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伦敦英喜庄园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发布:Quana 齐天二圣

一个混账官员的一句「恶意返乡」,点燃了「恶意」的火药桶。让「恶意」在网络上肆虐开来。一时间,病毒「恶意」传播、苗毒「恶意」发作、经济「恶意」艰难、生活「恶意」内卷、偶像「恶意」坍塌、就连位高权重的银监会蔡姓大佬也「恶意」变成了大老虎,而被「恶意」调查了。

「恶意」如此猖獗,情绪的火山瞬间「恶意」喷涌,以至于扒拉半天,竟然找不到一点善意了。素以传递正能量闻名的中共国网络,居然充满了「恶意」。人们被憋已久的情绪这下子找到了出口,年关岁尾满肚子压抑的人们终于找到了减压发泄的出口。

可是这世道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有司不需要返乡经济拉动内需了?曾经为了让韭菜们掏光钱包炮制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温馨版割韭菜就这么搁浅了。现在新版本是不管有钱没钱,回家过年都是「恶意返乡」。当然,你还不敢质疑,不敢追寻其中的逻辑。因为普中共国之下,只有习大帝一个人是可以有思想的,其他人仅仅是思考的念头都是满满的恶意。

河南一县长警告:“恶意返乡,先隔离,再拘留”。怎样的冷漠才能创造出这样的四字组合? - YouTube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仅回家探望家人是「恶意」返乡、连索要自己的工钱都是「恶意」讨薪、胆敢思考那就是「恶意」揣测上意,可谓是恶意绵绵无绝期。直到我们惊奇地发现在中共的恐怖统治下,每个人都靠「恶意」才能活下去,善良、正直的人在那片土地上举步维艰。

如果大诗人徐志摩活在当下的中共国,决不会写出再别康桥那样的诗句了。恐怕话风应该是这样的:轻轻地 我来了,带着满盈的恶意,正如我轻轻的离开,我挥一挥衣袖,掉进了恶意的包围圈。

还是西楚霸王有自知之明,决不「恶意返乡」给江东父老添堵。尽管连智慧的易安居士都理解不了,「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倒是王介甫看得通透「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为君王卷土来」,一句话道出玄机。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但败得那么悲壮谁还去替他卖命?死要面子的西楚霸王,当初可是有「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的显摆基因的。这样的人万一被扣上「恶意返乡」的罪名,岂不是比死还懊糟?

这一点上荆轲是个明白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回还」,明知道自己的行程是好好的肉包子喂了狗,也义无反顾地去喂狗。专制的毒素包上悲壮的外衣,成了侠客们的宿命。

舍身取义的梦做了不少,但是盘点下来成功率几乎是零,靠草莽刺客干掉草包皇帝的事件从未有过成功先例。历代专制者不是自己作死的就是身边近臣宠妾弄死的,也不乏外焦内困挤兑死的。当下中共的大帝大概率会开创一种新的死法:外焦里嫩、数死并作,值得期待。

扯得太远了。事实上「恶意返乡」的关键点,不是人们是否具有恶意,而是谁有权力定义什么是「恶意」!「意」是并未付诸行动的表征,怎么去定义什么是「恶意」?并根据「恶意」去给人定罪呢?

无疑,在抗击病毒的宏大背景下,每个人都是弱势群体,返乡者当然也不例外。无论你腰有多粗,也粗不过任性的权力。所以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任何人都可以被掌权的人定为「恶意」。

试想,当权力行使的角色发生转换的时候,当曾经的弱势者变成了掌权者的时候,弱势者突然有了定义别人为「恶意」的权力,他会不会摇身一变成了戕害别人的那个人?答案是:会的。

这就是制度、习惯、传统、文化等长期相互作用形成的一种社会生态环境。尽管许多人对此深恶痛绝并严厉批判,却难以根绝来自自身的「恶意」,难以避免自己用同样的「恶意」对待他人。

恶意似乎早已成为这个民族的传统之一。「防人之心不可无」,难以信任别人,更不要说把自己交托出去,长期的专制使「权出一孔」。所有人为了活命只能极尽所能奉一家之欢,出卖与被出卖就成了永恒的主题。恶意似乎也就成了中华传统的一部分。及至当下,这种为了媚上而戕害同侪的情形已经愈演愈烈,完全没有底线可言了。

我们新中国联邦人,以灭掉邪魔、开启民智、唤醒民众、根治传统余毒、接轨世界文明为己任。这次的「恶意返乡」事件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首先要防止我们行为中那些被种下的恶意基因发作,我们要在文明社会的背景和语境下,用普世价值与世界接轨,不许我们自己成为传播恶意和传播糟粕文化的媒介,这对于爆料革命的下一代尤为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这些爆一代,要做的太多太多了……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67d79ae9-90be-4fe9-b19e-37e8c9e419a9.png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Gnews 平台无关。

阅读更多【文雍漫谈】专栏相关文章:
文雍漫谈:长歌赋
文雍漫谈:中共才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组织
文雍漫谈:半百
文雍漫谈:一种被打了毒疫苗的审美
文雍漫谈:这一年 我们仍要穿过谎言去拥抱亲人
文雍漫谈:中共毒计成笑话 赔了贝贝又折兵
文雍漫谈:杨贝贝的七宗罪
文雍漫谈:当告密成为一种被鼓励的行为模式
文雍漫谈:一种突破底线的无耻
文雍漫谈:见证
文雍漫谈:天良丧尽是统治者的通行证 礼义廉耻是穷苦人的墓志铭
文雍漫谈:塔西佗陷阱的底部是沼泽
文雍漫谈:在选择与努力之间
文雍漫谈:他们为什么要让人民比丑
文雍漫谈:心声
文雍漫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文雍漫谈:国家信用 货币 与新世界秩序
文雍漫谈:一场游戏一场梦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阅读更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