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tar Ferry boat crosses Victoria Harbor in front of a skyline of buildings during sunset, as a meeting on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takes place in Hong Kong, on June 29, 2020. (Tyrone Siu/Reuters)
香港維多利亞港灣(資料圖)

來源於《大紀元時報》網站2022年01月25日的報導:去年年底,塔尼亞·西布里(Tania Sibree)辭去了在香港擔任金融服務律師的高薪工作,回到澳大利亞,不願在香港嚴格的新冠病毒防疫限制下多待一刻。

西布里說,她很享受早前五年在香港的生活,她是數百名——可能是數千名——已經離開或正計劃離開的外籍專業人士之一,這可能會削弱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地位。“酒店隔離使人們的旅行變得很艱難,這是滯留在香港的一大誘因,那裡離家和我父母都很近。但你不能帶著孩子在酒店隔離那麼長時間,”她說。“每個人都以為限制會被取消,情況會好轉,而且不會持續這麼長時間。”

在香港740萬人口中,只有約1.3萬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遠低於世界上大多數地方。但香港政府正在遵循中共的“新冠清零”政策,而不是與病毒共存。

香港已經實施了兩年的嚴格隔離,並在去年推出了一些世界上最嚴格的入境規定,只允許本地居民返回城市,並對來自大多數國家/地區的入境人士進行長達三週的強制性酒店隔離,無論其疫苗接種情況如何,費用由旅客自行承擔。
然而,“新冠清零”並沒有什麼幫助——週日在香港報告了140例新感染病例——而且沒有跡象表明政府會放鬆這些限制。獵頭和行業高管告訴《路透社》,越來越多的外籍人士因此正在考慮離開,全球銀行、資產管理公司和公司律師事務所正面臨著今年一季度發放年終獎後許多員工離職的問題。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資本市場投資銀行家說:“今年夏天在香港將有更多人放棄,他們會對自己說’這實在不行’。” “作為一名銀行家,現在你在新加坡工作要好得多。你可以旅行,如果需要的話,你可以每年一到兩次咬牙來香港忍受隔離。”
在香港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最近調查的會員中,超過40%的會員表示,他們更有可能離開香港,其中大多數人將國際旅行限制列為主要因素。

“對於增長最快的財富和資產管理部門來說,缺乏訓練有素的人才供應。如果嚴厲的旅行限制持續一段不確定且漫長的時期,人才問題將變得更加嚴重,”商會主席塔拉·約瑟夫(Tara Joseph)說。“許多業內人士還預計,最終該行業的許多工作崗位將被中國大陸人才佔據,從而導致人才出現大轉移。”

香港政府淡化了任何迫在眉睫的人才短缺。它說,為了整個城市著想,抗擊冠狀病毒是其首要任務,並且它正在投資人才,以應對任何可能的專業人才流失或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可能受到的任何損害。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C&SD)的數據,香港人口在2020年中至2021年年中下降了1.2%,有超過75,000人離開了這座城市。入境事務處(Immigration Department)的數據顯示,自9月以來,香港的旅遊流量已連續五個月淨流出。
與此同時,去年來自所有國家的“一般就業政策”簽證申請總數下降了三分之一,至10,073人。金融服務業的簽證申請下降了23%。

“將人才帶入香港的提議並沒有發生,”獵頭公司華德士(Robert Walters)的華南和香港金融服務區域總監約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說。“願意來香港的人只有跨國公司或非常高階的管理層或者是沒有家庭的年輕人,”他告訴路透社。“當你看看這個城市時,金融服務人才庫肯定會越來越小。”

獵頭公司Wellesley的首席執行官克里斯蒂安·布倫(Christian Brun)表示,競爭對手亞洲中心新加坡是其中的主要受益者。“我們將開始看到更多的銀行高管駐新加坡工作,如果有選擇權的話,許多人現在更願意駐新加坡,”他說。“我們已經在對沖基金和私募股權行業看到了這種情況,銀行業也將是如此。”

一位以香港為家並在香港待了五年多的全球研究集團的金融分析師告訴《路透社》,他一直在等待香港的國際邊境開放,以便他可以見到家人和朋友。但由於沒有改變的跡象,他說他已決定在第二季度搬回美國。

“基本的一點是,我們需要見到我們的家人,而旅行限制看不到盡頭,沒有路線圖或計劃,”他說。“你最終得放棄等待,並意識到搬家是唯一的選擇。”

簡評:
從這篇報導中我們看到了:香港的金融服務行業國際專業人才的簽證申請下降了23%,而香港美國商會的40%會員將選擇離開香港。通過這些金融專業人才數據流失顯示一個本質問題:香港的國際資本流失很快,大財團也紛紛搬離香港。因為全球銀行、資產管理公司和公司律師事務所的專業人才是跟著錢及財團客戶走,只有錢和客戶離開了,這些專才高管才會離開。而香港的強制性酒店隔離政策可能只是這些人才流失的導火索或藉口而已。
報導中說金融業高管和官員對香港持更樂觀的看法,我認為是這些人的一廂情願。因為,資金及資產的屬性是趨利和趨穩定性。試想如果香港的金融環境很好,為什麼前有香港大亨李嘉誠早早變賣資產而轉投資英國,近有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變賣持有超過70年宿舍物業,凡此種種顯示出自香港《港區國安法》頒布後,香港的營商環境已經被破壞而不被資金及財團看好,大家才選擇用腳投票,紛紛離開。
大英帝國用了近200年的時間,建設了香港這顆東方明珠的國際金融中心,而中共只用了20多年的時間將這顆東方明珠破壞得暗淡無光,作為新中國聯邦人必須用我們的勇氣和智慧去傳播中共在香港的惡行,奪回香港,重建我們的聖城香港。

新聞鏈接:https://www.theepochtimes.com/hong-kongs-financial-sector-faces-talent-crunch-as-expats-head-for-the-exit_4232572.html

翻譯/簡評:Brianchow

PR:Harvey(葉知秋)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