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夏虫不可语冰

七哥忽传美脱钩,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战友懵何事,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夜行锦衣好还乡。

谎言暴力共产党,噩梦缠身命不长。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yuxingcao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