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骨外科医生Joel接种第一剂Modena疫苗后不久,被诊断出患有横惯性脊髓炎,一种严重的、可能是永久性的脊髓损伤。由于症状严重,Joel不能再从事骨外科医生的工作。Joel的生活因为疫苗副作用彻底改变,幸亏有他的家人和孩子们的支持和朋友的爱,他才支撑过来。他也遇到了和他同病相怜的人,因着疫苗灾难失去了家人或者自身还在经历疾病。Joel不是一个人,他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害者中的一个。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站出来。

视频字幕:

Dr. Joel Wallskog我是一名骨外科医生。帮助别人一直是我的使命。12月30日我接种了第一针Moderna新冠疫苗,大概一周后,我的脚发麻。几天后,我的腿变得无力,我开始步履蹒跚,最终在工作中倒下。在我倒下后不久,我被诊断出患有横惯性脊髓炎,这是一种严重的、可能是永久性的脊髓损伤。

你们今天看到我站在这里,但你们没有看到的是,在过去一年中我不得不忍受的麻木、虚弱和神经疼痛。由于我症状的严重性,我不得不面对我已经不适合从事骨外科医生工作的现实。我从事了19年的职业生涯很可能已经结束。为病人和社区服务的日常随之被孤独和残疾所取代,再也不会有上门问诊了。

疫苗副作用改变了我的生活。我非常绝望。如果沒有我的妻子、我的四个了不起的孩子和我密友的爱,我会在黑暗中倒下。寻找爱和支持,对我和我们疫苗受害者朋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今天在场的各位,你们的支持也是至关重要的。在这段旅程中,我真正有幸见到了 Brienne Dressen , 他的生活被 AstraZeneca新冠疫苗所改变。我还遇到了Maddie De Gary这样的孩子,他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还有像 Ernest Ramirez这样失去儿子的父亲。他们可怕但英勇的经历触动了我的心。

我发现了治愈的一个重要基石,我意识到我不是一个人,我是千万个受害者中的一个。

字幕:Vekap / 听写:雨中漫步 / 翻译:Blue / PR:Roberts / 简评/文字整理/编辑:胖丁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