发现里面有氢氧化石墨烯,在血液流动中有可能破裂,引起血栓、心脏病和中风。全世界有100多名年轻健康的运动员突然死亡,让人质疑这些注射剂中到底含有什么成分导致出现这些现象。然而质疑越多,越被审查。有近2万人在注射疫苗后的2到3周内死亡,而VARES报告的数字不到死亡总人数的1%。当你想问疫苗里的成分时,审查的人会说: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视频字幕:

Dr. Larry Pavlevsky M.B.由于疫苗还处于实验阶段,而且只是在紧急授权下使用,我们不知道其中的所有成分,没有人知道。我们确实知道应该有信使RNA用来制造刺突蛋白,我们发现还有信使RNA在里面阻止身体清除信使RNA。我们知道里面有脂质纳米颗粒,我们知道有聚乙二醇的存在,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没有人强制他们让我们知道注射剂中到底有什么?

你提到的德国医生(已被暗杀),他发现里面不是氧化石墨烯,而是氢氧化石墨烯。根据这位医生了解到的,氢氧化石墨烯有在血液流动中破裂的可能,会在血管内皮层形成刀片一样的伤口。现在我们看到人们中风时凝血增加,我们看到全世界超过100名足球运动员倒在球场上死了。他提出怀疑—是氢氧化石墨烯引起的血栓、心脏病和中风。任何一位有科学头脑的人,当他看到这一系列的现象时,都会提出质疑,这是科学方法的本质。科学的方法是—天哪!100多名足球运动员突然死亡了!还有更多的运动员突然死亡。那么可能在这些注射剂中有什么化学物质促使—不仅是Neues医生说的细胞因子风暴,而且还有血凝块、中风和猝死。

应该提出的问题是:这些注射剂中有哪种东西或者哪些东西导致我们看到的这些现象,这是正常的科学方法。然后进一步研究这些注射剂,看看到底有什么成分。看看他们的化学构成,努力认识这些化学物质的功能和它们在人体内的影响。我们确实知道,没有分离任何这些注射剂中的成分—来做安全和生物方面的短期或长期测试。然而你却听到他们说这是安全的,对吗?当你在现实世界中观察到的与他们告诉你的不一致时,你是相信政府告诉你的呢?还是坚持自己的观察和经验,并进一步质疑呢?当你意识到你问的问题越多,你就越遭到审查,那么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况,因为一个好的科学问题应该是:哼~有意思。

据报道,近2万人在打针后2-3周内死亡,而且通常情况下,VARES报告的数字不到死亡总人数的1%。这很有意思。我们难道不应该调查注射剂中有什么东西吗?但是审查你的人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