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扬帆农场 – 文炬

第一次知道“甜蜜蜜”,是儿时懵懂岁月。远方飘来一缕风,似从年青老师的窗棂,似从山区泥巴路自行车的颠簸,也似曾从那年月洋盘少有的收录音机里飘进耳朵,羞涩得令人脸红。什么情情爱爱甜甜密密的词汇话语,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都有点儿还没有脱离近似耍流氓的感觉。

过了不久,流行音乐像决堤的海,一发不可收拾,大街小巷田间地头只要有年轻人的地方,都会哼哼“甜蜜蜜”,虽然那时候被文化大革命打压得情感几乎冰冻,虽然许多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甜蜜蜜”也品不出个中味道,只凭那几句歌词“你笑得多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人们特别是年青人,就可以抱有对美女、对情侣、对如花似玉爱情的象征和向往。

我所在的山村,人们在结婚的坝坝宴席里,都会大声播放录音机,感觉好比男方对女子的夸赞和示爱。婚宴过后没几天,新娘、新郎都会换上普通旧衣服,开始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偶尔随袅袅炊烟缭绕屋顶飘来的“甜蜜蜜”,有些卡带因为缺少干电池而结结巴巴软绵绵无力,慢慢的只能闻到农家炒菜的油花儿香和呛出的盐味儿,有什么样的“甜蜜蜜”能比得上吃一顿饱饭更重要急迫呢?再美丽动人的新娘,苦力劳作、柴米油盐一年半载,满脸无奈和面对现实的困境,双手布满老茧岁月割满风霜,再也无心“甜蜜蜜”了。

有什么办法呢?农村土地承包制了,家家户户使劲劳作,需要选上好的稻谷小麦交公粮,没有什么作物可以更好地变现成钱,于是许多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成了南漂北往的盲流,一年到头挣不了钱,还得节约路费回不了家,老人小孩、穿衣吃饭、生老病痛搞得人头疼,哪里还有“甜蜜蜜”的心情呢?那时的中国“甜蜜蜜”在邻家的黑白电视里,在无尽无奈的夫妇思恋或攻击辱骂里,在“官倒”腐败升官发财的朱门里,对于平头老百姓来说“在梦里”!

权力被政府独裁,资源被体制权贵所有,连生的权利都必须靠政府“计划”,我相信所有的“甜蜜蜜”都是苦哈哈的臆想!中华民族从秦时代以来,商鞅驭民“五术”都成为统治法宝,到中共执政更演变得极致,奴役你、强奸你,还得要你自愿感恩戴德颂歌吟唱,人们从一生下地就被教育洗脑,完全丧失了思考和善恶分辨,又如何分辨苦哈哈和甜蜜蜜呢?

于是“甜蜜蜜”已遗落在儿时偏远的大山里,失落在青春懵懂的单相思、尘封在麻木不仁的梦想里!今天重温“甜蜜蜜”,我的眼流出行行已近浑浊的泪!就在几天前,文贵先生宣布爆料革命启动“甜蜜蜜”运动,我想这恐怕是开启中国民智的一次运动吧?哪知道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充满力道!

美西时间1月26日大约早上7点,新中国联邦“甜蜜蜜”运动正式开启,新中国联邦作为人类正义中坚力量,促成美国拜登政府“授权撤离”美国驻中共使领馆!这一对邪恶中共的当头棒喝,开启了世界人民特别是中华民族享有自由、民主、法治、文明生活的“甜蜜蜜”模式,这是人类被中共病毒和疫苗戕害后的第一次扬眉吐气!在强大的正道主义面前,北京二环内外凡是有外国机构的楼堂馆所,都会与魔鬼中共说“NO”,那些争相撤离的机构黑灯瞎火的建筑,将迅猛爆发出点燃中华大地新中国联邦一人一票自由选择的希望之光!全球灭共除邪已打开了大门,作为新中国联邦战友,我们用行动拥抱蓝色浪潮!这是新中国联邦坚定灭共的阶段性胜利!

久违了,今生邂逅的“甜蜜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平台无关)

编审/发布:s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