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寸心萬緒
校對/上傳—無明逆流

1945年1月27日前蘇聯紅軍解放奧斯維辛集中營,短短的4年7個月零13天有超過至少110萬以上的猶太人在這所集中營慘遭殺害,只有7650人倖免於難,包括130名兒童。 2005年11月1日,第60屆聯大全體會議一致通過了由104個國家共同提交的一項決議草案,決定將每年1月27日定為“國際大屠殺日”。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封2.jpg

到今年正好17年,我們的七哥於2017年1月26日開啟“爆料革命”,踏上一人戰一國的偉大征程,數次以身試險,收集共產黨黑客美國、控制美國的證據,連價值過億美元的”Lady May“號受到黑客干擾在哈德遜河上原地打轉,船上所有警報全部報警鳴笛,可船長卻什麼也做不了,險些撞上運天然氣的船隻,造成船毀人亡的”事故“。從2021年11月1號起,中共國各大商業銀行紛紛以”7“字為諧音做宣傳口號,如”不負7待“等,銀行APP的版本號同樣以”7”字作為最新一版APP的版本號。 2022年這麼多的“7”是巧合嗎?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55.png

毛澤東1927年9月9日發動所謂的“秋收起義”,結果在1976年9月9日同一天死掉,正好“7×7”49年。羅京1989年6月5日在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裡說”如果我們的鐵騎繼續前進,這個螳臂擋車的歹徒能夠阻擋的了嗎?攝像機拍下的這個畫面恰恰與某些西方媒體的宣傳相反,說明我們的軍隊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克制“。 20年後的同一天2009年6月5日被官方所宣稱的淋巴癌奪取生命,病逝於北京302醫院。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54.png

前蘇聯1922年12月30日成立,1991年12月25日,鐮刀斧頭旗從克里姆林宮塔尖緩緩降下,沒超過70年;薩達姆2006年12月30日在他69歲這一年被絞死;卡扎菲在2011年10月20日,從廢棄的下水管中拖出來,亂槍打死,同樣是在他69歲這一年發生的。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53.png

2022年6月15日將是我們的”豬戰友“習近平69歲的生日。戰友們:讓我們從除夕這一天開始送他一程吧! ! !這不是詛咒、這不是巧合、這不是迷信,既然他們敢對我們的郭先生“做法”,想把郭先生壓在土裡,永世不得翻身,“來而不往非禮也”,一切的巧合,一切的歷史必然,都是人幹出來的。郭先生在2020年6月4日慶典上用吶喊的聲音連吼三聲“幹死共產黨!“、”幹死共產黨!!“、”幹死共產黨!!!”,是這種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的執著與敢為天下先的勇氣,讓我們的戰友們在不知姓名、不知年齡、不知性別的情況下,緊緊團結在一起。等那一天來到時,請戰友們整齊劃一地穿上G—fashion,創造屬於我們自己的”巧合“,書寫自己人生中最輝煌的一頁,消滅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最邪惡、最偽善的共產黨,將它的醜陋、兇殘與反人類屬性,曝光於世人面前,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馬克思曾直言不諱地講“一個幽靈,共產幽靈,飄蕩在歐洲的上空”,現在這個幽靈不僅籠罩在地球上,將來甚至還要飄到月球上去、火星上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52.png

整個二戰期間,平均每3個猶太人中,就有兩個人被關進集中營中被折磨致死,總數達600萬以上,僅奧斯維辛一號集中營屠殺人數就達驚人的110萬以上。如果不是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的戰友,將郭先生的爆料最早告訴世界各國人民,“中國人不等於共產黨”,所謂的“新冠病毒”是共產黨武漢p4實驗室製造的生化武器,“中國人“這個族群將替共產黨背黑鍋,背到什麼時候呀!再縱容共產黨存在下去,看看2年間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數,幾乎與納粹用6年時間殺掉的猶太人相當,而且做的更隱蔽、更無法追責。就因為我們的父輩們、祖輩們的自私與懦弱,加上共產黨有意識的運用古代帝王之術——馭民五術: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如果沒有郭先生的爆料,不敢想像中國人在世界上還怎麼立足?已經有加拿大人在超市指責是中國人把這個病毒帶來的了,新中國聯邦第一次讓中國人擺脫了歷史上朝代更迭時,黎明百姓慘遭殺戮的悲慘命運。

從“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次農民起義戰爭開始算起,楚漢之爭、東漢末年張角”黃巾起義“,中央下放軍權至地方鎮壓起義,直接導致東漢末年軍閥割據混戰,進而演變成魏、蜀、吳三國鼎立,鏖戰近百年。詩人描述為“馬前懸人頭,車後載婦女”、“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餘一,念之斷人腸”。

從公元291年開始,先後有汝南王亮、楚王瑋、趙王倫、齊王、長沙王、河間王、東海王越及成都王穎八王為爭奪皇位,在洛陽相互攻殺,戰亂歷時16年之久,死亡人口達數十萬,許多城鎮均被焚毀,史稱“八王之亂”。史載“至於永嘉,喪亂彌甚。雍州以東,人多飢乏,更相鬻賣,奔迸流移,不可勝數。幽、並、司、冀、秦、雍六州大蝗,草木及牛馬毛皆盡。又大疾疫,兼以饑饉”,“流屍滿河,白骨蔽野”。 (《晉書•食貨志》)西晉的“八王之亂“,最終給盤踞中原的五個少數民族以可趁之機,導致匈奴、羯、鮮卑、氐、羌入主中原,建立了前趙、後趙、前燕、前秦、後秦、北魏、北齊等數十個國家,與中原王朝進行對峙,北方漢族一度殺到僅剩不到400多萬人口,人口銳減三分之二,史稱”五胡亂華”。歷時300年之久的大流動、大遷徙、大雜居,最殘暴的羯族遭到毀滅性打擊,被滅族,相對殘暴的羌族、氐族大部分被殺死,僅有少量人口融入漢族,匈奴是北方最厲害的民族,大部分被趕到歐洲,相對溫和的鮮卑族在隋唐以後逐漸融入漢族。

隋文帝仁壽四年(604年),隋文帝楊堅的次子楊廣發動宮廷政變,殺死父親和哥哥楊勇,為滿足自己驕奢淫逸的腐朽的生活,隋煬帝楊廣“詔發天下丁夫,男年十五以上,五十以下,俱要至。如有匿之者斬三族”役夫總數達543萬餘人;另擴建洛陽皇宮。每月役丁達200萬人,又三次率軍進攻高麗,傷亡無數。百姓苦不堪言,於公元611年,今河南省滑縣瓦崗寨鄉爆發“瓦崗寨起義”。隋末至唐初,從公元611到628年18年間,兵變、民變和宮廷政變共136次,有50多位稱帝稱王者,均統兵15萬人以上,各據一方,相互混戰。全國戶數由890萬減至290萬,人口由公元606年的4602萬人,減到639年的1235萬人,損失率73%。

公元755年至公元763年,安祿山、史思明擁兵自重,唐肅宗、唐代宗父子為奪回大唐江山,歷時8年討伐,史稱“安史之亂”;歷時8年的殘殺,使黃河流域蕭條淒慘,人煙斷絕,獸遊鬼哭。中國人口從900萬戶銳減至200萬戶,3/4的人慘死於變亂之中,殘存者以紙為衣。公元755年,全國有5292萬人口,到760年,全國人口僅餘1699萬。損失率68%。

唐末又爆發黃巢起義軍,他曾寫下“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戴黃金甲”現實中長安透的可不是菊花的香氣,而是長安城百姓的鮮血。黃巢所過之地,百姓淨盡、赤地千里。 《舊唐書》記載:黃巢率領全軍圍陳州近一年,數百(一說三千)巨碓,同時開工,成為供應軍糧的人肉作坊,流水作業,日夜不輟。將活生生的鄉民、俘虜,無論男女,不分老幼,悉數納入巨舂,頃刻磨成肉糜,並稱之為“搗磨寨”。陳州四周的老百姓被吃光了,就“縱兵四掠,自河南、許、汝、唐、鄧、孟、鄭、汴、曹、徐、兗等數十州,咸被其毒”。唐末到五代十國,前後歷時80年,中國內外一片混戰,億萬生靈塗炭。前後58個皇帝,有42個死於非命。唐武宗時,全國有496萬戶,後周世宗進,僅餘120萬戶。到宋初為200萬戶。損失率76%。

蒙古人滅花剌子模,屠殺撒馬爾罕城約百萬人;滅西夏,屠八十餘萬人。蒙古人數次西征,凡有抵抗即屠城,共屠數百城,包括屠殺了巴格達的數十萬人口,整個中亞一片廢墟。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51.png

2017年11月2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邀請抗蒙大片《怒戰狂心》又名《科洛夫拉特傳奇》的男主演:伊利亞·馬拉科夫,女主演:波莉娜·切爾內紹娃一同在VIP影廳觀看成吉思汗之孫拔都汗的金帳汗國對梁贊公國入侵的電影。主角是一位叫葉夫帕季·科洛夫拉特的工長,他帶頭反抗蒙古人對古羅斯的統治,最後以身殉國。被評為俄版的斯巴達三百勇士。這部電影根據俄羅斯真實的歷史事件改編的,氣勢恢宏、場面宏大、震撼人心,真實再現了“戰鬥民族”不屈的意志與蒙古人嗜血成性的殘暴本質。由此可窺見到,成吉思汗鐵木真和其孫子忽必烈,對漢人、南人(南宋統治區百姓的統稱),以施行種族滅絕政策,達到統一中國,建立元政權的目的。

宋宣和三年(1122年),全國人口9347萬,到元初至元十一年,(1274年)人口僅剩887萬。損失率高達91%。成吉思汗鐵木真公元1215年攻陷金國都城中都(北京),對城中居民進行長達一個月之久的大屠殺,超過100萬人未能倖免。忽必烈1271年統一全國,國土面積大概有兩千萬平方公里,這個面積相當於解體前的蘇聯,實行人口等級劃分:第一等級:蒙古人;第二等級:色目人;第三等級:漢人;第四等級:南人,使得民族矛盾加劇,98年之後被一個乞丐和當過和尚的朱元璋推翻。蒙古人在中國境內實施的種族滅絕政策共殺掉7000多萬人口,載入1985年出版的《吉尼斯世界記錄大全》。蒙古人統治下的漢人、南人是賤民,如果殺死蒙古人要償命,殺回回罰銀80兩,殺漢人則只需罰交一頭毛驢的價錢。漢人娶新媳婦,頭一夜一定要讓給蒙古保長,漢人甚至連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為名。也不能擁有武器,只能幾家合用一把菜刀。

元人陶宗儀所著的《南村輟耕錄》裡說,“天下兵甲方殷,而淮右之軍嗜食人,以小兒為上。……或使坐兩缸間,外逼以火;或於鐵架上生炙;或縛其手足,先用沸湯澆潑,卻以竹帚刷去苦皮;或盛夾袋中,入巨鍋活煮;或男子止斷其雙腿,婦女則特剜其兩乳。酷毒萬狀,不可具言。”他們把人肉叫做“想肉”,意謂食之而使人想也。 “淮右之軍”即朱元璋之軍,這個吃人上癮的軍隊,何嘗考慮過民意!

明朝的開國者朱元璋出身微賤,生性殘暴。他在生計艱難之際為郭子興收留重用,完全借郭子興而興,得勢後卻忘恩負義。朱元璋的好友殺了都元帥,朱元彰又殺了好友,當上都元帥。 1366年,朱元彰救應遭難的皇帝,在龍舟上把皇帝推入長江,建立了明朝。他殺來殺去,先征服了中國人,才轉向驅趕已經勢微的蒙古人。

朱元璋奪得天下後,朱元璋翻臉不認人,“火燒獨角樓”,大殺功臣、朝臣。據史書記載,胡惟庸、李善長、藍玉三案總共殺人達10萬之多。朱元璋在位30年,殺人20萬,基本上將功臣殺光。連毫無二心的幼時放牛娃朋友徐達也不放過,可謂冷酷殘暴到了極點。朱元璋賜給常遇春美妾,可常遇春的元配砍掉了美妾的手。朱元璋派人殺了常遇春的元配,將其肋骨砍成小塊煮熟,由朱元璋分發給常遇春及眾大臣食用。明朝最著名的酷刑莫過於“剝皮楦草”,就是將一個活人的皮剝下來,再塞上草。歷史上的皇帝很少用這種酷刑,只有土匪、流寇和酷吏才下得了手,而明初的幾個皇帝竟都樂此不疲。剝皮時如果讓被剝皮者早死了,明朝竟規定:“有即斃者,行刑之人坐死。”朱元璋在各州縣設有“剝皮亭”,官員一旦被指控貪污,無須審判即被剝皮,懸皮於亭中,以示警戒。他懲治官僚,如空印案、郭桓案,數万人被連累致死。因貪污罪名死於監獄或被判刑的,每年都有數万人。但明王朝最終仍然陷於腐敗泥淖而不能自拔,嚴嵩的貪污款就相當於好幾年的國防預算!明太祖朱元璋死後,用了46名妃妾、宮女殉葬。在以後的70年中,這種野蠻的製度又在皇帝與諸王中流行。

明朝第三位皇帝,明成祖朱棣1402年奪取親侄子,朱元璋長子長孫朱允炆建文帝的皇位,從起兵到登基改國號為永樂,大約有20多萬明政府軍官被朱棣殺戮,南京建文帝皇宮被攻破以後,宮中的宮人、女官、太監幾乎被殺絕,一次就枉殺14000人。對於建文帝的舊臣如方孝孺等人全部殺死。僅方孝孺一家,滅“十族”就殺掉873人!對於方孝孺的妻女,喪盡天良的朱棣竟把她們送進軍營,讓士兵輪姦,一個女子一日一夜要受20餘名男子的凌辱。有被摧殘致死的,朱棣就下聖諭將屍體餵狗吃。永樂末年,他大肆屠殺宮女、宦官,在這次大慘案中,被殺的宮女有3000人之多。明成祖死亡(1424年)的當天,30多名宮女都被餉之於庭,吃完以後被帶上殿堂。殿堂內置有小木床,使宮女立在床上,樑上結有繩套,把她們的頭放在圈套中,然後撤掉小床,將其吊死。據說,這樣殉葬比活埋要痛快得多。

自李自成起義到吳三桂滅亡,明末清初國內混戰的54年。從明末的1億人口,到清世祖順治帝愛新覺羅·福臨時全國人口只剩下1400萬人。銳減80%,損失人口8000多萬。

明崇禎十七年(1644年)八月初九,張獻忠攻陷成都,下令屠城三日。三日過了,停止大殺,仍然每日小殺百餘人以樹威。據歐洲傳教士利類斯和安文思二人所著《聖教入川記》記載,張獻忠每日殺一二百人,為時一年又五個月,累計殺人10萬,亦不算多。清軍一來便逃跑,在逃離前殺盡四川人。 《溫江縣志》上說,溫江縣由於張獻忠的屠剿“人類幾滅”。張獻忠死去13年後(1659年),縣里清查戶口,全縣僅存32戶,男31丁,女23口“棒棒莽莽,如天地初闢“。民國《簡陽縣志》卷十九記載:”明末兵荒為厲,概成曠野,僅存土著14戶。”張獻忠學朱元璋剝人皮,“先施於蜀府宗室,次及不屈文武官,又次及鄉紳,又次及本營將弁。凡所剝人皮,滲以石灰,實以稻草,植以竹竿,插立於王府前街之兩旁,夾道累累,列千百人,遙望如送葬俑”。張獻忠創造了許多殺人的名堂,譬如派遣將軍們四面出擊,“分屠各州縣”,名曰“草殺”。上朝的時候,百官在下邊跪著,他招喚數十隻狗下殿,群狗嗅到誰,就把誰拉出去斬了,這叫“天殺”。他想殺讀書人,就開科取士,將數千四川學子騙來殺光。

每屠殺一地,都詳細記錄所殺人數,其中記有人頭幾大堆,人手掌幾大堆,人耳朵幾大堆。打下麻城後,他把婦女的小腳砍下來堆成山,帶著他最心愛的一個小妾去參觀。小妾笑著說:“好看!好看!只是美中不足,要再有一雙秀美的小腳放在頂端,就再好也不過了。”張獻忠笑瞇瞇地說:“你的腳就最秀美。”於是把小妾的腳剁下來放到“山尖”上。張獻忠兵敗潰退,更是殺婦女醃漬後充為軍糧。如遇上有孕者,刨腹驗其男女。對懷抱中嬰幼兒則將其拋擲空中,下以刀尖接之,觀其手足飛舞而取樂。稍大一些的兒童或少年,則數百人一群,用柴薪點火圍成圈,士兵在圈外用矛戟刺殺,看其呼號亂走以助興致。

滿族征服漢族,始終貫徹一個既定方針:屠殺。唯獨對蒙古人和朝鮮族例外。努爾哈赤的清軍佔領遼東地區後,先殺窮人再殺富人,共殺遼民300多萬,遼東地區的漢人基本被殺。皇太極破錦州,三日搜殺,婦孺不免;掠濟南,城中積尸13萬。揚州城破,揚州頓成地獄,死者達80餘萬。比地獄更難忘是人民引頸受戮的場面。史載:只要遇見一個滿族士兵,“南人不論多寡,皆垂首匍伏,引頸受刀,無一敢逃者”。一個清兵,遇見數十名青壯男子,清兵橫刀一呼:“蠻子來!蠻子來!”這些人皆戰戰兢兢,無一敢動。這個清兵押著這些人(無捆綁)去殺人場,沒有一人敢反抗,甚至沒有一人敢跑。到刑場後,清兵喝令:“跪!”呼啦啦全部跪倒,任其屠殺。

清軍在江陰一縣,就殺了17萬人,全城僅50人倖存。嘉定三屠殺了50多萬人。 1649年,清軍佔領湖南湘潭後屠城。同年平定大同的反清暴亂,大同全城軍民被屠盡,“附逆抗拒”州縣及汾州全城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殺。 1650年攻破廣州時屠城,“屠戮甚慘,居民幾無噍類……累骸燼成阜,行人於二三里外望如積雪”。

張獻忠的屠殺與清兵入侵,使四川人口由600多萬銳減至50萬,只剩下10%左右。整個中國,“縣無完村,村無完家,家無完人,人無完婦”。膽敢反抗的居民幾被殺盡,留下的大抵是一些順服的奴才。此外,滿清又殺苗民100萬,殺回民數百萬,把漠北蒙古的準葛爾部落殺到只留最後一個幼童!在世界歷史上都是罕見的殘忍!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全國人口為39110萬人,白蓮教起義失敗後,全國人口為27566萬人,相互屠殺損失了1.1億人口。白蓮教起義軍在歷時9年多的戰鬥中,佔據或攻破州縣達204個,抗擊清政府從16個省徵調來的大批軍隊,殲滅了大量清軍,擊斃副將以下將弁400餘名,提鎮等一﹑二品大員20餘名。清政府耗費軍費2億兩,相當於4年的財政收入。這次起義使清王朝元氣大傷,此後清王朝的統治逐漸走向衰落。

1850年末至1851年初,由洪秀全、楊秀清、蕭朝貴、馮雲山、韋昌輝、石達開組成的領導集團在廣西金田村發動反抗清朝的武裝起義。後建立“太平天國”,並於1853年3月攻下江寧(今南京),定都於此,改稱天京。洪秀全領導的太平天國起義,在起義後的6年中,不過犧牲4000餘人。然而1856年的內訌,洪秀全利用韋昌輝殺害楊秀清及親信6000餘人,又在天京大開殺戒,兩個月總共殺了文武官員2萬人。後來又利用石達開來天京靖難,凌遲處死韋昌輝,將其屍體寸磔,割成許多塊,每塊皆二寸,掛在各處醒目的柵欄處,標上“北姦肉,只准看不准取”的字樣,真是慘厲之至。 “洪楊之變”最終導致了十幾萬人被殺。

同治三年(1864年)四月二十七日,太平天國天王洪秀全病逝於天京,同一年,曾國藩率湘軍攻入“天京”後,殺害數十萬人。整個天京城所餘3萬多名太平天國將士,無一投降,全部戰死或者自殺。太平天國強盛時,南京最多時有100萬人口,到光緒登基時,十幾年的時間,南京只剩下不到50萬人口。

太平天國爆發前夕,中國人口為4.3億。太平天國失敗後,中國人口只剩下2.3億人。一場農民戰爭使中國損失了2億人,其中只有4000萬人直接死於戰爭,這是何等的殘酷!以後直到1911年,全國人口才恢復到3.4億人。

1862年陝西和甘肅等地發生回人和漢人相互仇殺的事件,隨者時間的推移這些戰爭波及地區越來越廣,在這種情況下清朝派左宗棠成為這兩個地區的總督,最終結束這場巨大的災難。左宗棠在同治八年(1869年)敘述甘肅東部的情形說:“平、慶、涇、固(平涼、慶陽、涇川、固原)之間,千里荒蕪,彌望白骨黃茅,炊煙斷絕,被禍之慘,實為天下所無。”《平定關隴紀略》一書中說:“死者既暴骨如莽,生者復轉徙之他。蝗旱繼之,癘疫又繼之,浩劫之餘,孑遺有幾?方是時,千里蕭條,彌望焦土”據相關史料統計,陝西在動亂前總人口約1400萬,甘肅、寧夏、西寧動亂前總人口約1900萬。動亂後,陝西總人口700萬左右,甘肅、寧夏、西寧總人口400萬左右,估算陝甘回亂,導致陝甘地區損失總人口至少2300萬左右!而漢民被屠殺約2000萬,回民被屠殺約600萬!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50.png

以上歷朝歷代屠殺的總和與共產黨100年來對中國人的屠殺不過是九牛一毛,僅”計劃生育“一項政策,官方曾在新聞發布會上自豪的宣布過讓中國人少生了4個億的人口加上之前的”土改、肅反、鎮反、三反、五反、反右、人民公社化、大躍進“還有”“文革,至少也得有一個億吧!建政以來至少殺掉5億以上人口,這還不包括建政以前在江西殺的,在延安”整風”期間殺的和在武漢封城期間,整個疫情期間全國各地被中共病毒直接、間接奪去生命的人和以犧牲環境為代價造成水污染、土壤污染、大氣污染致使人民群眾罹患上各種癌症死亡的和以次充好、以假亂真逐利為目的所引發的各種食品安全以及各種假、毒疫苗的接種導致殘疾、死亡人數。中共自己公佈的到1952年底,消滅的“反革命分子”是240餘萬人,實則遇害的國民黨縣長以下至地方甲長的公教人員及地主最少在500萬人以上。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四個部門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在“三反五反”中有32萬3千1百餘人被逮捕,280餘人自殺或失踪;在1955年“反胡風運動”中,有5千餘人被牽連,5百餘人被逮捕,60餘人自殺身亡,12人非正常死亡;在隨後的“肅反”運動中,有2萬1千3百餘人被判死刑,4千3百餘人自殺或失踪。中共建政後死亡最多的政治運動是“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 。據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紀實》一書,在“大饑荒”一文中說“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四千萬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千萬,這可能是本世紀世界最大的飢荒。”實際數目只有等共產黨倒台以後才有可能被世人所知。文革從1966年5月16日正式開始的。這段時間中共自己稱為“十年浩劫“胡耀邦後來對南斯拉夫記者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佔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據《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中做如下記載:”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1千2百餘個家庭被毀。“而根據中國縣志記載的統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達七百七十三萬人。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49.png

每一個部分都可以單獨拿出來寫上好幾篇都寫不完共產黨的邪惡,郭先生說氣到咬自己嘴唇那種刻骨銘心的恨,我跟我爸講不要打加強針,給他看打了針以後各種副作用的視頻,各種倒地、皮膚潰爛、全身雙手、雙腳發抖,走路搖搖晃晃、上街示威遊行的畫面,為了讓我關掉不要播放,拿著菜刀追著我砍,我太感同身受了,不然我也沒必要列舉這麼多、這麼詳細。我寫這麼多不是我想囉嗦,共產黨確實太罄竹難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