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視頻組

素材:文倩
翻譯:文𤦍
字幕:文雅

現在加入我們的是壹個醫生小組,他們是‘擊敗強制疫苗集會’(Defeat the Mandates Rally)的重要成員,病毒學家、免疫學家、mRNA 技術的共同創造者。

Robert Malone博士是真相健康基金會的首席醫學顧問,美國心臟病學雜誌的高級副主編,Peter McCullough博士和家庭醫生Scott Jensen博士。
 
 醫生們,很高興見到大家。
 
 McCullough博士,我想從妳開始,請告訴我這次集會的目標是什麽?

主要目標是讓美國人聽到權威醫生對疫苗的意見,是否打疫苗是壹個醫療決定,這是個人選擇,盡管疫苗仍在研究中,但它們仍然是大型公共衛生研究計劃的壹部分,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在任何行業中強制疫苗的使用,這是關於醫療選擇的自由。
 
Malone 博士,我之前在直播中問過妳,我不明白的是,我們現在已經走進這場病毒大流行兩年多了,為什麽我們沒有關於自然免疫的數據?那麽多人受新冠的影響,為什麽我們不讓CDC或其他壹些政府機構或壹些私人醫院追蹤自然免疫可持續多久?

很好的問題,我不明白為什麽政府沒有這麽做,為什麽政府不去強制醫藥公司這麽做,有 140 多篇論文證明了自然免疫相對於疫苗的優越性,並且疫苗不能阻止Omicron的感染和傳播。
 
Jensen博士,作為家庭醫生,妳對人們有什麽建議? 妳建議他們接種疫苗嗎? 還是看情況而定? 妳如何為尋求幫助的患者提供建議?

我們底線是如果人們沒有醫療選擇的自由,那等同於沒有自由,我對新冠疫苗和其它疫苗的態度壹致,我讓病人有機會問問題,我對病人說,如果查看冠狀病毒的歷史,我們發現來自自然抗體的免疫是持久的,我想病人知道當涉及到疫苗時,無論是 mRNA 還是任何其他技術,這都是他們的選擇,它必須是壹種能引發特定免疫反應的疫苗,這與我們對化療所做的事情相同,我們無法想象由政府來告訴我們如何治療前列腺癌或乳腺癌是怎樣的情況,不能讓政府來決定我們是否要接種疫苗。
 
McCullough博士,當妳看到今天人們為法律和生命而集會時,人們將矛頭指向政府,即國會,那是他們的目標聽眾,妳認為誰是這次集會的目標聽眾?

這次集會的聽眾是任何企業、政府或教育領域的領導,這實際上已經觸發了疫苗強制措施,他們需要非常非常仔細地考慮這壹點,要知道美國大公司星巴克剛剛全面放棄了疫苗強制措施,世衛組織最近也停止了對加強針的推進,英國最近也停止了新冠相關的各種強制措施,相信我們應該很快看到各個董事會、公司、教育機構、政府部門和其他各行各業的決策層做出變化。
 
Malone博士,疫苗絕對是妳的專長領域,新冠疫苗與我們從小到大打的其它疫苗有何不同?

也是很好問題,這些新冠疫苗未經許可,其使用的實驗性技術規模前所未有,其他強制接種的疫苗是成熟的技術,是有許可的,我們了解其安全和有效性,反觀新冠疫苗,無數據可研究,他們需要數年時間來確定長期影響,而我們對此仍壹無所知,因此強制這些實驗性產品意味著我們在進行現代科學史上最大規模的人類實驗。
 
Jensen博士,我想為妳播放壹些視頻片段……抱歉我想說是,有很多人因為前面兩位醫生提到的諸多原因而對打疫苗猶豫不決,CNN的Don Lemon因此稱他們為白癡,來聽聽:
 
‘我們必須要為社會的更大利益行事,而不是為那些認為可以自己研究、想淩駕於法律之上、想打破規則的白癡們讓步,澳大利亞的諾瓦克·德約科維奇…澳大利亞說:不不不,我們將著眼於社會中每個人的利益,而妳不是其中的壹部分。’
 
所以,Jensen 博士,我認為妳比Don Lemon 有更多的醫療經驗,妳同意他的評價嗎? 
 
我想Don Lemon會活到為自己所說的蠢話後悔的那壹天,這確實觸及了憲法的核心,在9月9日,拜登總統發布了新聞發布會,他想在國會采取行動,然後憲法打了他的臉,說:不,對不起,最高法院說妳們不能對憲法這樣做,這會是我們看到的最終結果,我們都覺得柏林墻再次倒塌了,而這壹次柏林墻是傳統的既定敘事,由傳統媒體去定義,它正在坍塌,Don Lemon有壹天會後悔,因為我們所經歷的壹切壹次又壹次地違反了憲法,這與這次遊行有很大關系,這是關於健康的自由,因為沒有它,我們真的沒有自由,人們正在醒來,我們已經看到數十萬人在歐洲國家示威,美國是時候展現力量,大聲說不了。
 
好的醫生們,我們的時間快到了,如果有人無法前往華盛頓也去不了遊行,請用15秒鐘對他們說出妳的想法,從妳開始McCullough博士,妳希望這個周末人們聽到妳說什麽。
 
McCullough博士:醫療自由之環、社會自由之環,和經濟自由之環密不可分,我們不能讓醫療自由之環被輕易打破,每個人對註射到自己體內的東西有自主權,沒有人可以施加任何壓力或威脅以侵犯這項神聖的權利。 
 
Malone 博士:科學已定,Omicron 可以穿透疫苗,無論妳是否接種了疫苗,您仍可能感染和傳播病毒,Don Lemon錯了,因為他對科學知之甚少,疫苗不起作用,這不是壹個政治問題,這是確定的科學,然而權威們要強推壹種無效且不安全的產品,它不應被強加於任何人。 
 
Jensen博士:過去兩年教會了我們什麽?那就是我們必須開始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舊有的認知被壹體政府、大科企和大制藥公司威迫和操控,他們對我們自由的侵犯是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遺產,在這方面,我們再也不能自滿。 
 
醫生們,非常感謝,這是我的醫療建議:華盛頓很冷,請裹好衣服註意保暖,我不想看到妳們生病,先生們,祝有壹個偉大的演講,周末愉快,註意安全。 
 
謝謝。

編輯/發文:K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