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寸心万绪
校对/上传—无明逆流

1945年1月27日前苏联红军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短短的4年7个月零13天有超过至少110万以上的犹太人在这所集中营惨遭杀害,只有7650人幸免于难,包括130名儿童。2005年11月1日,第60届联大全体会议一致通过了由104个国家共同提交的一项决议草案,决定将每年1月27日定为“国际大屠杀日”。

到今年正好17年,我们的七哥于2017年1月26日开启“爆料革命”,踏上一人战一国的伟大征程,数次以身试险,收集中国共产党(以下简称中共)黑客美国、控制美国的证据,连价值过亿美元的“Lady May”号受到黑客干扰在哈德逊河上原地打转,船上所有警报全部报警鸣笛,可船长却什么也做不了,险些撞上运天然气的船只。从2021年11月1号起,中共国各大商业银行纷纷以“7”字为谐音做宣传口号,如“不负7待”等,银行APP的版本号同样以“7”字作为最新一版APP的版本号。2022年这么多的“7”是巧合吗?

毛泽东1927年9月9日发动所谓的“秋收起义”,结果在1976年9月9日同一天死掉,正好“7×7”49年。罗京1989年6月5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里说“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挡车的歹徒能够阻挡的了吗?摄像机拍下的这个画面恰恰与某些西方媒体的宣传相反,说明我们的军队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克制”。20年后的同一天2009年6月5日被官方所宣称的淋巴癌夺取生命,病逝于北京302医院。

前苏联1922年12月30日成立,1991年12月25日,镰刀斧头旗从克里姆林宫塔尖缓缓降下,没超过70年;萨达姆2006年12月30日在他69岁这一年被绞死;卡扎菲在2011年10月20日,从废弃的下水管中拖出来,乱枪打死,同样是在他69岁这一年发生的。

2022年6月15日将是我们的“猪战友”习近平69岁的生日。战友们:让我们从除夕这一天开始送他一程吧!!!这不是诅咒、这不是巧合、这不是迷信,既然他们敢对我们的郭先生“做法”,想把郭先生压在土里,永世不得翻身,“来而不往非礼也”,一切的巧合,一切的历史必然,都是人干出来的。郭先生在2020年6月4日庆典上用呐喊的声音连吼三声“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是这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执着与敢为天下先的勇气,让我们的战友们在不知姓名、不知年龄、不知性别的情况下,紧紧团结在一起。等那一天来到时,请战友们整齐划一地穿上G—fashion,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巧合”,书写自己人生中最辉煌的一页,消灭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最邪恶、最伪善的中共,将它的丑陋、凶残与反人类属性,曝光于世人面前,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马克思曾直言不讳地讲“一个幽灵,共产幽灵,飘荡在欧洲的上空”,现在这个幽灵不仅笼罩在地球上,将来甚至还要飘到月球上去、火星上去。

整个二战期间,平均每3个犹太人中,就有两个人被关进集中营中被折磨致死,总数达600万以上,仅奥斯维辛一号集中营屠杀人数就达惊人的110万以上。是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的战友,最早将郭先生的爆料,以及“中国不等于中共;中共不等于中国人”告诉世界人民,“新冠病毒”是中共武汉p4实验室制造的生化武器。如果没有将中国人和中共分开,中国人这个族群将替中共背黑锅,背到什么时候呀!再纵容中共存在下去,看看2年间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数,几乎与纳粹用6年时间杀掉的犹太人相当,而且做的更隐蔽、更无法追责。就因为我们的父辈们、祖辈们的自私与懦弱,加上中共有意识的运用古代帝王之术——驭民五术: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如果没有郭先生的爆料,不敢想象中国人在世界上还怎么立足?已经有加拿大人在超市指责是中国人把这个病毒带来的了,新中国联邦第一次让中国人摆脱了历史上朝代更迭时,黎明百姓惨遭杀戮的悲惨命运。

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第一次农民起义开始,到楚汉之争。再到东汉末年张角“黄巾起义”,为镇压起义,中央下放军权至地方,这直接导致东汉末年军阀割据混战,进而演变成魏、蜀、吴三国鼎立,鏖战近百年。诗人描述为“马前悬人头,车后载妇女”、“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余一,念之断人肠”。

从公元291年开始,先后有汝南王亮、楚王玮、赵王伦、齐王、长沙王、河间王、东海王越及成都王颖八王为争夺皇位,在洛阳相互攻杀,战乱历时16年之久,死亡人口达数十万,许多城镇均被焚毁,史称“八王之乱”。史载“至于永嘉,丧乱弥甚。雍州以东,人多饥乏,更相鬻卖,奔迸流移,不可胜数。幽、并、司、冀、秦、雍六州大蝗,草木及牛马毛皆尽。又大疾疫,兼以饥馑”,“流尸满河,白骨蔽野”。(《晋书•食货志》)西晋的“八王之乱“,最终给盘踞中原的五个少数民族以可趁之机,导致匈奴、羯、鲜卑、氐、羌入主中原,建立了前赵、后赵、前燕、前秦、后秦、北魏、北齐等数十个国家,与中原王朝进行对峙,北方汉族一度杀到仅剩不到400多万人口,人口锐减三分之二,史称“五胡乱华”。历时300年之久的大流动、大迁徙、大杂居,最残暴的羯族遭到毁灭性打击,被灭族,相对残暴的羌族、氐族大部分被杀死,仅有少量人口融入汉族,匈奴是北方最厉害的民族,大部分被赶到欧洲,相对温和的鲜卑族在隋唐以后逐渐融入汉族。                              

隋文帝仁寿四年(604年),隋文帝杨坚的次子杨广发动宫廷政变,杀死父亲和哥哥杨勇,为满足自己骄奢淫逸的腐朽的生活,隋炀帝杨广“诏发天下丁夫,男年十五以上,五十以下,俱要至。如有匿之者斩三族”役夫总数达543万余人;另扩建洛阳皇宫。每月役丁达200万人,又三次率军进攻高丽,伤亡无数。百姓苦不堪言,于公元611年,今河南省滑县瓦岗寨乡爆发“瓦岗寨起义”。隋末至唐初,从公元611到628年18年间,兵变、民变和宫廷政变共136次,有50多位称帝称王者,均统兵15万人以上,各据一方,相互混战。全国户数由890万减至290万,人口由公元606年的4602万人,减到639年的1235万人,损失率73%。

公元755年至公元763年,安禄山、史思明起兵作乱,历时8年,史称“安史之乱”;8年的残杀,使黄河流域萧条凄惨,人烟断绝,兽游鬼哭。中国人口从900万户锐减至200万户,3/4的人惨死于变乱之中,残存者以纸为衣。公元755年,全国有5292万人口,到760年,全国人口仅余1699万。损失率68%。

唐末又爆发黄巢起义军,他曾写下“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戴黄金甲”。现实中长安透的可不是菊花的香气,而是长安城百姓的鲜血。黄巢所过之地,百姓净尽、赤地千里。《旧唐书》记载:黄巢率领全军围陈州近一年,数百(一说三千)巨碓,同时开工,成为供应军粮的人肉作坊,流水作业,日夜不辍。将活生生的乡民、俘虏,无论男女,不分老幼,悉数纳入巨舂,顷刻磨成肉糜,并称之为“捣磨寨”。陈州四周的老百姓被吃光了,就“纵兵四掠,自河南、许、汝、唐、邓、孟、郑、汴、曹、徐、兖等数十州,咸被其毒”。唐末到五代十国,前后历时80年,中国内外一片混战,亿万生灵涂炭。前后58个皇帝,有42个死于非命。唐武宗时,全国有496万户,后周世宗进,仅余120万户。到宋初为200万户。损失率76%。

蒙古人灭花剌子模,屠杀撒马尔罕城约百万人;灭西夏,屠八十余万人。蒙古人数次西征,凡有抵抗即屠城,共屠数百城,包括屠杀了巴格达的数十万人口,整个中亚一片废墟。

2017年11月2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邀请抗蒙大片《怒战狂心》又名《科洛夫拉特传奇》的男主演:伊利亚·马拉科夫,女主演:波莉娜·切尔内绍娃一同在VIP影厅观看成吉思汗之孙拔都汗的金帐汗国对梁赞公国入侵的电影。主角是一位叫叶夫帕季·科洛夫拉特的工长,他带头反抗蒙古人对古罗斯的统治,最后以身殉国。被评为俄版的斯巴达三百勇士。这部电影根据俄罗斯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的,气势恢宏、场面宏大、震撼人心,真实再现了“战斗民族”不屈的意志与蒙古人嗜血成性的残暴本质。 由此可窥见到,成吉思汗铁木真和其孙子忽必烈,对汉人、南人(南宋统治区百姓的统称),以施行种族灭绝政策,达到统一中国,建立元政权的目的。

宋宣和三年(1122年),全国人口9347万,到元初至元十一年,(1274年)人口仅剩887万。损失率高达91%。成吉思汗铁木真公元1215年攻陷金国都城中都(北京),对城中居民进行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大屠杀,超过100万人未能幸免。忽必烈1271年统一全国,国土面积大概有两千万平方公里,这个面积相当于解体前的苏联,实行人口等级划分:第一等级:蒙古人;第二等级:色目人;第三等级:汉人;第四等级:南人,使得民族矛盾加剧,98年之后被一个乞丐和当过和尚的朱元璋推翻。蒙古人在中国境内实施的种族灭绝政策共杀掉7000多万人口,载入1985年出版的《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蒙古人统治下的汉人、南人是贱民,如果杀死蒙古人要偿命,杀回回罚银80两,杀汉人则只需罚交一头毛驴的价钱。汉人娶新媳妇,头一夜一定要让给蒙古保长,汉人甚至连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为名。也不能拥有武器,只能几家合用一把菜刀。

元人陶宗仪所著的《南村辍耕录》里说,“天下兵甲方殷,而淮右之军嗜食人,以小儿为上。……或使坐两缸间,外逼以火;或于铁架上生炙;或缚其手足,先用沸汤浇泼,却以竹帚刷去苦皮;或盛夹袋中,入巨锅活煮;或男子止断其双腿,妇女则特剜其两乳。酷毒万状,不可具言。”他们把人肉叫做“想肉”,意谓食之而使人想也。“淮右之军”即朱元璋之军,这个吃人上瘾的军队,何尝考虑过民意!

明朝的开国者朱元璋出身微贱,生性残暴。他在生计艰难之际为郭子兴收留重用,完全借郭子兴而兴,得势后却忘恩负义。朱元璋的好友杀了都元帅,朱元彰又杀了好友,当上都元帅。1366年,朱元彰救应遭难的皇帝,在龙舟上把皇帝推入长江,建立了明朝。他杀来杀去,先征服了中国人,才转向驱赶已经势微的蒙古人。

朱元璋夺得天下后,朱元璋翻脸不认人,“火烧独角楼”,大杀功臣、朝臣。据史书记载,胡惟庸、李善长、蓝玉三案总共杀人达10万之多。朱元璋在位30年,杀人20万,基本上将功臣杀光。连毫无二心的幼时放牛娃朋友徐达也不放过,可谓冷酷残暴到了极点。朱元璋赐给常遇春美妾,可常遇春的元配砍掉了美妾的手。朱元璋派人杀了常遇春的元配,将其肋骨砍成小块煮熟,由朱元璋分发给常遇春及众大臣食用。明朝最著名的酷刑莫过于“剥皮楦草”,就是将一个活人的皮剥下来,再塞上草。历史上的皇帝很少用这种酷刑,只有土匪、流寇和酷吏才下得了手,而明初的几个皇帝竟都乐此不疲。剥皮时如果让被剥皮者早死了,明朝竟规定:“有即毙者,行刑之人坐死。”朱元璋在各州县设有“剥皮亭”,官员一旦被指控贪污,无须审判即被剥皮,悬皮于亭中,以示警戒。他惩治官僚,如空印案、郭桓案,数万人被连累致死。因贪污罪名死于监狱或被判刑的,每年都有数万人。但明王朝最终仍然陷于腐败泥淖而不能自拔,严嵩的贪污款就相当于好几年的国防预算!明太祖朱元璋死后,用了46名妃妾、宫女殉葬。在以后的70年中,这种野蛮的制度又在皇帝与诸王中流行。

明朝第三位皇帝,明成祖朱棣1402年夺取亲侄子,朱元璋长子长孙朱允炆建文帝的皇位,从起兵到登基改国号为永乐,大约有20多万明政府军官被朱棣杀戮,南京建文帝皇宫被攻破以后,宫中的宫人、女官、太监几乎被杀绝,一次就枉杀14000人。对于建文帝的旧臣如方孝孺等人全部杀死。仅方孝孺一家,灭“十族”就杀掉873人!对于方孝孺的妻女,丧尽天良的朱棣竟把她们送进军营,让士兵轮奸,一个女子一日一夜要受20余名男子的凌辱。有被摧残致死的,朱棣就下圣谕将尸体喂狗吃。永乐末年,他大肆屠杀宫女、宦官,在这次大惨案中,被杀的宫女有3000人之多。明成祖死亡(1424年)的当天,30多名宫女都被饷之于庭,吃完以后被带上殿堂。殿堂内置有小木床,使宫女立在床上,梁上结有绳套,把她们的头放在圈套中,然后撤掉小床,将其吊死。据说,这样殉葬比活埋要痛快得多。

自李自成起义到吴三桂灭亡,明末清初国内混战的54年。从明末的1亿人口,到清世祖顺治帝爱新觉罗·福临时全国人口只剩下1400万人。锐减80%,损失人口8000多万。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八月初九,张献忠攻陷成都,下令屠城三日。三日过了,停止大杀,仍然每日小杀百余人以树威。据欧洲传教士利类斯和安文思二人所著《圣教入川记》记载,张献忠每日杀一二百人,为时一年又五个月,累计杀人10万,亦不算多。清军一来便逃跑,在逃离前杀尽四川人。《温江县志》上说,温江县由于张献忠的屠剿“人类几灭”。张献忠死去13年后(1659年),县里清查户口,全县仅存32户,男31丁,女23口“棒棒莽莽,如天地初辟”。民国《简阳县志》卷十九记载:“明末兵荒为厉,概成旷野,仅存土著14户。”张献忠学朱元璋剥人皮,“先施于蜀府宗室,次及不屈文武官,又次及乡绅,又次及本营将弁。凡所剥人皮,渗以石灰,实以稻草,植以竹竿,插立于王府前街之两旁,夹道累累,列千百人,遥望如送葬俑”。张献忠创造了许多杀人的名堂,譬如派遣将军们四面出击,“分屠各州县”,名曰“草杀”。上朝的时候,百官在下边跪着,他招唤数十只狗下殿,群狗嗅到谁,就把谁拉出去斩了,这叫“天杀”。他想杀读书人,就开科取士,将数千四川学子骗来杀光。

每屠杀一地,都详细记录所杀人数,其中记有人头几大堆,人手掌几大堆,人耳朵几大堆。打下麻城后,他把妇女的小脚砍下来堆成山,带着他最心爱的一个小妾去参观。小妾笑着说:“好看!好看!只是美中不足,要再有一双秀美的小脚放在顶端,就再好也不过了。”张献忠笑眯眯地说:“你的脚就最秀美。”于是把小妾的脚剁下来放到“山尖”上。张献忠兵败溃退,更是杀妇女腌渍后充为军粮。如遇上有孕者,刨腹验其男女。对怀抱中婴幼儿则将其抛掷空中,下以刀尖接之,观其手足飞舞而取乐。稍大一些的儿童或少年,则数百人一群,用柴薪点火围成圈,士兵在圈外用矛戟刺杀,看其呼号乱走以助兴致。

满族征服汉族,始终贯彻一个既定方针:屠杀。唯独对蒙古人和朝鲜族例外。努尔哈赤的清军占领辽东地区后,先杀穷人再杀富人,共杀辽民300多万,辽东地区的汉人基本被杀。皇太极破锦州,三日搜杀,妇孺不免;掠济南,城中积尸13万。扬州城破,扬州顿成地狱,死者达80余万。比地狱更难忘是人民引颈受戮的场面。史载:只要遇见一个满族士兵,“南人不论多寡,皆垂首匍伏,引颈受刀,无一敢逃者”。一个清兵,遇见数十名青壮男子,清兵横刀一呼:“蛮子来!蛮子来!”这些人皆战战兢兢,无一敢动。这个清兵押着这些人(无捆绑)去杀人场,没有一人敢反抗,甚至没有一人敢跑。到刑场后,清兵喝令:“跪!”呼啦啦全部跪倒,任其屠杀。

清军在江阴一县,就杀了17万人,全城仅50人幸存。嘉定三屠杀了50多万人。1649年,清军占领湖南湘潭后屠城。同年平定大同的反清暴乱,大同全城军民被屠尽,“附逆抗拒”州县及汾州全城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杀。1650年攻破广州时屠城,“屠戮甚惨,居民几无噍类……累骸烬成阜,行人于二三里外望如积雪”。

张献忠的屠杀与清兵入侵,使四川人口由600多万锐减至50万,只剩下10%左右。整个中国,“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胆敢反抗的居民几被杀尽,留下的大抵是一些顺服的奴才。此外,满清又杀苗民100万,杀回民数百万,把漠北蒙古的准葛尔部落杀到只留最后一个幼童!在世界历史上都是罕见的残忍!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全国人口为39110万人,白莲教起义失败后,全国人口为27566万人,相互屠杀损失了1.1亿人口。白莲教起义军在历时9年多的战斗中,占据或攻破州县达204个,抗击清政府从16个省征调来的大批军队,歼灭了大量清军,击毙副将以下将弁400余名,提镇等一﹑二品大员20余名。清政府耗费军费2亿两,相当于4年的财政收入。这次起义使清王朝元气大伤,此后清王朝的统治逐渐走向衰落。

1850年末至1851年初,由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昌辉、石达开组成的领导集团在广西金田村发动反抗清朝的武装起义。后建立“太平天国”,并于1853年3月攻下江宁(今南京),定都于此,改称天京。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在起义后的6年中,不过牺牲4000余人。然而1856年的内讧,洪秀全利用韦昌辉杀害杨秀清及亲信6000余人,又在天京大开杀戒,两个月总共杀了文武官员2万人。后来又利用石达开来天京靖难,凌迟处死韦昌辉,将其尸体寸磔,割成许多块,每块皆二寸,挂在各处醒目的栅栏处,标上“北奸肉,只准看不准取”的字样,真是惨厉之至。“洪杨之变”最终导致了十几万人被杀。

同治三年(1864年)四月二十七日,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病逝于天京,同一年,曾国藩率湘军攻入“天京”后,杀害数十万人。整个天京城所余3万多名太平天国将士,无一投降,全部战死或者自杀。太平天国强盛时,南京最多时有100万人口,到光绪登基时,十几年的时间,南京只剩下不到50万人口。

太平天国爆发前夕,中国人口为4.3亿。太平天国失败后,中国人口只剩下2.3亿人。一场农民战争使中国损失了2亿人,其中只有4000万人直接死于战争,这是何等的残酷!以后直到1911年,全国人口才恢复到3.4亿人。

1862年,陕西和甘肃等地发生回人和汉人相互仇杀的事件,随者时间的推移这些战争波及地区越来越广,在这种情况下清朝派左宗棠出任这两个地区的总督,最终结束这场巨大的灾难。左宗棠在同治八年(1869年)叙述甘肃东部的情形说:“平、庆、泾、固(平凉、庆阳、泾川、固原)之间,千里荒芜,弥望白骨黄茅,炊烟断绝,被祸之惨,实为天下所无。”《平定关陇纪略》一书中说:“死者既暴骨如莽,生者复转徙之他。蝗旱继之,疠疫又继之,浩劫之余,孑遗有几?方是时,千里萧条,弥望焦土”。据相关史料统计,陕西在动乱前总人口约1400万,甘肃、宁夏、西宁动乱前总人口约1900万。动乱后,陕西总人口700万左右,甘肃、宁夏、西宁总人口400万左右。估算陕甘回乱,导致陕甘地区损失总人口至少2300万左右!而汉民被屠杀约2000万,回民被屠杀约600万!

以上历朝历代屠杀的总和,与中共100年来对中国人的屠杀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仅“计划生育”一项政策,官方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自豪的宣布过,让中国人少生了4个亿的人口。加上之前的“土改、肃反、镇反、三反、五反、反右、人民公社化、大跃进”,还有“文革”,至少也得有一个亿吧!

建政以来至少杀掉5亿以上人口。这还不包括建政以前在江西杀的,在延安“整风”期间杀的和在武汉封城期间,整个疫情期间全国各地被中共病毒直接、间接夺去生命的人,和以牺牲环境为代价造成水污染、土壤污染、大气污染,致使人民群众罹患上各种癌症死亡的人数。也不包括以次充好、以假乱真逐利为目的所引发的各种食品安全以及各种假、毒疫苗的接种导致残疾、死亡人数。

中共自己公布的到1952年底,消灭的“反革命分子”是240余万人,实则遇害的国民党县长以下至地方甲长的公教人员及地主最少在500万人以上。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四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所述,在“三反五反”中有32万3千1百余人被逮捕,280余人自杀或失踪;在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有5千余人被牵连,5百余人被逮捕,60余人自杀身亡,12人非正常死亡;在随后的“肃反”运动中,有2万1千3百余人被判死刑,4千3百余人自杀或失踪。

中共建政后死亡最多的政治运动是“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 。据红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纪实》一书,在“大饥荒”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四千万左右……中国人口减少4千万,这可能是本世纪世界最大的饥荒”。实际数目,只有等中共倒台以后,才有可能被世人所知。

文革从1966年5月16日正式开始的。这段时间中共自己称为“十年浩劫”。胡耀邦后来对南斯拉夫记者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有如下记载:“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被毁”。而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统计,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七百七十三万人。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2049.png

每一个部分都可以单独拿出来写上好几篇,都写不完中共的邪恶。我跟我爸讲不要打加强针,给他看打了针以后各种副作用的视频,各种倒地、皮肤溃烂、全身双手、双脚发抖,走路摇摇晃晃、上街示威游行的画面。他为了让我关掉不要播放,拿着菜刀追着我砍。郭先生说气到咬自己嘴唇那种刻骨铭心的恨,我太感同身受了,不然我也没必要列举这么多、这么详细。我写这么多不是我想啰嗦,中共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